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斶说齐王

出自:《战国策》
【题解】
 
齐王对士人颜斶出语轻慢,颜斶反唇相讥;齐王以荣华富贵邀请他来辅佐,颜斶以不愿为名利所浸淫而拒绝。一篇之中,极见士人清高风范。
 
【原文】
 
齐宣王见颜斶,曰[1]:“斶前!”斶亦曰:“王前!”宣王不说。左右曰:“王,人君也;斶,人臣也,王曰‘斶前’,斶亦曰‘王前’,可乎?”斶对曰:“夫斶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与使斶为慕势,不如使王为趋士。”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王曰:“有说乎?”斶曰:“有。昔者秦攻齐,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2],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由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
 
宣王曰:“嗟乎,君子焉可侮哉?寡人自取病耳[3]!愿请受为弟子。且颜先生与寡人游,食必太牢[4],出必乘车,妻子衣服丽都。”颜斶辞去,曰:“夫玉生于山,制则破焉,非弗宝贵矣,然太璞不完。士生乎鄙野,推选则禄焉,非不尊遂也[5],然而形神不全。斶愿得归,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净贞正以自虞。”则再拜而辞去。
 
君子曰:“斶知足矣,归真反璞,则终身不辱。”
 
【注释】
 
[1]颜斶(chù):齐国隐士。
 
[2]柳下季:即展禽,又称柳下惠,鲁国的贤士。
 
[3]病:羞辱。
 
[4]太牢:古代帝王、诸侯祭祀社稷时,牛、羊、豕三牲齐备称太牢。
 
[5]尊遂:尊贵显达。
 
【翻译】
 
齐宣王召见颜斶,宣王说:“颜斶,到近前来!”颜斶也说:“大王,到近前来!”宣王听了很不高兴。左右的人责备颜斶说:“王是君主,颜斶是臣子,君王说‘颜斶,到近前来’,你也跟着说‘大王,到近前来’,这像话吗?”颜斶回答说:“我主动上前是贪慕权势,大王主动上前则是礼贤下士。与其使我成为贪慕权势的顺臣,不如让大王成为礼贤下士的明主。”宣王听后勃然变色说:“是君王尊贵,还是士尊贵?”颜斶回答说:“士尊贵,君王不尊贵。”宣王又问:“有什么根据吗?”颜斶答道:“有。昔日秦国攻打齐国,曾下过一道命令,说:‘有胆敢去柳下季墓地五十步之内的地方砍柴采木的人,一律死罪不赦!’还有一道命令说:‘有能得齐王头颅的人,封万户侯,赏黄金两万两!’由此来看,活着的君王的头颅,还不如死去的士人的坟头珍贵。”
 
宣王说:“唉,对君子怎么可以侮辱呢?我这是自取其辱呀!希望先生接受我做弟子。只要先生与我交游,吃的必然是肉食,出门必定是乘车马,妻子儿女穿戴华丽。”颜斶谢绝而离去,临走之前说:“玉石生在山上,加工后就破坏了它,不是说加工了就不珍贵了,是失去了璞玉原有的完整;士人生长在山野,经过推举选拔就能吃上俸禄,地位并不是不尊贵,只是形体和精神却不如原来完整了。颜斶情愿回去,晚一点吃饭,可以抵得上吃肉;信步缓行,可以抵得上乘车;不犯罪就是地位尊贵,保持清净的生活和纯正的节操,以此来使自己得到快乐。”说罢,向着宣王拜了两拜,告辞而去。
 
君子说:“像颜斶这样的人是知道满足的,归于自然,返于纯朴,终身安乐,不受羞辱。”
 
【解读】
 
颜斶游说齐王时,运用了很多修辞技巧。首段中齐王以势利笼络颜斶,并非真的虚心请教,所以颜斶以逆折之语直对,言辞高傲,势险节短。为支持“士贵耳,王者不贵”的观点,引用秦王敬重士人柳下季而轻视齐王的事迹,反衬士人的可贵,语言生动而富于说服力。次段以天然美玉经工人雕琢而质变形破的譬喻,表达了自己不愿为世俗名利所污染的志趣。文末辞谢齐王利禄之语,语气平缓而态度坚决,尽显士人宽厚儒雅的气度和坚定的节操。“晚食当肉”、“安步当车”后来成为成语,用来形容不热衷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