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仲连义不帝秦

出自:《战国策》
【题解】
 
秦、赵长平之战后两年,秦国围攻赵国都城邯郸。赵国经长平一役,已是元气大伤,再也无力跟秦国正面交锋。魏国出于道义,决定派大将晋鄙援助赵国,但晋鄙不敢跟秦国交战,逡巡不前。魏国于是派辛垣衍到邯郸游说,劝说赵国尊秦为帝以求秦国退兵。就在赵王和平原君犹豫不决之际,齐人鲁仲连指出尊秦为帝有极大的危害。此时,正赶上魏国信陵君夺了晋鄙的兵权,他率军援助赵国,秦国不久撤军,邯郸之围解除了。
 
【原文】
 
秦围赵之邯郸[1]。魏安釐王使将军晋鄙救赵[2]。畏秦,止于荡阴[3],不进。
 
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间入邯郸[4],因平原君谓赵王曰[5]:“秦所以急围赵者,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已而复归帝,以齐故。今齐闵王益弱,方今唯秦雄天下。此非必贪邯郸,其意欲求为帝。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秦必喜,罢兵去。”平原君犹豫未有所决。
 
此时鲁仲连适游赵[6],会秦围赵,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乃见平原君,曰:“事将奈何矣?”平原君曰:“胜也何敢言事?百万之众折于外,今又内围邯郸而不去。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令赵帝秦,今其人在是。胜也何敢言事?”鲁连曰:“始吾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梁客辛垣衍安在?吾请为君责而归之。”平原君曰:“胜请召而见之于先生。”
 
平原君遂见辛垣衍,曰:“东国有鲁连先生,其人在此,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将军。”辛垣衍曰:“吾闻鲁连先生,齐国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职,吾不愿见鲁连先生也。”平原君曰:“胜已泄之矣。”辛垣衍许诺。
 
鲁连见辛垣衍而无言。辛垣衍曰:“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今吾视先生之玉貌,非有求于平原君者,曷为久居此围城之中而不去也?”鲁连曰:“世以鲍焦无从容而死者,皆非也。今众人不知,则为一身。彼秦,弃礼义、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则肆然而为帝,过而遂正于天下,则连有赴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所为见将军者,欲以助赵也。”辛垣衍曰:“先生助之奈何?”鲁连曰:“吾将使梁及燕助之,齐楚固助之矣。”辛垣衍曰:“燕则吾请以从矣。若乃梁,则吾乃梁人也,先生恶能使梁助之耶?”鲁连曰:“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也;使梁睹秦称帝之害,则必助赵矣。”辛垣衍曰:“秦称帝之害将奈何?”鲁仲连曰:“昔齐威王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居岁余,周烈王崩,诸侯皆吊,齐后往。周怒,赴于齐曰:‘天崩地坼[7],天子下席,东藩之臣田婴齐后至,则斫之!’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卒为天下笑。故生则朝周,死则叱之,诚不忍其求也。彼天子固然,其无足怪!”
 
辛垣衍曰:“先生独未见夫仆乎?十人而从一人者,宁力不胜、智不若耶?畏之也。”鲁仲连曰:“然,梁之比于秦,若仆邪?”辛垣衍曰:“然。”鲁仲连曰:“然则吾将使秦王烹醢梁王[8]!”辛垣衍怏然不说,曰:“嘻!亦太甚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恶能使秦烹醢梁王?”鲁仲连曰:“固也!待吾言之:昔者,鬼侯、鄂侯、文王,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而好,故入之于纣,纣以为恶,醢鬼侯。鄂侯争之急,辩之疾,故脯鄂侯[9]。文王闻之,喟然而叹,故拘之于牖里之库百日[10],而欲令之死。曷为与人俱称帝王,卒就脯醢之地也?”
 
“齐闵王将之鲁,夷维子执策而从,谓鲁人曰:‘子将何以待吾君?’鲁人曰:‘吾将以十太牢待子之君。’夷维子曰:‘子安取礼而来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诸侯避舍,纳筦键[11],摄衽抱几,视膳于堂下。天子已食,而听退朝也。’鲁人投其籥[12],不果纳,不得入于鲁。将之薛[13],假涂于邹[14]。当是时,邹君死,闵王欲入吊,夷维子谓邹之孤曰[15]:‘天子吊,主人必将倍殡柩,设北面于南方,然后天子南面吊也。’邹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将伏剑而死。’故不敢入于邹。邹、鲁之臣,生则不得事养,死则不得饭含,然且欲行天子之礼于邹、鲁之臣,不果纳。今秦万乘之国,梁亦万乘之国,交有称王之名。睹其一战而胜,欲从而帝之,是使三晋之大臣[16],不如邹、鲁之仆妾也。”
 
“且秦无已而帝,则且变易诸侯之大臣。彼将夺其所谓不肖,而予其所谓贤;夺其所憎,而予其所爱。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处梁之宫,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而将军又何以得故宠乎?”于是辛垣衍起,再拜,谢曰:“始以先生为庸人,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吾请去,不敢复言帝秦。”
 
秦将闻之,为却军五十里。适会公子无忌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秦军引而去。
 
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鲁仲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平原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鲁连寿。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即有所取者,是商贾之人也,仲连不忍为也。”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
 
【注释】
 
[1]邯郸:赵国都城,在今河北邯郸。
 
[2]魏安釐(xī)王:魏国国君。晋鄙:魏国大将。
 
[3]荡阴:在今河南汤阴,当时是赵魏两国交界处。
 
[4]客将军:原籍不是魏国而在魏国做将军,故称。
 
[5]平原君:赵孝成王之叔,名胜,封平原君。
 
[6]鲁仲连:齐国的高士。
 
[7]天崩地坼(chè):天崩地陷,指周烈王死。
 
[8]醢(hǎi):古代一种酷刑,将人剁成肉酱。
 
[9]脯(fǔ):古代把人做成肉干的酷刑。
 
[10]牖(yǒu)里:地名,在今河南汤阴北。
 
[11]筦(ɡuǎn)键:钥匙。
 
[12]籥(yuè):通“钥”。
 
[13]薛:国名,在今山东滕县东南。
 
[14]涂:通“途”。
 
[15]邹之孤:指邹国的新君。
 
[16]三晋:这里指韩、赵、魏三国。
 
【翻译】
 
秦国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魏安釐王派将军晋鄙救援赵国。晋鄙畏惧秦军,所以魏军驻扎在荡阴,不敢前进。
 
安釐王又派出了一位客籍将军辛垣衍秘密潜入邯郸,通过平原君对赵王说:“秦国之所以急着围攻赵国,是因为以前秦王和齐闵王争强称帝,后来秦昭王撤销帝号,是由于齐国撤销帝号的缘故。如今齐国日渐衰弱,只有秦国能称雄于天下。秦国此次出兵不一定是贪图邯郸之地,其真正目的是想要称帝。如果赵国真能派出使者表示拥戴秦昭王为帝,秦国肯定会很高兴,这样就会撤兵而去。”平原君听了犹豫不决。
 
此时鲁仲连恰巧在赵国游历,正赶上秦军围困赵国,听说魏国想要让赵国拥戴秦王称帝,就去见平原君说:“这件事情您打算怎么办?”平原君回答说:“我赵胜怎么还敢谈论这件事情?百万大军挫败在外,如今秦军又深入赵国,围困邯郸而不撤兵。魏王派客籍将军辛垣衍来令赵国拥戴秦王称帝,现在这个人就在邯郸,我怎么还敢谈论这件事情?”鲁仲连说:“以前我一直以为您是天下的贤明公子,今天才知道您并不是天下的贤明公子。那魏国的客人辛垣衍在哪里?我请求为您去当面斥责他,叫他回去。”平原君说:“那我就把他叫来见先生吧。”
 
平原君于是去见辛垣衍,说:“齐国有位鲁仲连先生,他现在正在这里,就让我作为介绍人,让他来见见将军吧。”辛垣衍说:“我听说鲁仲连先生是齐国的高士,而我辛垣衍,是魏王的臣子,此次出使担负有重要的职责,我不想见鲁仲连先生。”平原君说:“我已经把你在这里的消息泄露给他了。”辛垣衍不得已,答应去见鲁仲连。
 
鲁仲连见到辛垣衍后,没有说话。辛垣衍说:“我观察居住在这个被围之城中的人,都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今天我观先生的仪容相貌,不像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为什么久留在这个围城之中而不离开呢?”鲁仲连说:“世上那些认为鲍焦是因为心胸不开阔而死的人,都是认识上有误的。现在很多人不了解鲍焦的死因,认为他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死的。那秦国,是一个抛弃礼义、崇尚战功的国家,以权术驾驭其群臣,像奴隶一样役使它的百姓。如果让秦国肆无忌惮地称了帝,甚至要统治整个天下,那么我鲁仲连只有跳东海自杀了,我不能容忍做它的顺民。我之所以要见将军,是想要帮助赵国。”辛垣衍问:“先生将如何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我想要让魏国和燕国帮助赵国,而齐国、楚国本来就在帮助它。”辛垣衍说:“至于燕国,我愿意相信您能说动他们,使其助赵。至于魏国,我就是刚从魏国来的,先生怎么能使魏国帮助赵国呢?”鲁仲连回答说:“那是因为魏国还没有看到秦国称帝的害处;如果让魏国看清秦国称帝的害处,那么它一定会帮助赵国的!”辛垣衍又问道:“秦国称帝的害处将会是什么样子?”鲁仲连说:“昔日齐威王曾施行仁义之政,率领天下诸侯去朝见周天子。当时的周王室贫穷而且衰微,诸侯们都不去朝见,惟独齐国去朝见。过了一年多,周烈王死了,各诸侯国都去吊唁,齐国去得晚了。周室恼怒,向齐国报丧说:‘天子驾崩,如同天地塌陷,新天子都要睡在草席上亲自守丧,而东方的藩臣田婴齐竟然迟到,应该杀掉才是。’齐威王勃然大怒,骂道:‘呸!你母亲也不过是个奴婢!’这件事最后成了天下的笑柄。齐威王在周天子活着的时候去朝见他,死后却辱骂他,实在是由于忍受不了周室的苛求啊。那天子本来就如此,这也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辛垣衍说:“先生难道没有见过那些奴仆吗?十个仆人跟从一个主子,难道是力气和智慧都胜不过吗?只是由于惧怕罢了。”鲁仲连问:“这样说来,秦国和魏国的关系就是主仆关系了?”辛垣衍回答说:“是这样的。”鲁仲连说:“既然如此,那么我将让秦王烹煮魏王,将魏王剁成肉酱!”辛垣衍很不高兴地说:“呵呵!先生您的话太过分了,您又怎能让秦王烹煮魏王,将其剁成肉酱呢?”鲁仲连说:“当然可以,等我讲给您听:从前,鬼侯、鄂侯、文王是商的三公。鬼侯有个女儿长得漂亮,所以就把她进献给商纣王,而纣王却认为她丑陋,就把鬼侯剁成肉酱。鄂侯因为此事极力诤谏,因此被纣王杀死还制成了肉干。文王听说后,喟然长叹,纣王因此又把文王囚禁在牖里的库房中一百天,还打算将他置于死地。为什么和别人一样地称帝,最后却落到被人剁成肉酱、制成肉干的下场呢?”
 
“齐闵王准备去鲁国,夷维子拿着马鞭随行,他问鲁国人:‘你们打算如何接待我们的国君呢?’鲁国人回答:‘我们准备用十太牢的礼节来接待贵国国君。’夷维子说:‘你们怎么能用这样的礼节来接待我们的国君呢?我们的国君是天子,天子巡视四方,诸侯要离开自己的宫殿,到别处避居,还要交纳钥匙,提起衣襟,亲自捧着几案,到堂下照看天子的饭食。等天子吃完饭,诸侯才能告退去处理政务。’鲁国人听到这话,立刻闭关上锁,拒不接纳。闵王不能进入鲁国,又准备到薛国去,于是向邹国借路通过。正逢邹国国君新死,闵王想入城吊丧,夷维子就对邹君的遗孤说:‘天子来吊丧,主人一定要把灵柩移到相反的方位,在南边设立朝北的灵堂,然后让天子面向南祭吊。’邹国的大臣们说:‘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我们情愿伏剑自杀。’所以,齐闵王没敢进入邹国。鲁国和邹国的臣子在君主生前不能侍奉供养,君主死后又不能为其口中放米含珠,然而闵王想要他们对其行天子之礼时,他们却不肯接受。现在秦国是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魏国也是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彼此都有称王的名分,仅仅看到秦国打了一次胜仗,就要顺从它,拥戴它称帝,这是使三晋的大臣还不如邹、鲁二国的奴仆姬妾啊!”
 
“况且秦国不只是称帝而已,就会马上更换各诸侯国的大臣。他们将撤换他们认为不像样的人,把职务授予他们认为贤能的人;他们将撤换他们所憎恨的人,把职务授予他们喜欢的人。他们还会把他们的女儿和谗佞的女人姬妾都充入诸侯的后宫,这样的女人进入魏王的王宫,魏王还能平安地过日子吗?而将军您又怎么能得到像原来那样的宠信呢?”于是辛垣衍站起身来,向鲁仲连拜了两拜,道歉说:“起初我还以为先生是个平庸之辈,如今我才知道先生确实是天下的高士呀!我请求离开这里,不敢再提及尊秦为帝的事了。”
 
秦国的将领听说这件事后,将军队撤退了五十里。恰巧这时魏国的公子无忌夺取了晋鄙的兵权,率领军队前来援救赵国,进攻秦军。秦军就撤回去了。
 
于是平原君想封赏鲁仲连。鲁仲连再三辞让,始终不肯接受。平原君就设酒宴款待他。当酒正喝到兴头上时,平原君起身上前,用千金向鲁仲连祝寿。鲁仲连笑着说:“天下之士所看重的,是为人排忧解难、消除纷乱而不收取任何报酬。如果要收取报酬,那就和商人没有什么区别了,鲁仲连不忍做这样的事。”于是辞别平原君而去,终身没有再来见他。
 
【解读】
 
鲁仲连只是一个路经赵国的游客,却出于正义而劝说赵国不要尊秦为帝。事成之后又拒绝赵国的封赏,足见他是一位奇人。此文语语切对“帝”字,写出了不甘之意。鲁仲连心肠热,气格高,责问辛垣衍一节,全因气愤所致。其议论吐气如虹,须发俱动,勃勃怒气触纸有声。篇末余势不减,有酣畅淋漓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