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哀伯谏纳郜鼎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710年,宋国的太宰华都杀死了宋国大臣孔父嘉,占有了他的妻子,之后又杀害宋殇公,立宋殇公的儿子公子冯做了国君。这年三月,齐、鲁、郑、陈四国承认了华都的新政权。华都为拉拢四国,就向四国行贿。其中,鲁国得到的贿赂是郜鼎。鲁国大臣臧哀伯担心鲁国接受郜鼎不合礼,便向鲁桓公劝谏,指出这是“非礼”的行为。
 
【原文】
 
夏四月,取郜大鼎于宋[1],纳于大庙。非礼也。
 
臧哀伯谏曰[2]:“君人者,将昭德塞违,以临照百官,犹惧或失之,故昭令德以示子孙。是以清庙茅屋[3],大路越席[4],大羹不致[5],粢食不凿[6],昭其俭也。衮、冕、黻、珽[7],带、裳、幅、舄[8],衡、纮、[9],昭其度也。藻、率、鞞、鞛[10],鞶、厉、游、缨[11],昭其数也。火、龙、黼、黻[12],昭其文也。五色比象,昭其物也。钖、鸾、和、铃[13],昭其声也。三辰旂旗[14],昭其明也。夫德,俭而有度,登降有数,文、物以纪之,声、明以发之,以临照百官,百官于是乎戒惧而不敢易纪律。今灭德立违,而置其赂器于大庙,以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其又何诛焉?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宠赂章也。郜鼎在庙,章孰甚焉?武王克商,迁九鼎于洛邑,义士犹或非之,而况将昭违乱之赂器于大庙,其若之何?”公不听[15]。
 
周内史闻之[16],曰:“臧孙达其有后于鲁乎!君违,不忘谏之以德。”
 
【注释】
 
[1]郜(ɡào):国名,在今山东城武东南。
 
[2]臧哀伯:鲁国大夫。
 
[3]清庙:即太庙。
 
[4]大路:天子祭祀时用的车。越(kuò)席:蒲草席。
 
[5]大羹(tài):古代祭祀时用的肉汁。不致:不放调味品。
 
[6]粢(zī)食:此处特指祭祀用的谷物。
 
[7]衮(ɡǔn):古代帝王及上公穿的绘有龙的礼服。冕:古代帝王及上公所戴的礼帽。黻(fú):古代祭服的蔽膝,用熟皮做成。珽(tǐnɡ):古代帝王所持的玉笏,又称大圭。
 
[8]幅:即缠腿的布。舄(xì):重木底鞋(古时最尊贵的鞋,多为帝王或大臣穿)。
 
[9]衡、(dǎn)、纮(hónɡ)、(yán):古代冠冕上的四种装饰品。
 
[10]藻、率(lǜ):古代放置圭、璋等玉器的垫子。鞞(bǐnɡ)、鞛(běnɡ):刀鞘和刀鞘上近口处的饰物。
 
[11]鞶(pán)、厉:古代衣服上的大带。游(yóu):通“旒”,旌旗上的飘带。缨:马鞅。
 
[12]火、龙、黼(fǔ)、黻(fú):古代礼服上所绣的花纹图案。
 
[13]钖(yánɡ)、鸾、和、铃:古代车马旌旗上的四种响铃。
 
[14]三辰:指日、月、星。旂(qí)旗:有铃铛的旗子。
 
[15]公:这里指鲁桓公。
 
[16]内史:周朝官名,掌书王命等事。
 
【翻译】
 
鲁桓公二年夏四月,鲁桓公从宋国取得原属郜国的大鼎,并安放在太庙里,这是不合于礼的。
 
臧哀伯劝阻说:“做人君的,应该发扬美德,阻塞邪恶,以此来作为百官的榜样,还怕有所缺失,所以还要宣扬美德以昭示子孙。因此太庙用茅草盖成,大车用薄草席做垫子,肉汁不调五味,主食不用精米,这样做是为了表明节俭。礼服、礼冠、蔽膝、玉笏、腰带、裙子、裹足、鞋子、横簪、瑱系、帽带、头巾,这些是用来表示等级制度的;玉器的垫子、刀鞘的装饰、束衣的布带、下垂的大带、旌旗的飘带、马鞅,这些是用来表示尊卑等级的;衣上画火、画龙、画黼黻,这些是用来表示贵贱的花纹;用五色来象征天地四方,是为了表明车服器械的颜色;用各种各样的鸾铃来点缀车马旗帜,是为了表明各种声音;将日月星辰画于旗上,是为了表明光彩。讲求美德,就应该节俭而有法度,升降而有等级,用文彩和器物来记录它,用明亮的声音来发扬它,以此来为百官树立榜样,百官因此警醒恐惧,不敢轻视纲纪法律。现在您废弃道德而炫耀有违礼法的行为,把人家贿赂的器物置于太庙之中,把它明明白白地置于百官面前,如果百官也跟着这样做,您又能惩罚谁呢?国家的衰败,是由为官者走入邪路开始的。为官者丧失道德,是由于自恃被宠信而明目张胆地接受贿赂。郜鼎置于太庙之中,什么样的明目张胆接受贿赂能比这更甚呢?周武王打败商朝,将九鼎迁到洛阳,正义之士还有所非议,何况把象征着违背礼法、表明叛乱的贿赂器物放在太庙之中,这怎么能行呢?”隐公不听。
 
周朝的内史听到了此事,说:“臧孙达在鲁国一定会后继有人吧!君主违背礼制,他没有忘记用道德来加以劝阻。”
 
【解读】
 
文章开门见山,指出鲁桓公“纳鼎”是“非礼”的行为,这样就奠定了此文基调,让读者对作者的观点一目了然。臧哀伯的辞令一正一反,他一则说“昭徳塞违”,连用七个排比,告诉桓公应当发扬“俭、度、数、文、物、声、明”等美德,可谓气势不凡;一则说“灭德立违”,连用三个反问,说明“纳鼎”的坏处,言语犀利,直刺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