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辛论幸臣

出自:《战国策》
【题解】
 
战国中期,楚国是与秦国并称的强国。不过,这种情况没能维持太久,楚国在之后一连串的战争中受挫,国力渐渐衰弱。楚顷襄王在位时,重用小人,疏远忠义之士,楚国局势岌岌可危。大臣庄辛曾以危言警告顷襄王,但顷襄王不听,庄辛忧愤之下去了赵国,最终郢都果然被秦人攻破。顷襄王逃。
 
【原文】
 
臣闻鄙语曰:“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臣闻昔汤、武以百里昌,桀、纣以天下亡。今楚国虽小,绝长续短,犹以数千里,岂特百里哉?
 
王独不见夫蜻蛉乎?六足四翼,飞翔乎天地之间,俛啄蚊虻而食之,仰承甘露而饮之,自以为无患,与人无争也;不知夫五尺童子方将调饴胶丝[1],加己乎四仞之上[2],而下为蝼蚁食也。
 
夫蜻蛉其小者也,黄雀因是以。俯噣白粒[3],仰栖茂树,鼓翅奋翼,自以为无患,与人无争也;不知夫公子王孙左挟弹,右摄丸,将加己乎十仞之上,以其类为招[4]。昼游乎茂树,夕调乎酸咸,倏忽之间,坠于公子之手。
 
夫雀其小者也,黄鹄因是以[5]。游乎江海,淹乎大沼,俯噣鳝鲤,仰啮菱衡[6],奋其六翮[7],而凌清风,飘摇乎高翔,自以为无患,与人无争也;不知夫射者方将修其碆卢[8],治其矰缴[9],将加己乎百仞之上。被磻[10],引微缴,折清风而抎矣[11]。故昼游乎江河,夕调乎鼎鼐[12]。
 
夫黄鹄其小者也,蔡灵侯之事因是以。南游乎高陂,北陵乎巫山,饮茹溪流,食湘波之鱼。左抱幼妾,右拥嬖女,与之驰骋乎高蔡之中,而不以国家为事;不知夫子发方受命乎灵王,系己以朱丝而见之也。
 
蔡灵侯之事其小者也,君王之事因是以。左州侯,右夏侯,辇从鄢陵君与寿陵君[13],饭封禄之粟,而载方府之金,与之驰骋乎云梦之中,而不以天下国家为事;而不知夫穰侯方受命乎秦王,填黾塞之内,而投己乎黾塞之外[14]。到陈国,想起了忠心的庄辛,就招他来到陈国,庄辛为使顷襄王悔悟,就对他进行了一番劝谏。本文写的就是庄辛与顷襄王的谈话,其核心是讨论幸臣给国家带来的危害。
 
【注释】
 
[1]饴(yí):用米麦制成的糖浆。
 
[2]仞:古时的计量单位,以七尺或八尺为一仞。
 
[3]噣:通“啄”。
 
[4]招:目标。
 
[5]黄鹄(hú):天鹅。
 
[6]啮(niè):咬。衡:通“荇”,水草。
 
[7]翮(hé):泛指鸟的翅膀。
 
[8]碆(bō):古代射鸟用的拴在丝绳上的石箭镞。卢:黑色的弓。
 
[9]矰(zēnɡ):古代用来射鸟的拴着丝绳的短箭。
 
[10](jiān):锐利。磻:通“碆”。
 
[11]抎:通“陨”,落下。
 
[12]鼐(nài):大鼎。
 
[13]辇:原指古代用人拉着走的车子,后多指天子或王室坐的车子。
 
[14]黾(ménɡ)塞:古关塞名,即今河南信阳西南的平靖关。
 
【翻译】
 
我听到过这样的俗话:“见到野兔再回头呼唤猎狗,还不算晚;丢了羊再去修补羊圈,还不算迟。”我还听说,从前商汤和周武王只凭借百里大的地方兴盛起来,夏桀、商纣虽然拥有整个天下,最后却沦于灭亡。现在楚国地盘虽然小了,但是截长补短,还有数千里,岂只有百里大?
 
大王难道没有看见过蜻蜓吗?它有六只脚、四个翅膀,在天地间自由飞翔,低头捉取蚊、虻一类的飞虫吃,抬头吮吸着甘甜的露水,自以为不会有什么灾祸,和谁也没有争端;哪知那五尺高的小孩子,正在将糖浆涂在丝网上,要把自己从四仞高的空中粘下来,而落地后就会成为蝼蚁的食物。
 
蜻蜓还算小的,黄雀也是这样呀。它俯身啄食白米粒,飞上茂密的树枝栖息,振翅奋飞,自以为不会有什么灾祸,和谁也没有争端;哪知那些公子王孙左手拿着弹弓,右手握着弹丸,正要从十仞高的天空中射杀自己,以这样的小鸟作为他们弹射的目标。它白天还在茂密的树枝间玩耍,晚上就被用酱醋烹调了,顷刻之间,便落入公子王孙之手。
 
黄雀还算是小的,天鹅也是如此啊。它在江海间翱游,在湖沼间栖息,低头啄食鳝鱼、鲤鱼,仰头嚼着菱叶和荇菜,振起翅膀,驾着清风,在高空中翱翔,自以为不会有什么灾祸,和谁也没有争端;哪知猎人正在修理弓箭,整理系箭的丝绳,要从百仞的高空中射杀自己。它带着锐利的箭头,拖着细细的丝绳,从清风中栽落下来。它白天还在江湖中遨游,晚上却已被煮在锅里。 
 
天鹅还算是小的,蔡灵侯的事也是如此啊。他南游高坡,北登巫山,在茹溪饮马,在湘江食鱼,左手抱着年轻的妃子,右手搂着心爱的美人,和她们一同驱车驰骋在高蔡的路上,而不把国家大事放在心头;他哪里知道楚将子发正在接受楚王下达的命令,要用红绳子将自己绑起来去见楚王呢。
 
蔡灵侯的事还算是小的,大王的事也是如此啊。大王身左有州侯,身右有夏侯,辇车后跟随的是鄢陵君和寿陵君,吃着由封邑供给的粮食,车上载着国库里的金银,与这些人在云梦泽中纵马驰骋,而不把天下国家的大事放在心上;大王哪里知道穰侯刚刚接受了秦王的命令,陈兵在楚国黾塞以内,要把自己赶到黾塞之外去啊。 
 
【解读】
 
以物喻人、由小及大、层层推进是本文的一大特色。这篇文章本意是劝诫君王不要宠幸小人,但是它没有直截了当地论说幸臣的坏处,而是列举了蜻蜓、黄雀、黄鹄、蔡灵侯不知道居安思危以致遭受祸殃的事例,借以说明幸臣的危害性。此文以理服人,以情动人,通篇都是劝勉之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