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之奇谏假道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659年,晋国第二次借道虞国去攻打虢国。虞国大臣宫之奇向虞君痛陈利害关系,劝说虞君不要执迷于宗族观念,寄希望于神灵保佑。虞侯不听,晋军在灭虢之后顺便将虞灭亡。“假道灭虢”成为我国古代军事谋略的一个重要内容,而“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朴素思想更具有恒久不变的深刻战略意义。
 
【原文】
 
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1]。宫之奇谏曰[2]:“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从之。晋不可启,寇不可玩,一之谓甚,其可再乎?谚所谓‘辅车相依[3],唇亡齿寒’者,其虞、虢之谓也。”
 
公曰:“晋,吾宗也。岂害我哉?”对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4]。大伯不从,是以不嗣。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5]。将虢是灭,何爱于虞?且虞能亲于桓、庄乎[6],其爱之也,桓、庄之族何罪?而以为戮,不唯逼乎?亲以宠逼,犹尚害之,况以国乎?”
 
公曰:“吾享祀丰洁,神必据我。”对曰:“臣闻之,鬼神非人实亲,惟德是依。故《周书》曰:‘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又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又曰:‘民不易物,惟德繄物[7]。’如是,则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冯依,将在德矣。若晋取虞,而明德以荐馨香,神其吐之乎?”
 
弗听,许晋使。宫之奇以其族行,曰:“虞不腊矣[8]。在此行也,晋不更举矣。”冬,晋灭虢。师还,馆于虞,遂袭虞,灭之。执虞公。
 
【注释】
 
[1]假道:借路。虞:国名,在今山西平陆北。
 
[2]宫之奇:虞国大夫。
 
[3]辅:指面颊。车:指牙床。
 
[4]昭:宗庙里神主的位次。始祖居中,二世、四世、六世位于始祖之左方,称“昭”;三世、五世、七世位于右方,称“穆”。
 
[5]盟府:掌管盟誓典策的官府。
 
[6]桓、庄:桓叔、庄伯,分别为晋献公的曾祖和祖父。
 
[7]翳(yì):语气词。
 
[8]腊:冬至后第三个戌日祭祀众神。
 
【翻译】
 
晋献公又向虞国借路去攻打虢国,宫之奇劝谏道:“虢国,是虞国的外围。虢国灭亡,虞国必定会跟着灭亡。晋国的野心不可助长,别国的军队不可轻忽。一次借路已经过分了,难道还可以再来一次吗?俗话说‘颊骨与牙床互相依靠,嘴唇没有了,牙齿就要受寒’,这就像虞国和虢国互相依存的关系一样。”
 
虞公说:“晋国,与我是同宗,难道会加害于我吗?”宫之奇回答说:“太伯、虞仲,是周始祖大王的儿子。太伯不从父命,因此没有继承王位。虢仲、虢叔,是王季的儿子,做过文王的大臣,有功于周王朝,他们获得功勋的记录还藏在盟府之中。现在晋国既然连虢国都想灭掉,对虞国又有什么可爱惜的?况且虞国与晋国,能比桓、庄两族与晋国更亲近吗?晋君爱护桓、庄两族吗?桓、庄两族有什么罪过,却遭杀戮,不就是因为近亲的势力威胁到自己吗?亲族由于受宠而对自己产生了威胁,尚且杀了他们,何况国家呢?”
 
虞公说:“我祭祀鬼神的祭品丰盛而干净,鬼神必然在我们这边。”宫之奇回答说:“我听说,鬼神不会随便亲近哪一个人,只有对有德行的人才去依附。所以《周书》上说:‘上天没有私亲,只辅助那些有德行的人。’又说:‘祭祀用的黍稷不算是芳香的,只有美好的德行才是芳香的。’又说:‘人们进献的祭品相同,而鬼神只享用有德之人的祭品。’如此看来,非有道德,则百姓不能和睦,鬼神就不会享用祭品。鬼神所依托的,只在于德行罢了。如果晋国攻取了虞国,用发扬美德的方式来使祭品真正地发出芳香,鬼神难道还会吐出来吗?”
 
虞公不听,答应了晋国使臣的要求。官之奇带领他的族人离开了虞国,临行前说:“虞国等不到年终的祭祀了。虞国的灭亡,就在晋军的这次行动中,晋国用不着再次发兵了。”冬天,晋国灭掉了虢国。回师途中,驻军于虞国,于是乘机灭掉了虞国。捉住了虞公。
 
【解读】
 
宫之奇一上来直接点出“虢亡,虞必从之”的道理,这样就在开篇处布了一个险境,起到了渲染气氛的作用。当虞君说出与晋国同宗的理由以后,情势稍缓,但宫之奇以一句“将虢是灭,何爱于虞”,将险绝的气氛再次烘托出来。对于虞君“神必据我”的谬论,宫之奇引用《尚书》的典故,指出人君要敬鬼神而远之、重仁德而亲民,这样虞君的借口便显得苍白无力了。但是,虞君到底是没有听宫之奇的劝告,宫之奇说:“虞不腊矣,在此行也,晋不更举也。”这是一句委婉的话,虽然没直接说晋国就要灭虞国了,但字字都透着杀机,也照应了后面的“馆于虞,遂袭虞,灭之”,可见宫之奇有先见之明。此文先论势,次论情,再论理,层次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