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庄公戒饬守臣

出自:《左传》
【题解】
 
公元前712年,齐、鲁、郑三国一起征伐弱小的许国。许国被占领后,齐、鲁将许国让给郑国。郑庄公派人协理郑国政事的同时,发表了一番委婉曲折的言辞,使许国“名正言顺”地成为郑国附庸。
 
【原文】
 
秋七月,公会齐侯、郑伯伐许。庚辰[1],傅于许[2]。颍考叔取郑伯之旗“蝥弧”以先登[3],子都自下射之[4],颠。瑕叔盈又以蝥弧登[5],周麾而呼曰:“君登矣!”郑师毕登。壬午[6],遂入许。许庄公奔卫。齐侯以许让公。公曰:“君谓许不共[7],故从君讨之。许既伏其罪矣。虽君有命,寡人弗敢与闻。”乃与郑人。
 
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许东偏[8],曰:“天祸许国,鬼神实不逞于许君[9],而假手于我寡人,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亿[10],其敢以许自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协,而使其口于四方,其况能久有许乎?吾子其奉许叔以抚柔此民也,吾将使获也佐吾子。若寡人得没于地,天其以礼悔祸于许,无宁兹许公复奉其社稷。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如旧昏媾[11],其能降以相从也。无滋他族实逼处此,以与我郑国争此土也。吾子孙其覆亡之不暇,而况能禋祀许乎[12]?寡人之使吾子处此,不惟许国之为,亦聊以固吾圉也[13]。”乃使公孙获处许西偏,曰:“凡而器用财贿[14],无置于许。我死,乃亟去之。吾先君新邑于此[15];王室而既卑矣[16],周之子孙日失其序。夫许,大岳之胤也[17]。天而既厌周德矣,吾其能与许争乎?”
 
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有礼。礼,经国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后嗣者也。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
 
【注释】
 
[1]庚辰:七月一日。
 
[2]傅:逼近,迫近。
 
[3]颍考叔:郑国大夫。
 
[4]子都:郑国大夫。
 
[5]瑕叔盈:郑国大夫。
 
[6]壬午:七月三日。
 
[7]共:通“供”。
 
[8]许叔:许庄公的弟弟。
 
[9]逞:满意。
 
[10]共亿:相安。
 
[11]昏媾:婚姻。昏,通“婚”。
 
[12]禋(yīn)祀:本指升烟祭天以求福,这里泛指祭祀。
 
[13]圉(yǔ):边境。
 
[14]而:通“尔”,你。
 
[15]先君:指郑武公。
 
[16]卑:衰落。
 
[17]大岳:传说为尧舜时候的四方部落首领。胤(yìn):后代。
 
【翻译】
 
隐公十一年秋七月,鲁隐公会合齐僖公、郑庄公攻打许国。初一这一天,军队迫近许城。颍考叔拿着郑庄公的大旗“蝥弧”抢先登城,子都从下边用箭射他,颍考叔从城上跌落下来。瑕叔盈又拿着蝥弧旗登上城头,挥动着旗子向四周大喊道:“国君登城了!”郑国的军队于是全部登城。初三这一天,军队占领了许国。许庄公逃往卫国。齐僖公要把许国让给隐公。隐公说:“君侯说许国不恭敬,我于是跟从君侯前来讨伐。许国既然已经伏罪,虽然君侯有命,我也是不敢接受的。”于是把许国让给了郑庄公。
 
郑庄公派许国大夫百里侍奉许庄公弟许叔居住在许国的东部边境上,说:“上天降祸于许国,鬼神实在对许国国君不满意,便借我的手来惩罚他,我只有一两位同姓的臣属,尚且不能平安相处,岂敢把攻占许国作为自己的功绩呢?寡人有个弟弟,不能与我亲爱和睦,因为我的原因现在还在四处求食,更何况长久地占有许国呢?您侍奉许叔来安抚这里的百姓,我将让公孙获来帮助您。若是我死后得以埋葬于地下,上天又依照礼法收回了加于许国的祸害,宁可使许庄公重新来治理他的国家。那时,只要我郑国有所请求,许国就会像亲戚一样,能够诚心允许郑国,不使他国乘机强住在这里,逼迫我们,和我们郑国争夺这块土地。我的子孙挽救危亡都来不及,何况是占领许国的土地呢?我之所以使你们居住在这里,不单是为了许国,也是借此来暂时巩固我的疆土。”于是又让公孙获居住在许国的西部边境上,对他说:“凡是你的器用财货,不要放在许国之内。我死以后,就赶快离开这里。我的先父在这里新建城邑,周王朝既然已经衰落了,周朝的子孙们互相之间的攻伐日益严重,秩序日益混乱。许国,是太岳的后代,上天既然已经厌弃了周朝,我怎能还与许国相争呢?”
 
君子说:“郑庄公在这件事上的做法合于礼。礼是治理国家、安定社稷,使百姓有所秩序,使后代受益的东西。许国,是因不合礼法才去讨伐它,服罪了就宽恕它,度量自己的德行后才与人相处,衡量自己的力量后才做出举动,看清形势才行动,不连累后代,可以说是懂得礼了。”
 
【解读】
 
郑庄公的言辞委婉曲折。他一会儿为许国考虑,一会儿又为郑国算计,语语放宽,字字放活。文中三次提到“天”字,庄公想表达的意思是,事情的成败,完全取乎于天,而他只是顺应天意罢了。更妙的是,后面又用了四个“乎”字,庄公吞吞吐吐,表面上看是心口相商,实际是精明至极,从中可见庄公一代奸雄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