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奚请免叔向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552年,晋国的执政范宣子因听信了小人谗言,将自己的外孙栾盈放逐到远方,还杀死了与栾盈关系密切的羊舌虎。羊舌虎的哥哥叔向也受到牵连,被抓了起来。晋国已退休的大夫祁奚,知道叔向是个人才,就出面请求范宣子赦免他。后来叔向果然被释。
 
【原文】
 
栾盈出奔楚[1]。宣子杀羊舌虎[2],囚叔向[3]。人谓叔向曰:“子离于罪[4],其为不知乎?”叔向曰:“与其死亡,若何?《诗》曰:‘优哉游哉,聊以卒岁。’知也。”
 
乐王鲋见叔向曰[5]:“吾为子请。”叔向弗应。出,不拜。其人皆咎叔向。叔向曰:“必祁大夫[6]。”室老闻之曰:“乐王鲋言于君无不行,求赦吾子,吾子不许。祁大夫所不能也,而曰必由之,何也?”叔向曰:“乐王鲋,从君者也,何能行?祁大夫外举不弃仇,内举不失亲,其独遗我乎?《诗》曰:‘有觉德行,四国顺之。’夫子,觉者也[7]”。
 
晋侯问叔向之罪于乐王鲋。对曰:“不弃其亲,其有焉[8]。”于是祁奚老矣,闻之,乘驲而见宣子[9],曰:“《诗》曰:‘惠我无疆,子孙保之。’《书》曰:‘圣有谟勋,明征定保。’夫谋而鲜过,惠训不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犹将十世宥之,以劝能者。今壹不免其身,以弃社稷,不亦惑乎?鲧殛而禹兴[10],伊尹放大甲而相之[11],卒无怨色。管蔡为戮,周公右王。若之何其以虎也弃社稷?子为善,谁敢不勉?多杀何为?”宣子说,与之乘,以言诸公而免之。不见叔向而归,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
 
【注释】
 
[1]栾盈:晋国大夫。
 
[2]宣子:范宣子,晋国大臣。羊舌虎:晋国大夫。
 
[3]叔向:羊舌虎兄,晋国大夫。
 
[4]离:通“罹”,遭逢,遭遇。
 
[5]乐王鲋(fù):晋国大夫。
 
[6]祁大夫:即祁奚,晋国大夫。[7]觉:正直。
 
[8]其:大概,也许。[9]驲(rì):古代驿站专用的车。
 
[10]鲧:禹的父亲,因治水不利为舜所杀。殛(jí):诛杀。
 
[11]伊尹:商朝初年的大臣,曾辅佐商汤灭夏桀。大甲:商王,商汤的嫡长孙。
 
【翻译】
 
栾盈逃往楚国。范宣子杀了羊舌虎,囚禁了叔向。有人对叔向说:“你遭到这样的罪,不是太不明智了吗?”叔向说:“比起死了的,如何呢?《诗经》上说:‘自在逍遥啊,姑且以此度过一生吧。’这正是明智啊。”
 
乐王鲋去见叔向,说:“我为您去求情。”叔向没有回答。乐王鲋出来的时候,叔向也没有拜谢。旁人都责怪叔向不对。叔向说:“一定要祁大夫才能办成。”家臣头领听到了,说:“乐王鲋对国君说的话没有办不成的,他想去请求赦免您,您却不答应。祁大夫所不能做到的事,您却说非他不可,这是为什么?”叔向说:“乐王鲋,是顺从国君的人,怎能办得到?祁大夫对外举荐,不摒弃仇人,对内举荐不遗漏亲人,他会独独漏下我吗?《诗经》上说:‘有正直的德行,天下便会顺从于他。’他老先生就是正直的人。”
 
晋平公向乐王鲋询向叔向的罪过。乐王鲋回答说:“他不背弃他的亲人,可能是参加了叛乱的。”当时祁奚已经告老了,听到这些情况,便坐上驲车去见范宣子,说:“《诗经》上说:‘先人给我们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恩惠,子孙后代要保住它。’《尚书》上说:‘圣贤有谋略有功勋,应当明守信用,保护他们。’说到参与谋划大事而少有过错,教育别人而不知疲倦的,叔向就是这样的人,国家要靠他这样的人来巩固;即使是十代子孙有了过错,还要加以宽恕,用来勉励那些有才干的人。现在因为这一件事情而使自身不免于祸,从而导致国家的倾覆,这不是太糊涂了吗?鲧被杀而后禹兴起,伊尹放逐太甲可后来又做了他的宰相,太甲对他始终没有表示过怨恨。管叔、蔡叔被诛戮,周公虽然是他们的兄弟,却仍然辅佐成王。我们为什么要因为羊舌虎而放弃一个国家的栋梁呢?您若是经常行善积德,谁不受到勉励?多杀人又是为了什么呢?”宣子听了很高兴,和他共乘一辆车子,劝说晋侯赦免了叔向。祁奚没去见叔向就回去了,叔向也没有去向祁奚道谢,直接去朝见君王了。
 
【解读】
 
在对比中勾勒人物形象是此文的一大特点。文中主要有两处对比:旁人和叔向、乐王鲋和祁奚。叔向被抓起来后,有人说他获罪是不明智的,但他却说自己“优哉游哉”,这里可以看出叔向的乐观旷达;权臣乐王鲋当着叔向的面说愿意为他求情,他却不下跪谢恩,说只有祁奚才能救他,旁人“皆咎叔向”,这既为后文埋下伏笔,也体现了叔向善于识人和有先见之明。在另一组对比中,祁奚从未到狱中向叔向许下什么诺言,反倒是乐王鲋曾说下“吾为子请”这样的话。但事实却是,乐王鲋落井下石,祁奚不顾年老亲自找范宣子求情,前者的虚伪、后者的正直,在对比中表现得惟妙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