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产告范宣子轻币

出自:《左传》
【题解】
 
晋国是春秋中期的强国,它常向那些弱小的诸侯国索要贡品财物,许多小国都难以承担重负,郑国就是其中的一个。此文说的是郑国子产给晋国执政范宣子写了一封信,信中子产劝说晋国应重德轻币,强调德行是立国的根基。
 
【原文】
 
范宣子为政[1],诸侯之币重[2],郑人病之。
 
二月,郑伯如晋。子产寓书于子西以告宣子[3],曰:“子为晋国,四邻诸侯不闻令德,而闻重币,侨也惑之。侨闻君子长国家者,非无贿之患,而无令名之难。夫诸侯之贿聚于公室,则诸侯贰。若吾子赖之[4],则晋国贰。诸侯贰,则晋国坏;晋国贰,则子之家坏。何没没也!将焉用贿?”
 
“夫令名,德之舆也[5];德,国家之基也。有基无坏,无亦是务乎!有德则乐,乐则能久。《诗》云:‘乐只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临女,无贰尔心。’有令名也夫!恕思以明德,则令名载而行之,是以远至迩安[6]。毋宁使人谓子‘子实生我’,而谓子‘浚我以生乎’[7]?象有齿以焚其身,贿也。”
 
宣子说,乃轻币。
 
【注释】
 
[1]范宣子:晋国大夫。
 
[2]币:礼物。
 
[3]子产:即公孙侨,郑国的执政大夫,春秋时杰出的政治家。子西:即公孙夏,郑国大夫。
 
[4]赖:私自占有。
 
[5]舆:车。
 
[6]迩(ěr):近。
 
[7]浚(jùn):榨取。
 
【翻译】
 
范宣子执政,诸侯朝见晋国时的贡品负担很重,郑国人以此为忧。
 
二月,郑简公前往晋国,子产托子西带信给范宣子,说:“您在晋国执政,四周的诸侯没有听说您的美德,却听说您增加了要缴纳的贡品,我对这种情况感到很迷惑。我听说掌管国家政事的君子,不担心自己纳入的财礼不丰厚,而担心没有好的名声。当诸侯们进献的财礼都集聚到晋国公室的时候,诸侯就要开始有二心了。如果这些财礼被您私自占有,那么晋国的内部就会不团结。诸侯怀有二心,那么晋国就要受到损害;晋国内部不团结,那么您的家族就要受到损害。何以这样贪恋呢?要这些财物又有什么用?”
 
“美好的名声,是传播美德的车子;美好的德行,是国家的根基。有了根基才不至于败亡,不应当致力于此吗?有了好的德行就会快乐,这样的快乐才能长久。《诗经》上说:‘快乐啊君子,他们是国家的基础。’这是因为君子有美德吧!‘天帝在你的上面,不要让你的心志不纯正。’这是告诉人们要有好的名声!用宽厚的态度来发扬美德,那么好的名声就会载着美德四处传播,因此远方的人来归附,近处的人得到安宁。是要让人们对您说‘您确实养活了我’,还是让人们对您说‘您榨取我们来养活自己’呢?大象因为有象牙导致丧命,这是因为象牙值钱的缘故。”
 
范宣子看了信后很高兴,就减轻了贡品负担。
 
【解读】
 
子产之所以能说服范宣子减少贡品,“贿”和“德”的利害对比是很关键的。他说贿能使“诸侯贰”、“晋国贰”,最终会殃及范宣子;而德是国家的根本,能使宣子的家族长治久安。以对比之法写文章,褒贬鲜明却又不露斧痕,体现了议论说理的高超技巧。本文回环往复,亲切明晓,辞直而姿逸,能令听者降心。
 
【文史知识】
 
春秋战国时期的“摆贡”与“索贡”
 
 
范宣子向郑国索币,郑国不堪重负,这才引出了子产对范宣子的一席话。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王渐渐地不再向周天子朝贡,周天子只好宣布“摆贡”,即“贡献莫入”。而居于下位的诸侯,却厚着脸皮向“上”索贡。至于诸侯与诸侯之间,则是强大的诸侯向弱小的诸侯索贡,如公元前632年,晋国打败了弱小的卫国,就将卫侯囚于密室,还“命卫侯之辅相宁子职纳橐”,公开向卫国勒索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