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刘一丈书

出自:宗臣
【题解】
 
明朝嘉靖年间,严嵩父子弄权,朝政腐败,不少官员为升官发财,就依附于严嵩父子,一时间贿赂成风。宗臣对这一现象十分痛恨,他借给长辈刘一丈回信之机,就来信中的“上下相孚”一语进行发挥,揭露官员贿赂门房的行径,并对他们巴结权贵的行为进行讽刺。最后表明自己绝不同流合污的心迹。
 
【原文】
 
数千里外,得长者时赐一书,以慰长想,即亦甚幸矣;何至更辱馈遗[1],则不才益将何以报焉?书中情意甚殷,即长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长者深也。
 
至以“上下相孚[2],才德称位”语不才,则不才有深感焉。夫才德不称,固自知之矣;至于不孚之病,则尤不才为甚。且今之所谓孚者何哉?日夕策马候权者之门,门者故不入,则甘言媚词作妇人状,袖金以私之。即门者持刺入[3],而主人又不即出见,立厩中仆马之间,恶气袭衣袖,即饥寒毒热不可忍,不去也。抵暮,则前所受赠金者出,报客曰:“相公倦,谢客矣,客请明日来。”即明日又不敢不来,夜披衣坐,闻鸡鸣即起盥栉[4],走马推门。门者怒曰:“为谁?”则曰:“昨日之客来。”则又怒曰:“何客之勤也,岂有相公此时出见客乎?”客心耻之,强忍而与言曰:“亡奈何矣,姑容我入。”门者又得所赠金,则起而入之。又立向所立厩中。幸主者出,南面召见,则惊走匍匐阶下。主者曰:“进!”则再拜,故迟不起,起则上所上寿金。主者故不受,则固请。主者故固不受,则又固请。然后命吏纳之。则又再拜,又故迟不起,起则五六揖始出。出揖门者曰:“官人幸顾我,他日来,幸无阻我也!”门者答揖。大喜奔出,马上遇所交识,即扬鞭语曰:“适自相公家来,相公厚我,厚我!”且虚言状。即所交识亦心畏相公厚之矣。相公又稍稍语人曰:“某也贤,某也贤。”闻者亦心计交赞之。此世所谓上下相孚也。长者谓仆能之乎?
 
前所谓权门者,自岁时伏腊一刺之外,即经年不往也。间道经其门,则亦掩耳闭目,跃马疾走过之,若有所追逐者。斯则仆之褊衷[5]。以此长不见悦于长吏,仆则愈益不顾也。每大言曰:“人生有命,吾惟守分而已。”长者闻之,得无厌其为迂乎?
 
【注释】
 
[1]馈(kuì)遗(wèi):赠送。
 
[2]孚:信任。
 
[3]刺:谒见时所用的名片。
 
[4]盥(ɡuàn)栉(zhì):梳洗。
 
[5]褊(biǎn)衷:狭隘的心胸。
 
【翻译】
 
几千里以外,时常得到您老人家的来信,安慰我长久思念之心,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事情了;怎能更劳您馈赠礼品,这叫我更用什么来报答您啊!您的书信中情意甚是殷切,可见您没有忘记我的老父亲,也明白了我的老父亲为什么这样深深想念您。
 
至于信中用“上下之间要互相信任,才能与品德要与职位相称”的话来教导我,我有非常深的感触。我的才能品德与职位不相称,我自己本来就知道这一点的;至于上下互不信任这一弊病,则在我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再说,现今所讲的“信任”是什么呢?那就是:一个人从早到晚骑着马恭候在当权者的门口,看门的人故意不进去通报时,就甜言蜜语并且作出女人一样的媚态,把藏在袖子里的银钱拿出来偷偷塞给他。等看门人拿了名帖进去通报了,可是主人又不立刻出来接见,自己只好站在马棚里的仆人和马匹中间,臭气熏着衣袖,即使饥饿寒冷或闷热到难以忍受,也不肯离开。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先前收了赂金的看门人出来,对他说:“相公疲倦了,今日谢客。请客人明日再来。”到了第二天,自己又不敢不来。从头天夜里开始就披着衣服坐着,听到鸡叫便起来梳洗,然后骑马跑去推门。守门人发怒问:“是哪个?”他回答说:“就是昨天来的那一个。”守门人又怒气冲天地说:“客人为什么这样勤快呢?难道相公会在这个时候出来见客吗?”他心里感到受了羞辱,但还是强忍着对看门人说:“没有办法呀,姑且让我进去吧。”守门人于是又得了他的银钱,就起身让他进来,他于是还是站在昨天站过的马棚里。幸好主人出来,朝南坐着召见他。他战战兢兢地走进来,匍匐在台阶下。主人说:“进来!”他就拜了两拜,故意迟迟不起来,起来以后便献上进见的礼物。主人故意不接受,他就再三请求,主人故意再三不接受,他又再三请求。然后主人叫手下将礼物收了起来。他就又拜了两拜,又故意迟迟不起来,起来后有作了五六个揖,然后才退出来。出来后,他给看门人作揖说:“请官人多多关照!以后再来,请不要阻拦我啊!”看门人回了他一个揖。他喜出望外地跑出来,骑马碰到了相识的人,就扬着马鞭子得意地说:“刚刚从相公家出来,相公很看重我,很看重我!”并且夸大其词地说起自己如何受到厚待。即便是与他相识的人,也因为相公看重他而对他产生了敬畏之心。相公又间或地向人提起:“某人不错啊!某人不错啊!”听到的人便挖空心思地交口称赞他。这就是现在世上所说的“上下之间互相信任”吧。您老人家认为我能这样做吗?
 
前面提到的当权的人,我除了过年过节投上一个名帖以外,就常年不去了。偶然路经他的门前,便捂了耳朵,闭上眼睛,催马疾驰而过,就好像有人追赶我一样。这就是我狭隘的心胸,我也为此长久地不被上司喜欢;但我却更加地不管不顾,并且常常夸口说:“人各有命,我只是安守自己的本分罢了!”您老人家听了这番话,不会讨厌我的迂阔不通情吧?
 
【解读】
 
本文分作三段。首段对长者的馈赠行为表示感谢,然后紧紧围绕“上下相孚,才德称位”表达自己的感慨。第二段是文章的重点部分。次段紧承“上下相孚”四字,形象地将官场上趋炎附势的种种猥琐丑态表现出来,并对“上下相孚,才德称位”提出质疑。第三段写作者平日对待上司的态度,此处提到的“得无厌其为迂”是对第二段“不才有深感焉”的回应。此文写谄媚之人伺候之苦、献媚之劳、得意之状,字字传神。末尾说出自己的气骨,两两相较,清浊之分,可谓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