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梁谏追楚师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706年,楚武王出兵侵略随国,假装派使臣薳章与随国和谈,随国也派了权臣少师去议和。楚国大臣斗伯比建议楚武王故意懈怠军容,以麻痹少师。少师回国后,告诉随侯楚国军容不整。随侯便想攻打楚军,这时大臣季梁及时制止,他劝随侯不要轻举妄动,又阐述“民为神主,先民后神”的道理。随侯最终听取了季梁的意见。
 
【原文】
 
楚武王侵随,使薳章求成焉[1],军于瑕以待之[2]。随人使少师董成[3]。斗伯比言于楚子曰[4]:“吾不得志于汉东也,我则使然。我张吾三军,而被吾甲兵,以武临之,彼则惧而协以谋我,故难间也。汉东之国随为大。随张,必弃小国。小国离,楚之利也。少师侈,请羸师以张之。”熊率且比曰[5]:“季梁在[6],何益?”斗伯比曰:“以为后图,少师得其君。”王毁军而纳少师。
 
少师归,请追楚师。随侯将许之。季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诱我也,君何急焉?臣闻小之能敌大也,小道大淫。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辞[7],信也。今民馁而君逞欲,祝史矫举以祭,臣不知其可也。”公曰:“吾牲牷肥腯[8],粢盛丰备[9],何则不信?”对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硕肥腯’,谓民力之普存也,谓其畜之硕大蕃滋也,谓其不疾瘯蠡也[10],谓其备腯咸有也。奉盛以告曰‘洁粢丰盛’,谓其三时不害,而民和年丰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11],谓其上下皆有嘉德,而无违心也。所谓馨香,无谗慝也。故务其三时,修其五教[12],亲其九族,以致其禋祀[13]。于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动则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虽独丰,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
 
随侯惧而修政,楚不敢伐。
 
【注释】
 
[1]薳(wěi)章:人名,楚国大夫。成:讲和。
 
[2]瑕:春秋时随国地名。
 
[3]少师:官名。董成:主持讲和之事。
 
[4]斗伯比:楚国大夫。楚子:指楚武王。
 
[5]熊率(lǜ)且比:人名,楚国大夫。
 
[6]季梁:随国贤臣。
 
[7]祝:掌管祭祀的官。史:掌管祭祀时记事的官。
 
[8]牷(quán):毛色纯一的牲畜。腯(tú):肥壮。
 
[9]粢(zī)盛(chénɡ):古代盛在祭器内以供祭祀的谷物。
 
[10]瘯(cù)蠡(luó):疥癣。
 
[11]醴(lǐ):甜酒。
 
[12]五教:指儒家所宣扬的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种伦理道德标准。
 
[13]禋祀:此处泛指祭祀。
 
【翻译】
 
楚武王侵入随国,一面派薳章去和谈,一面在瑕地驻军等待。随国派少师主持和谈。斗伯比对楚武王说:“我们在汉水东边一直不能得志,是我们使它这样的。我们扩大我们的军队,整顿我们的军备,凭借武力去逼迫别国,那里的国家因为害怕我们而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在汉东诸国中,随国最大。随国要是自高自大,就必然抛弃小国。小国离心,我们就可得利。少师这个人很骄傲,请把我们的军队装成疲弱的样子以助长他的骄傲之气。”熊率且比说:“有季梁在,这样做有何益处?”斗伯比说:“以后再来对付他,少师正受到随君的信任。”楚武王把军容搞得乱七八糟来接待少师。
 
少师回去,请求追击楚军。随侯想要答应他。季梁劝阻道:“上天正在帮助楚国,楚军的疲弱,是在引诱我们,君侯急什么呢?臣听说小国之所以能够抵抗大国,是因为小国有道,大国无道。所谓道,是忠于百姓而取信于鬼神。居高位的人思考如何让百姓受益,此为忠;祝官史官真实无欺的言辞,此为信。现在百姓饥饿而国君放纵私欲,祝官史官虚报功德来祝告鬼神,我不知道这样是可以的。”随侯说:“我祭祀用的牲畜毛无杂色而肥壮,祭器里的黍稷丰盛完备,为什么不能使神灵信任?”季梁回答说:“百姓,是鬼神的主人。因此圣明的君主总是把百姓的事情办好,而后才去侍奉神灵。所以奉献牺牲时祷告说‘牲口又大又肥’,是说百姓的财力普遍富足;是说他们的牲畜肥大而且繁殖旺盛,没有疾病;是说他们的牲口充足而且品种完备。在奉献黍稷时祝告说‘饭食干净而丰盛’,是说春夏秋三季没有灾害,百姓和睦,收成很好。奉献甘甜的美酒时祝告说‘上好粮食酿成的美酒’,是说上级和下属都有美德而没有邪恶的心思。讲到祭品的馨香,是说没有谗佞奸邪的小人存在。所以致力于农事,完善伦理规范,与亲族关系紧密,用这些来进行祭祀。因此百姓和睦而鬼神降福,所以行动就能成功。现在百姓各有心思,鬼神没有主人,君侯虽然独自献上丰盛的祭品,又能有什么福降呢?君侯还是先整顿政事,加深和兄弟国家之间的友谊,这才近乎于免除灾难。”
 
随侯害怕,从而修明政治,楚国因此而不敢前来攻打。
 
【解读】
 
楚国君臣本来是想通过示弱诱使敌人骄傲,可大臣熊率且比却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一句“季梁在,何益”为全文埋下了伏笔。下文写少师、随侯中计,照应前面的“羸师以张之”,也跟主要人物季梁形成对比,衬托了他的高明。而季梁的辞令也是对“季梁在,何益”的回应。本文前后照应,结构颇为巧妙。写季梁擅长辞令,又多用排比、判断等句法,如“奉牲以告曰……博硕肥循……而无违心也”一段话,就是糅合了两种句法,这样语言便如行云流水一般,让人目不暇接。文末只简单一句“随侯惧而修政,楚不敢伐”,侧面烘托了季梁的贤明,“惧”和“不敢”二词乃传神之笔。此文多处转折,笔力雄健,有山立海飞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