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产论政宽猛

出自:《左传》
【题解】
 
郑国子产临终前,把国事交给太叔,还嘱托太叔治理国家的时候不要过于宽厚仁慈,该严厉的时候就要严厉。太叔执政后,不忍心对老百姓施行严厉的政策,以宽厚治国,结果反而弄得郑国盗贼四起,太叔这才想起子产的遗嘱,于是派兵剿灭盗匪,郑国的治安才好了许多。孔子听说这件事后,发表了一番议论,他说治理国家应该宽厚和严厉并举,只有宽猛并济,国家才能安定。
 
【原文】
 
郑子产有疾,谓子大叔曰[1]:“我死,子必为政。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2],则多死焉,故宽难。”疾数月而卒。
 
大叔为政,不忍猛而宽。郑国多盗,取人于萑苻之泽[3]。大叔悔之,曰:“吾早从夫子,不及此。”兴徒兵以攻萑苻之盗,尽杀之,盗少止。
 
仲尼曰:“善哉!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诗》曰:‘民亦劳止,汔可小康[4];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施之以宽也。‘毋从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惨不畏明。’纠之以猛也。‘柔远能迩[5],以定我王。’平之以和也。又曰:‘不竞不絿[6],不刚不柔;布政优优,百禄是遒[7]。’和之至也。”及子产卒,仲尼闻之,出涕曰:“古之遗爱也!”
 
【注释】
 
[1]子大(tài)叔:指游吉。
 
[2]狎:亲近,轻忽。
 
[3]萑(huán)苻(pú)之泽:泽名。
 
[4]汔(qì):接近,庶几。
 
[5]柔:安抚。
 
[6](qiú):急躁。
 
[7]遒(qiú):积聚。
 
【翻译】
 
郑国的子产生了病,他对太叔说:“我死了以后,您肯定会执政。只有有德行的人才能够用宽和的方法来使百姓服从,其次就不如用严厉的方法。火猛烈,百姓一看见就害怕,所以很少有人死在火里;水柔弱,百姓亲近而在其中玩耍,因此有很多人死在水里,所以运用宽和的施政方法很难。”子产病了几个月之后就去世了。
 
太叔执政,不忍心施行猛政而采用宽政。郑国的盗贼很多,聚集在萑苻泽里劫掠过往行人。太叔得知后感到后悔,说:“要是我早听他老人家的话,就不会到这种地步了。”于是,他派步兵去攻打萑苻的盗贼,把他们全部杀了,盗贼才稍稍有所收敛。
 
孔子说:“好啊!施政宽和,百姓就怠慢,百姓怠慢就用猛政来加以纠正;施政严厉,百姓就会受到摧残,百姓受到摧残就施以宽政。用宽政来弥补猛政的缺失,用猛政来弥补宽政的缺失,政事因此而和谐。《诗经》上说:‘百姓已经辛劳,企盼能稍稍得到安康;在京城之中施行仁政,以此来安抚四方诸侯。’这就是施行宽政。‘不能放纵欺诈善变的人,以管束心存不良者;要制止掠夺暴虐的行为,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向来残忍而不闻之,出涕曰:“古之遗爱也!”
 
【解读】
 
此文先叙述后议论,叙事简短干练,道理却精深博大。首段说了子产宽猛治国的主张,此处既有开门见山的作用,又为后文埋下伏笔。次段写大叔先宽厚误国,再以严厉刚猛的手段挽救郑国,一是照应子产的遗言,衬托子产的高明;二是引出孔子的评论,有过渡的作用。后面写孔子评论宽猛治国,他大量引用《诗经》的诗句论证“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的观点,这样就增强了说服力。文末一句十分精彩,它写孔子听到子产死的消息后,“出涕曰:‘古之遗爱也。’”可见孔子对子产的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