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相绝秦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580年,晋国和秦国定好在令狐会盟,但秦国要求换地方,晋国不答应,会盟宣告破裂。后来,秦国又挑拨北狄和晋国的关系,暗中跟南方的楚国结盟,共同对抗晋国。晋侯得知此事后,决定出兵讨伐秦国,同时还派吕相出使秦国。吕相到秦后,历数几代秦君的不义之举,以绝交相威胁,逼迫秦国跟晋国讲和。吕相逼秦讲和的目的虽然没能实现,但依然起到了战前宣传的效果,晋军在随后的战斗中取得了大胜。
 
【原文】
 
晋侯使吕相绝秦[1],曰:“昔逮我献公及穆公相好[2],戮力同心,申之以盟誓,重之以昏姻[3]。天祸晋国,文公如齐,惠公如秦。无禄[4],献公即世[5]。穆公不忘旧德,俾我惠公用能奉祀于晋。又不能成大勋,而为韩之师[6]。亦悔于厥心,用集我文公,是穆之成也。”
 
“文公躬擐甲胄[7],跋履山川,踰越险阻,征东之诸侯——虞、夏、商、周之胤——而朝诸秦,则亦既报旧德矣。郑人怒君之疆场[8],我文公帅诸侯及秦围郑。秦大夫不询于我寡君,擅及郑盟。诸侯疾之,将致命于秦。文公恐惧,绥靖诸侯,秦师克还,无害,则是我有大造于西也。”
 
“无禄,文公即世,穆为不吊,蔑死我君,寡我襄公,迭我殽地[9],奸绝我好[10],伐我保城,殄灭我费滑[11],散离我兄弟,挠乱我同盟,倾覆我国家。我襄公未忘君之旧勋,而惧社稷之陨,是以有殽之师[12]。犹愿赦罪于穆公。穆公弗听,而即楚谋我。天诱其衷,成王陨命,穆公是以不克逞志于我。”
 
“穆、襄即世,康、灵即位。康公,我之自出[13],又欲阙剪我公室,倾覆我社稷,帅我蟊贼[14],以来荡摇我边疆,我是以有令狐之役[15]。康犹不悛[16],入我河曲[17],伐我涑川[18],俘我王官[19],剪我羁马[20]。我是以有河曲之战[21]。东道之不通,则是康公绝我好也。”
 
“及君之嗣也,我君景公引领西望,曰:‘庶抚我乎?’君亦不惠称盟,利吾有狄难,入我河县,焚我箕、郜,芟夷我农功[22],虔刘我边陲[23],我是以有辅氏之聚。君亦悔祸之延,而欲徼福于先君献、穆,使伯车来命我景公,曰:‘吾与女同好弃恶,复修旧德,以追念前勋。’言誓未就,景公即世,我寡君是以有令狐之会。君又不祥,背弃盟誓。白狄及君同州,君之仇雠,而我之昏姻也。君来赐命曰:‘吾与女伐狄。’寡君不敢顾昏姻,畏君之威,而受命于使。君有二心于狄,曰:‘晋将伐女。’狄应且憎,是用告我。楚人恶君之二三其德也,亦来告我曰:‘秦背令狐之盟,而来求盟于我,昭告昊天上帝、秦三公、楚三王,曰:余虽与晋出入,余唯利是视。不谷恶其无成德,是用宣之,以惩不一。’诸侯备闻此言,斯是用痛心疾首,昵就寡人。寡人帅以听命,唯好是求。君若惠顾诸侯,矜哀寡人,而赐之盟,则寡人之愿也。其承宁诸侯以退,岂敢徼乱?君若不施大惠,寡人不佞,其不能以诸侯退矣。敢尽布之执事,俾执事实图利之!”
 
【注释】
 
[1]吕相:晋大夫魏锜之子。
 
[2]昔逮:自从。
 
[3]昏姻:即婚姻。
 
[4]无禄:无福,不幸。
 
[5]即世:去世。
 
[6]韩之师:僖公十五年秦伐晋,战于韩原,秦国俘获晋惠公。
 
[7]躬:亲自。擐(huàn):穿。
 
[8]疆场:边境。
 
[9]迭:通“轶”,突然侵犯。
 
[10]奸绝:拒绝。
 
[11]费(bì)滑:滑国的都城,在今河南偃师附近。
 
[12]殽之师:指僖公三十三年,晋败秦军于殽山一事。
 
[13]康公,我之自出:秦康公为晋献公的女儿所生。
 
[14]蟊(máo)贼:此指内奸。
 
[15]令狐之役:指文公七年,秦、晋令狐之战。
 
[16]悛(quān):悔改。
 
[17]河曲:晋地名,在今山西芮城西风陵渡一带。
 
[18]涑(sù)川:水名,在今山西西南部。
 
[19]俘:掳掠。王官:晋地名,在今山西闻喜南。
 
[20]羁马:晋地名,在今山西永济南。
 
[21]河曲之战:指文公十二年,秦晋两国在河曲一带发生战争,胜负未分。
 
[22]芟(shān)夷:铲除,毁坏。
 
[23]虔刘:杀戮。
 
【翻译】
 
晋厉公派吕相去秦国宣布断交,说:“从前我们先君献公与穆公相互友好,合力同心,用盟誓来申明两国的友好,又用两国通婚来巩固它。后来上天降祸给晋国,文公逃往齐国,惠公逃往秦国。不幸,献公去逝,秦穆公不忘从前的交情,使我们惠公能回晋国即位,主持祭祀。但是秦国又没能完成这一重大功业,同我们发生了韩原之战。事后穆公心里后悔,因此帮助我们文公回国。这是穆公安定晋国的功绩。”
 
“文公亲自戴盔披甲,跋山涉水,逾越艰难险阻,率领东方诸候——虞、夏、商、周的后代都来朝见秦国君王,这就已经报答了秦国过去的恩德。郑国人侵扰您的边境,我们文公率领诸侯和秦国一起包围郑国。秦国大夫没有征求我们国君的意见,擅自同郑国订立盟约。诸侯为此而愤恨,都要和秦国拼命。文公担心秦国受损,于是安抚诸侯,秦军才得以安然回国,这也算是我们对秦国有很大的恩德了。”
 
“不幸文公去逝,穆公不来吊唁,蔑视我们死去的国君,轻视我襄公,侵扰我殽地,断绝同我国的友好关系,攻打我们的边城,灭亡我们的滑邑,离间我兄弟之邦,破坏我国与同盟国的关系,企图颠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襄公没有忘记秦君以往的功劳,而又害怕国家遭到灭亡,所以才有了殽地的战斗,但还是希望穆公饶恕我们的罪过,穆公不答应,反而亲近楚国来算计我们。只是上天有灵,楚成王丧命,因此穆公侵犯我国的图谋没能得逞。”
 
“穆公和襄公去世,(秦)康公、(晋)灵公即位。康公是我们先君献公的外甥,却又想来损害我们的公室,颠覆我们的国家,带领我国的内奸,前来扰乱我们的边疆,于是才有了令狐之战。康公还不肯悔改,进入我国的河曲,攻打我国的涑川,劫掠我国的王官,占领我国的羁马,因此才有了河曲之战。秦、晋两国的不相往来,正是因为康公同我们断绝了友好关系的缘故。”
 
“等到您即位,我们景公伸长了脖子遥望西边说:‘快要安抚我们了吧!’但您还是不肯开恩同我国结盟,利用我们遇上狄人作乱的时机,侵入我国的河县,焚烧我国的箕地、郜地,抢割我国的庄稼,屠杀我们的边民,我们因此才在辅氏集结军队,准备进行防御。您也后悔灾祸蔓延,因而想向先君献公和穆公求福,派遣伯车来吩咐我们景公说:‘我们和你们相互友好,抛弃怨恨,恢复过去的友谊,以追念前人的功勋。’盟誓尚未完成,景公就去世了,因此我们国君才举行了令狐的会盟。可是您又不安好心,背弃了盟誓。白狄和您同处雍州,是您的仇敌,却是我们的姻亲。您赐给我们命令说:‘我们和你们一起攻打狄人。’我们的国君不敢顾念姻亲之好,畏惧您的威严,听从了您的使者的命令。可是您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狄人说:‘晋国将要攻打你们。’狄人虽然表面上答应着,心里却憎恶,因此来告诉我们。楚国人同样憎恶君王的反复无常,也来告诉我们说:‘秦国背弃了令狐的盟约,却来向我们要求结盟。他们祝告皇天上帝、秦国的三位先公和楚国的三位先王说:我们虽然和晋国有来往,但不过是唯利是图罢了。我楚王讨厌他们这种缺德的做法,所以把这些事公之于众,以便惩戒那些言行不一的人。’诸侯们全都听到了这些话,因此痛心疾首,都来和我们国君亲近。我们国君于是率领诸侯前来听从您的命令,只是为了请求友好。您若是给诸侯面子,怜悯我们,赐我们缔结盟约,那么这就是我们国君的愿望,我们国君将安抚诸侯退走,哪里还敢自求动乱?如果您不肯施恩于我们,那么我们的国君不才,恐怕就不能率领诸侯退走了。谨把全部意思报告于您,请您权衡利害得失。”
 
【解读】
 
本文的谋篇布局很精彩。文章的前面部分写秦、晋多年来的交往情况,它叙述晋国和秦国的关系时,写了晋献公与秦穆公会盟、结为姻亲,晋文公对秦穆公知恩图报,还有晋襄公、灵公、景公、厉公对秦国的友善之举,目的在于突显晋国的仁义;写秦国对晋国的关系时,则说到秦穆公背盟,秦康公、桓公侵晋,这是为了表现秦国的不仁不义,说明晋军伐秦是正义之举。后面部分说到绝秦,义正词严,气势纵横。
 
秦、晋两国权诈相倾,原本并无黑白、曲直之分,但是此文以堂皇之词驾罪于秦,一句不肯放松,使晋国在道义上占得上风。与其说是以理服人,不如说是以力胜人。本篇行文一波未平,一波随起,前后相生,机神鼓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