吴许越成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在夫椒打败越国,越王勾践遣使求和,夫差准备答应越国的请求。吴国名臣伍子胥援古证今,深刻分析了当前局势,主张就势灭越,以绝后患。吴王夫差刚愎自用,不纳忠言,伍子胥痛心地预言日后吴国将为越国所灭亡。
 
【原文】
 
吴王夫差败越于夫椒,报檇李也[1]。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会稽,使大夫种因吴太宰嚭以行成[2]。吴子将许之。
 
伍员曰:“不可。臣闻之:‘树德莫如滋,去疾莫如尽。’昔有过浇杀斟灌以伐斟鄩[3],灭夏后相[4]。后缗方娠[5],逃出自窦,归于有仍,生少康焉,为仍牧正,惎浇[6],能戒之。浇使椒求之[7],逃奔有虞,为之庖正[8],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9],而邑诸纶[10],有田一成[11],有众一旅[12]。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使女艾谍浇[13],使季杼诱豷[14],遂灭过、戈,复禹之绩,祀夏配天,不失旧物。今吴不如过,而越大于少康,或将丰之,不亦难乎?勾践能亲而务施,施不失人,亲不弃劳。与我同壤,而世为仇雠。于是乎克而弗取,将又存之,违天而长寇雠,后虽悔之,不可食已。姬之衰也,日可俟也。介在蛮夷,而长寇雠,以是求伯[15],必不行矣。”
 
弗听。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外,吴其为沼乎!”
 
【注释】
 
[1]檇(zuì)李:在今浙江嘉兴西南。
 
[2]嚭(pǐ):夫差宠臣。行成:议和。
 
[3]斟灌、斟鄩(xún):均为夏同姓诸侯。
 
[4]相:夏朝君主,夏禹的曾孙。
 
[5]后缗:夏王相的妻子。
 
[6]惎(jì):憎恨。
 
[7]椒:浇的臣子。
 
[8]庖正:主管膳食的官员。
 
[9]虞思:虞国国君。二姚:虞思的两个女儿。[10]纶:有虞地名,在今河南虞城县东南。[11]成:古代十方里为一成。
 
[12]旅:古代以五百人为一旅。
 
[13]女艾:少康的臣子。
 
[14]季杼:少康之子。豷(yì):浇的弟弟,封于戈。
 
[15]伯:通“霸”。
 
【翻译】
 
吴王夫差在夫椒打败了越军,报了檇李之战的仇。吴军随即进入了越国。越王勾践率领披甲持盾的五千名士兵退守到会稽山,并派大夫文种通过吴国太宰伯嚭向吴王求和。吴王夫差准备同意越国的请求。
 
伍员说:“不能答应。臣听说:‘树立美德越多越好,去除病害越彻底越好。’从前过国的国君浇杀了斟灌后又去攻打斟,灭了夏朝君主相。相的妻子后缗当时怀有身孕,从墙洞逃了出去,逃回娘家有仍国,在那里生下了少康。少康长大后做了有仍国的牧正,他记恨浇,又时刻对浇有所戒备。浇派大臣椒四处搜寻少康,少康又逃到了有虞国,在那里当上了庖正,得以避开灾难。有虞的国君虞思就把两个女儿嫁给少康为妻,并把纶邑封给了少康,少康于是有了方圆十里的土地,还有了五百名士兵。少康能够广施德政,并开始谋划复兴国家,他召集夏朝的遗民,给他们加官进爵。他又派女艾去刺探浇的情况,派季杼去引诱浇的弟弟豷,结果灭掉了过国和戈国,复兴了夏禹的功业,祭祀夏朝的祖先,同时祭祀天帝,恢复了从前的典章制度。现在吴国不如当时的过国强大,而越国却比当时的少康强大,如果让越国强盛起来,岂不成了吴国的灾难?越王勾践能够亲近他的臣民,注意施行恩惠,施行恩惠就不失民心,亲近民众就不会忘掉有功的人。越国同我们国土相连,又世世代代结为仇敌。我们打败了越国不把它根除,却要保留它,这就违背了天意而助长了仇敌,日后即使后悔,也无法将其消灭。吴国的衰亡,已经为期不远了。吴国处在夷蛮之间,然而还要助长仇敌,想拿这个去谋求霸主地位,必定是不能如愿的。”
 
吴王夫差不听劝告。伍员退出来后对别人说:“越国用十年的时间繁衍积累,用十年的时间教育训练,二十年之后,吴国的宫室恐怕要变成池沼了!”
 
【解读】
 
这篇文章写少康处详细,写勾践处简略;而文中详写少康,是为了衬托勾践,这是古文中常用的以宾作主法。后面分作三层,阐明“不可”二字的涵义,这处写得最为曲折详尽。此文词意剀切,处处警醒。行文古朴典雅,字字紧练。清代唐介轩《古文翼》云:“提掇过渡,照应结束,处处警醒,文尤高古矜琢。”
 
本篇的一大特色是善用譬喻。伍子胥作为这篇文章的重点人物,他劝说夫差灭越时,用了几个比喻以增强说服力。如“树德莫如滋,去疾莫如尽”,这是把越国比作吴国的“疾”,只有把越国这个病根去除干净了,吴国才能健康,才能长治久安。
 
此外,作者对伍子胥引少康之事论说当世这部分的描写也很精彩。它以夏朝时浇灭了夏的国君太康,之后太康之子少康复国灭浇的史事,暗示吴王若不灭掉越国,越国早晚会报仇。这里以浇暗指吴王夫差,以少康暗指越王勾践,十分贴切。而少康复国的故事除了有以古论今的作用外,还可以跟当代对比,文中说吴国的实力不比浇的过国强大,越国也比太康时的夏朝厉害多了,如果吴国不能吸取教训,那么越国很可能复仇灭掉吴国,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伍子胥的谏辞生动形象,极具感染力。
 
【文史知识】
 
吴越之际
 
越王勾践即位之年,吴王阖庐兴兵伐越,勾践派遣敢死之士排成三行冲向吴军,大呼着自刎身亡。吴军看得目瞪口呆,越军趁机袭击,吴王阖庐受了重伤,他在弥留之际告诫儿子夫差勿忘越仇。周敬王二十六年(前494),吴王夫差率军攻越,在夫椒击败越军。为了保存力量,勾践退兵至会稽山(在今浙江绍兴南),用范蠡的计策,向吴称臣乞和,于是有了本篇中的求和准和之事。越王勾践后来被吴王夫差赦免回国,他卧薪尝胆,委曲求全,时时不忘灭吴雪耻。他礼贤下士,任用范蠡、文种等人,改革内政,休养生息,还亲自耕作,与百姓同甘共苦,越国开始重新崛起。
 
周敬王三十八年(前482),勾践利用吴王夫差北上会盟诸侯、国内空虚之机,一举攻入吴国并杀死了吴太子。夫差返国后只得言和。此后勾践不断发兵伐吴,由于吴国长期穷兵黩武,民力凋敝,难以与越抗衡,吴国军民疲惫不堪。周元王三年(前473),勾践再次大举攻吴,击败吴军,吴王夫差自杀。
 
吴亡后,勾践又乘船进军北方,宋、郑、鲁、卫等国归附,并迁都琅琊(今山东胶南),与齐、晋诸侯会盟,经周元王正式承认成为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