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人披见文公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625年,晋国大臣吕甥、郤芮密谋纵火烧死晋文公。宦官寺人披得知此事后,求见晋文公。寺人披此前曾两次刺杀文公,文公不想见他。后经寺人披一番合情入理的辩白,文公才答应接见他。寺人披告诉文公吕甥和郤芮的阴谋,这才避免了一场祸乱的发生。
 
【原文】
 
吕、郤畏逼[1],将焚公宫而弑晋侯。寺人披请见[2]。公使让之,且辞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女为惠公来求杀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虽有君命,何其速也?夫袪犹在[3],女其行乎!”对曰:“臣谓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犹未也,又将及难。君命无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恶,唯力是视。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无蒲、狄乎!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众,岂唯刑臣[4]!”
 
公见之,以难告。晋侯潜会秦伯于王城[5]。己丑晦[6],公宫火。瑕甥、郤芮不获公,乃如河上,秦伯诱而杀之。
 
【注释】
 
[1]吕、郤(xì):即吕甥、郤芮,二人都是晋惠公的亲信旧臣。
 
[2]寺人:即后世所说的宦官。
 
[3]袪(qū):衣袖。
 
[4]刑臣:宦官的自称。
 
[5]秦伯:指秦穆公。王城:秦国地名,在今陕西大荔东。
 
[6]己丑:三月二十九日。晦:阴历每月的最后一天。
 
【翻译】
 
吕甥、郤芮因为害怕受到迫害,要放火焚烧晋文公的宫殿以杀死晋文公。寺人披请求进见,晋文公派人责备他,并且拒绝接见,说:“在蒲城发生的事情,国君命令你第二天到达,你立刻就到了。后来我陪同狄国国君在渭水边上打猎,你为了惠公前来杀我,惠公命令你三天到达,你两天就到了。虽然有国君的命令,何至于如此迅速?那只袖子还在,你走吧!”寺人披回答道:“我认为君侯此次回国,已经明白了君臣之间的道理。如果还没有明白,那么就又有灾难要临头了。国君的命令是不可违背的,这是古代的制度。为了除去国君所厌恶的人,自己有多大力量就要尽多大力量。至于国君厌恶的人,是蒲人还是狄人,对我来说有什么相干呢?现在君侯即位,难道就没有在蒲、狄时那样的祸事了吗!齐桓公把管仲箭射自己带钩的事放在一边,而让他来辅佐自己,君侯想要改变这样的做法,还用烦劳您下命令吗?离开晋国的人会很多,难道只有我一个受过宫刑的小臣吗?”
 
晋文公于是接见了他,寺人披把将要发生的灾难告诉了文公。晋文公偷偷地到王城去会见秦穆公,商讨这件事。三月的最后一天,晋文公的宫殿起了火。吕甥、郤芮没有找到晋文公,于是跑到黄河边上,秦穆公将他们诱捕后杀掉了。
 
【解读】
 
由于寺人披曾参与刺杀晋文公,所以晋文公不肯见他,这样寺人披就面临着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即如何能让晋文公接纳自己。于是他先以“君命无二”、“唯力是视”为自己辩解,说以前的举动不过是听从了君王之命,罪不在己,以图为自己洗脱刺杀晋文公的罪名;继而他又举出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的故事,以管仲喻指自己,以齐桓公暗指晋文公,目的是为了说服晋文公应不计前嫌,这样一来,晋文公的介怀之心大减。通过这两层自辩,寺人披既表达了自己的忠心,又使晋文公改变了态度,可谓一举两得。此外,寺人披还以“行者甚众”、“又将及难”、“其无蒲、狄乎”来暗示文公,若是文公不能尽释前嫌,那就会导致祸患。寺人批言辞平缓却隐藏机锋,从中也可见到他识时务、晓利害的特点;而他所说的“君命无二”、“唯力是视”反映了他的反复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