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共公择言

出自:《战国策》
【题解】
 
梁惠王是个纵欲无度的君主。有一次他宴请诸侯,喝酒正酣时,鲁共公即兴做了一番演讲,他以大禹、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拒绝美酒、美味、女色、台阁的故事,告诫梁惠王不要沉溺于逸乐之事,否则会后患无穷。
 
【原文】
 
梁王魏婴觞诸侯于范台[1],酒酣,请鲁君举觞。鲁君兴,避席择言曰:“昔者,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2]。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齐桓公夜半不嗛[3],易牙乃煎、熬、燔、炙[4],和调五味而进之[5]。桓公食之而饱,至旦不觉,曰:‘后世必有以味亡其国者。’晋文公得南之威,三日不听朝,遂推南之威而远之,曰:‘后世必有以色亡其国者。’楚王登强台而望崩山[6],左江而右湖,以临彷徨,其乐忘死,遂盟强台而弗登,曰:‘后世必有以高台、陂池亡其国者。’今主君之尊[7],仪狄之酒也;主君之味,易牙之调也;左白台而右闾须[8],南威之美也;前夹林而后兰台,强台之乐也。有一于此,足以亡其国,今主君兼此四者,可无戒与?”梁王称善相属[9]。
 
【注释】
 
[1]梁王魏婴:即梁惠王。觞(shānɡ):古代酒器。此处作宴请讲。
 
[2]旨:美。
 
[3]不嗛(qiè):不满足。
 
[4]易牙:齐桓公的宠臣。燔(fán):烧。炙:烤。
 
[5]五味:酸、甜、苦、咸、辣。
 
[6]楚王:指楚庄王。
 
[7]尊:通“樽”。
 
[8]白台、闾须:都是美女名。
 
[9]属(zhǔ):连连。
 
【翻译】
 
梁王魏婴在范台宴请各国诸侯。酒兴正浓的时候,他请鲁共公举杯。鲁共公起身离席,选择善言说:“从前夏禹的女儿叫仪狄酿酒,酿出的酒味道醇美,于是把酒进献给禹。禹喝了之后也觉得味道醇美,但因此疏远了仪狄,从此戒了美酒,并且说:‘后世必定有因为饮酒而使国家灭亡的。’齐桓公有一天夜里觉得肚子饿,想吃东西,易牙就煎熬烧烤,调和五味,做出可口的菜肴献给齐桓公。齐桓公吃得很饱,一觉睡到天亮还不醒,醒了以后说:‘后世必有因贪图美味而使国家灭亡的。’晋文公得到了美女南之威,三天没有上朝听政,于是就离开了南之威,从此不再接近她,说:‘后世一定有因为贪恋美色而使国家灭亡的。’楚庄王登上强台而远望崩山,左边是长江,右边是大湖,登山临水,流连徘徊,快乐得忘记了死亡,于是发誓不再登强台,说:‘后世一定有因为流连于高台、陂池而使国家灭亡的。’现在君王酒杯里的,是仪狄酿的美酒;君王吃的,是易牙烹调出来的美味;左边是白台,右边是闾须,她们都是像南之威一样的美女;您前边有夹林,后边有兰台,这些都是像强台一样令人乐而忘返的景致。这四者中占有一种,就足以使国家灭亡,现在您兼而有之,怎能不引起警惕?”梁惠王听后连连称好。
 
【解读】
 
鲁共公引了四个故事,这几个故事不过区区一百二三十字,却把里面的四个人物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如大禹拒绝美酒的故事,既有三言、四言短句,又有十几言的长句,长短句穿插在一起,错落有致,突出了大禹慷慨克己的特征。
 
四个故事构成一组排比句,是此文的另一亮点。排比句有回环往复、纵横恣肆的特点,文章写四位贤王克制私欲的故事,极具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