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产却逆女以兵

出自:《左传》
【题解】
 
楚国的公子围打算娶郑国大夫公孙段的女儿为妻,于是到郑国迎娶公孙氏。但是,郑国人没有让公子围进城,因为他带了大批军队来,郑人怕他对郑国不利。子产派了子羽与公子围交涉,公子围也派出太宰伯州与郑方谈判。子羽在谈判中软硬兼施,一针见血地指出公子围派兵暗藏着不利于郑国的阴谋。在子羽的逼迫下,公子围只好下令士兵解除武装后进城。
 
【原文】
 
楚公子围聘于郑[1],且娶于公孙段氏[2]。伍举为介[3]。将入馆,郑人恶之。使行人子羽与之言[4],乃馆于外。
 
既聘,将以众逆[5]。子产患之,使子羽辞,曰:“以敝邑褊小[6],不足以容从者,请听命[7]!”令尹使太宰伯州犁对曰[8]:“君辱贶寡大夫围,谓围:‘将使丰氏抚有而室。’围布几筵,告于庄、共之庙而来。若野赐之,是委君贶于草莽也[9],是寡大夫不得列于诸卿也。不宁唯是,又使围蒙其先君,将不得为寡君老[10],其蔑以复矣[11]。唯大夫图之。”子羽曰:“小国无罪,恃实其罪。将恃大国之安靖己,而无乃包藏祸心以图之。小国失恃而惩诸侯,使莫不憾者,距违君命,而有所壅塞不行是惧。不然,敝邑,馆人之属也,其敢爱丰氏之祧[12]?”
 
伍举知其有备也,请垂櫜而入[13]。许之。
 
【注释】
 
[1]公子围:春秋楚共王次子,名围,时任令尹。聘:访问。
 
[2]公孙段:郑国大夫。
 
[3]伍举:楚国大夫。介:副使。
 
[4]行人:掌管朝觐聘问的官员。
 
[5]逆:迎接。
 
[6]褊(biǎn):狭小。
 
[7](shàn):古代祭祀或会盟用的场地。
 
[8]令尹:楚国官名。太宰:管理王家内外事务的官员。
 
[9]贶(kuànɡ):赐。
 
[10]老:大臣。
 
[11]蔑:无。
 
[12]祧(tiāo):祖庙。
 
[13]垂櫜(ɡāo):倒悬箭袋。
 
【翻译】
 
楚国的公子围到郑国访问,同时要迎娶公孙段家的女儿。楚大夫伍举作为公子围的副使。他们一行人将要进入郑国的宾馆,郑国人讨厌他们的到来,于是叫外事官员子羽去同他们商谈,于是他们便驻在了城外。
 
访问的礼仪结束以后,公子围准备带领众多士兵进入郑国迎亲。子产因此而感到担心,派子羽前去推辞,说:“因为敝国窄小,不足以容纳跟随您的人,请求在郊外开辟行礼的场地,我们将在那里听候您的吩咐。”公子围命令太宰伯州犁回答说:“承蒙贵国国君恩赐我们的大夫围,对围说:‘将把丰家的女儿嫁给你作为妻室。’为此,公子围置办筵席,在宗庙里祭告了庄王、共王然后才前来。如果在郊外恩赐我们,就等于将贵国国君的恩赐弃于草野,这样一来,就使得我们的大夫围不能立于诸卿的行列里了。不仅如此,这也会使围蒙骗了他的先君,也就不能再做楚君的臣子,恐怕也没有脸回楚国去了,请大夫斟酌。”子羽说:“小国没有罪过,但全心依仗大国倒确实是罪过。我们本来想着依仗你们大国的庇护以使自己能过得安稳些,可是大国也许包藏祸心想来图谋我们。假如像郑国这样的小国失去依靠,依附于楚国的诸侯就会以郑国为戒,无不怨恨,于是开始违抗抵触楚君的命令,使楚君的命令不能畅通无阻地施行,这才是我们所担心的。如果不是这样,敝国本来就是用来招待人的大宾馆,我们怎么敢吝惜丰氏的祖庙,不让你们进城来成礼呢?”
 
伍举知道郑国有了防备,请求允许众人倒转弓箭袋进入城中,郑国这才答应了他们。
 
【解读】
 
子羽以郑国地小,不能容众的理由拒绝楚公子进城迎亲,这样写表面上看是说郑国地小,实际上是说楚公子不必带那么多的兵入城,语言柔中带刚。面对楚国太宰几近无懈可击的反驳,子羽直接斥责楚公子此举是“包藏祸心”,之后又说楚国对郑国有阴谋、有野心,既回避了楚国太宰的质疑,又不留给对方反驳的余地。此文通篇不离“包藏祸心”四字,前半部分故作遮掩,后半部分一语道破;前半部分曲得好,后半部分直得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