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叔哭师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628年,一代霸主晋文公去世。秦穆公见文公已死,便想乘机争霸中原,于是派兵攻打郑国。大臣蹇叔极力反对,理由是秦国与郑国相隔千里,即使军队能到达郑国,也一定会疲惫不堪。但秦穆公不听劝阻,结果中途遭到晋军伏击,几乎全军覆没。此文写的是蹇叔在秦军出师前的劝谏辞令,以及无力阻止后“哭师”的情形。
 
【原文】
 
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1]:“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蹇叔[2]。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3]。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4],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5],尔墓之木拱矣!”
 
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殽[6]。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7];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
 
【注释】
 
[1]杞子:秦国大夫。
 
[2]蹇(jiǎn)叔:秦国大夫。
 
[3]悖心:怨恨之心。
 
[4]孟明、西乞、白乙:三人都是秦国的将领。
 
[5]中寿:约在七八十岁上下。
 
[6]殽(yáo):通“崤”,山名,在今河南洛宁县西北。
 
[7]夏后皋:夏代天子,名皋。
 
【翻译】
 
秦国大夫杞子从郑国派人告诉秦国说:“郑国人让我掌管他们国都北门的钥匙,如果偷偷派兵前来,郑国唾手可得。”秦穆公为此访问蹇叔。蹇叔说:“劳动军队去袭击远方的国家,我没有听说过。军队辛劳,精疲力竭,远方国家的君主又有所防备,这样做恐怕不行吧?我们军队的举动,郑国必定会知道。使军队辛苦奔波而无所得,军队一定会产生叛逆的念头。再说行军千里,谁会不知道?”秦穆公拒绝接受他的意见,召见了孟明、西乞和白乙,让他们从东门外出兵伐郑。蹇叔哭着送他们说:“孟明啊,我看着大军出发却看不见他们回来了!”秦穆公派人对蹇叔说:“你知道什么!如果你只活到六七十岁就死了的话,现在你坟上的树该长到两手合抱粗了!”
 
蹇叔的儿子在军队里,蹇叔哭着送儿子说:“晋国人必定在崤山抗击我军。崤有两座山头:南面的山头是夏后皋的坟墓,北面的山头是周文王避风雨的地方。你们一定会战死在这两座山头之间,我就在那里收你的尸骨吧!”秦国军队接着就向东进发了。
 
【解读】
 
蹇叔所说的三段言辞,以及他在此期间一哭再哭的表现,是层层推进、逐步加深、渐次明朗的写法,也预示着这次战役的结果必将是秦国大败,为结局埋下了伏笔。总起来说,这篇文章层次分明,条理清晰,精彩的言辞对话深刻表现了人物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