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碏谏宠州吁

出自:《左传》
【题解
 
大臣石碏劝谏卫庄公早立储君,爱子应该以教导其遵从规矩道义为准则,不因过度宠溺而使其骄奢淫逸,最后造成祸乱。卫庄公不听劝阻,还是没有原则地宠爱公子州吁,但最终立桓公为君。后来骄纵的州吁犯上作乱,杀了卫桓公而自立为王。
 
【原文】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1],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又娶于陈[2],曰厉妫,生孝伯,蚤死[3]。其娣戴妫生桓公[4],庄姜以为己子。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5]。有宠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恶之。
 
石碏谏曰[6]:“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7],鲜矣。且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
 
弗听。其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8]。
 
【注释】
 
[1]东宫:太子之宫,此处意指太子。
 
[2]陈:春秋时国名,妫姓。
 
[3]蚤:通“早”。
 
[4]娣:妹妹。
 
[5]嬖人:受宠的姬妾。
 
[6]石碏(què):卫国大夫。
 
[7]眕(zhěn):自安自重。
 
[8]老:告老。
 
【翻译】
 
卫庄公娶了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名叫庄姜,她美丽却没有儿子,卫国人就是为她写了《硕人》这篇诗。庄公又从陈国娶来名叫厉妫的女子,生下孝伯,很小就死了。厉妫随嫁的妹妹,生桓公,庄姜把他看作是自己的儿子。公子州吁是庄公宠妾所生,受到庄公的宠爱,州吁喜欢玩弄武器,庄公不禁止,庄姜厌恶他。
 
石碏劝庄公说:“臣听说怜爱儿子就要教他道义规矩,不让他走上邪路。骄傲、奢侈、放荡、安逸是走上邪路的开始。四种恶习的产生是由于过分的宠爱和过多的赏赐。您若想立州吁为太子,就定下来;若还没有,过度的宠爱会导致祸患。受到宠爱却不骄傲,骄傲却安于地位低下,地位低下却能不怨恨,怨恨却能克制自己的,这样的人太少了。而且卑贱妨害尊贵,年少驾凌年长,疏远离间亲近,新人离间旧人,弱小欺侮强大,淫荡破坏道义,此所谓‘六逆’。君王仁义,臣下恭行,为父慈善,为子孝顺,为兄爱护,为弟恭敬,此所谓‘六顺’。舍顺而学逆,就会招致祸害的加速到来。作为人君,本应务必消除祸害,而今却使之加速到来,恐怕不可以吧?”
 
庄公不听劝。石碏的儿子石厚和州吁来往密切,石碏禁止,石厚不听。等到庄公死,桓公即位,石碏便告老还乡了。
 
【解读】
 
此文用顶真(以上句尾字作为下句首字)作修辞手法,如“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语意连贯,一气呵成,所以文中说理环环相扣,层次井然,颇有气势。这种写法感染力很强,后来还运用到诗歌当中,南朝民歌《西洲曲》便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