驹支不屈于晋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560年,吴国乘楚共王去世的机会,攻打楚国,结果吃了败仗。次年,吴国的盟友晋国联合十三国诸侯,一起商讨对付楚国。在会盟的前一天,晋国大夫范宣子指责西戎的领袖驹支“言语泄露”,不让他出席大会,这其实是欲加之罪。驹支面对指责,不甘受辱,据理反驳,动情演说,最终使范宣子自觉理亏而赔罪。
 
【原文】
 
会于向[1],将执戎子驹支[2]。
 
范宣子亲数诸朝[3],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4],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5]。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6],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诘朝之事[7],尔无与焉!与,将执女!”
 
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8],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9],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剪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殽之师[10]。晋御其上,戎亢其下[11],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12],与晋踣之[13],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殽志也,岂敢离逷[14]?今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15],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16],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17]!”赋《青蝇》而退[18]。
 
宣子辞焉,使即事于会,成恺悌也[19]。
 
【注释】
 
[1]向:吴地,在今安徽怀远。
 
[2]戎子驹支:姜戎族的首领,名驹支。
 
[3]范宣子:晋国大臣。
 
[4]瓜州:地名,在今甘肃敦煌。
 
[5]被:通“披”。苫(shān):茅草编的覆盖物,亦特指草衣。
 
[6]腆(tiǎn):丰厚。
 
[7]诘(jié)朝(zhāo):明日。
 
[8]蠲(juān):显示。
 
[9]四岳:传说为尧、舜时的四方部落首领。裔胄(zhòu):后代的子孙。
 
[10]殽之师:指僖公三十三年,晋败秦军于殽山一事。
 
[11]亢:同“抗”。
 
[12]掎(jǐ):从旁或从后用力拉住、拖住。
 
[13]踣(bó):跌倒。
 
[14]逷(tì):远离。
 
[15]携:叛离。

[16]贽币:礼物,礼品。
 
[17]瞢(ménɡ):不畅快。
 
[18]《青蝇》:《诗经·小雅》篇名。驹支取其中“恺悌君子,无信谗言”句讽喻范宣子。
 
[19]恺(kǎi)悌(tì):和蔼可亲。
 
【翻译】
 
晋国在向地会见诸侯,打算拘捕戎子驹支。
 
范宣子亲自在朝廷上责备他,说:“过来,姜戎氏。从前秦国人在瓜州追赶你的祖父吾离,你的祖父离披着蓑衣、戴着草帽来归附我国先君。我国先君惠公拥有的田地并不丰厚,还和你们平分了,让你们也有饭吃。如今诸侯侍奉我们的国君,不如从前了,大概是因为什么言语被泄漏了出去,这是你的责任。明天的诸侯集会,你不要参加了!如果参加,就把你拘捕起来。”
 
驹支回答说:“从前秦国人仗着他们人多,贪求土地,驱逐我们这些戎人。惠公显示出了盛大的德行,说我们这些戎人都是四岳的后代,不应该被灭绝抛弃,于是赐给我们南部边境上的田地。那是一块狐狸居住、豺狼嚎叫的地方。我们这些戎人剪除荆棘,赶走了狐狸豺狼,做了不侵犯先君、不背叛先君的臣子,直到今天没有二心。从前文公和秦国联合攻打郑国,秦国人私下里和郑国结盟,留下了戍守的军队就班师回去了,于是有了后来的秦、晋殽之战。晋国在前面抵御,戎人在后面对抗,秦军全军覆没,实在是有我们戎人出力才让他们这样的。这就像捕鹿,晋人抓住角,戎人拖住腿,和晋人合力将它放倒,戎人为什么还不能免罪呢?从那以后,晋国的多次战役,我们戎人一次又一次地听从你们执政的命令,还是像殽之战时那样,怎敢有所违背?现在晋国的官员恐怕确实有疏漏不周全的地方,因而使诸侯有了二心,您却怪罪我们戎人!我们戎人饮食衣服与华夏不同,礼仪不相同,言语不相通,能够做什么坏事呢?不参加盟会,也没有什么不痛快的。”说完便诵读了名为《青蝇》的诗,然后便告退了。
 
范宣子表示歉意,让他参加盟会,成全了自己和蔼可亲的美名。
 
【解读】
 
范宣子责问驹支的言辞,怒气相陵骤不可犯。面对范宣子咄咄逼人的架势,驹支巧妙地进行了回击,对宣子所罗列的罪名逐一辩驳。他说戎人并不亏欠楚国,而且西戎远离中原,更不会有“言语漏泄”之处。驹支的辩驳辞婉语直,句句在理。如果到此为止,盛气凌人的范宣子极有可能被激怒,驹支便有被逮捕甚至被杀的危险。不过,他最后唱了一首《青蝇》诗,让自己得以全身而退。《青蝇》是《诗经·小雅》中的一篇,它的意思是因听信谗言而做错事。驹支之所以唱这首歌,一是暗讽宣子错信谗言,一是使宣子消除疑虑。此文整练中复有流宕之趣,为古文中的奇篇。
 
【文史知识】
 
范宣子除栾氏
 
祁姓,范氏。范氏经过士匄、士燮两代贤臣的经营,逐步显贵。范宣子担任上军将、中军佐等职。栾氏与范氏交恶。晋国正卿荀偃在伐齐战争中死去,死不瞑目。栾盈在他尸体旁说道:“您如果死去,我将把伐齐之事进行到底,以河神为证。”荀偃于是闭上眼睛。范宣子看出栾盈聪慧,势必威胁自己的地位,就决定对栾氏下手。公元前552年,栾祁(范宣子之女,栾盈之母)告栾盈谋反,鼓动晋平公驱除栾氏,栾氏逃到齐国。不久,栾盈在齐庄公的协助下,在曲沃反叛讨伐范氏,范宣子与晋平公合力,战胜栾氏,晋乱得以平定。范宣子行事果断,作风强硬。但其以国策树威于家,颇为后人所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