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竹楼记

出自:王禹偁
【题解】
 
王禹偁是宋初名臣,他敢于直谏言事,仕途较为坎坷。宋真宗咸平元年(998),他被贬为黄州刺史。他在黄州修建了两座竹楼,楼成后写作此文。文章主要记了竹楼的景致,自己登楼玩赏时的种种乐趣,表现了自己在谪居中寓情山水、豁达自适、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
 
【原文】
 
黄冈之地多竹[1],大者如椽,竹工破之,刳去其节[2],用代陶瓦,比屋皆然,以其价廉而工省也。
 
子城西北隅,雉堞圮毁[3],蓁莽荒秽。因作小楼二间,与月波楼通。远吞山光,平挹江濑[4],幽阒辽敻[5],不可具状。夏宜急雨,有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宜鼓琴,琴调和畅;宜咏诗,诗韵清绝;宜围棋,子声丁丁然;宜投壶[6],矢声铮铮然。皆竹楼之所助也。
 
公退之暇,被鹤氅衣,戴华阳巾[7],手执《周易》一卷,焚香默坐,消遣世虑。江山之外,第见风帆沙鸟,烟云竹树而已。待其酒力醒,茶烟歇,送夕阳,迎素月,亦谪居之胜概也。
 
彼齐云、落星,高则高矣;井幹、丽谯[8],华则华矣。止于贮妓女,藏歌舞,非骚人之事[9],吾所不取。
 
吾闻竹工云,竹之为瓦,仅十稔[10]。若重覆之,得二十稔。噫!吾以至道乙未岁,自翰林出滁上,丙申移广陵[11],丁酉又入西掖[12],戊戌岁除日,有齐安之命[13],己亥闰三月到郡。四年之间,奔走不暇,未知明年又在何处,岂惧竹楼之易朽乎?后之人与我同志,嗣而葺之[14],庶斯楼之不朽也。
 
【注释】
 
[1]黄冈:地名,在今湖北黄冈县。
 
[2]刳(kū):剖,挖空。
 
[3]雉(zhì)堞(dié):古代城墙上掩护守城人用的矮墙。
 
[4]挹(yì):汲取,舀。江濑(lài):流过沙石的浅水。
 
[5]阒(qù):寂静。敻(xiònɡ):远。
 
[6]投壶:古时的一种游戏,把箭投入壶中,按投中的多少分胜负。
 
[7]华阳巾:道士戴的一种帽子。
 
[8]齐云、落星、井(hán)、丽谯(qiáo):此四者都是有名的华丽楼阁。
 
[9]骚人:诗人。
 
[10]稔(rěn):庄稼成熟。庄稼一年一熟,故古人称一年为一稔。
 
[11]广陵:今江苏扬州。
 
[12]西掖:指中书省。
 
[13]齐安:即黄州,宋朝以黄州为齐安郡,治所在今湖北黄冈。
 
[14]嗣:接续。葺(qì):修缮。
 
【翻译】
 
黄冈地区盛产竹子,大的竹子像椽子那样粗。竹工破开它,削去竹节,用来代替陶瓦。家家户户都用它盖房子,因为它便宜而且省工。
 
黄冈子城西北角的城垛子都塌毁了,野草丛生,荒芜污秽。我清理了那里,盖了两间小竹楼,与月波楼互相连通。登上竹楼,远山的风光尽收眼底,平望出去,能看到江中的浅水流沙。那幽静寂寥、高远空阔的景致,实在无法一一描绘出来。夏天适宜听急雨,雨声有如瀑布之飞流直下;冬天适宜听密雪,雪花坠落发出玉碎之声;适宜抚琴,琴声和畅悠扬;适宜吟诗,诗韵清新绝俗;适宜下棋,棋子落盘有丁丁清响;适宜投壶,箭入壶中铮铮动听。这些美妙的声音,都是因为竹楼才得以听到。
 
公事办完后的闲暇时间里,披着鹤氅衣,戴着华阳巾,手持一卷《周易》,焚香默坐,驱散尘世中的种种杂念。除了水色山光之外,只见到风帆沙鸟、烟云竹树罢了。等到酒意退去,煮茶的烟火熄灭,便送走夕阳,迎来皓月,这正是谪居生活的快乐之处啊。
 
那齐云楼、落星楼,高是很高了;井幹楼、丽谯楼,华丽是很华丽了。但它们只不过是用来贮藏妓女和能歌善舞的人罢了,这不是诗人应做的事,是我所不屑去做的。
 
我听竹工说,竹子做屋瓦,只能用十年,如果覆盖两层竹瓦,可以支持二十年。唉!我在至道乙未那一年,由翰林学士而贬到滁州,丙申年又调到扬州,丁酉年又到中书省任职,戊戌年的除夕,奉命调到齐安,己亥年闰三月才到了齐安郡城。四年之中,奔走不停,还不知道明年又在何处,难道还会怕竹楼容易朽坏吗?希望后来的人跟我志趣相同,能继我之后接着修整它。或许这座竹楼就永远不会朽坏了吧!
 
【解读】
 
本篇重在写景、叙事,并于其中表达作者的生活情趣。王禹偁的景物描写堪称一绝,他所写的竹楼及周围景色,有清远拔俗的意境,它忽而高远,忽而清幽,变幻起伏之间,囊括全景。此外,作者在景致描写的基础上,微微掺杂自己的感受,“夏宜急雨”一句,是作者将竹楼之景投映到周围环境中所得的感念,只不过这一感念由视觉转为听觉,使得竹楼既有景色美,又有音韵美,这是通感的写法。吴楚材、吴调侯评价此文说:“冷淡萧疏,无意于安排措置,而自得之于景象之外。……起结摇曳生情,更觉蕴藉。”
 
本文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多用四言句。四言句是一种短句结构,有冲淡萧散的特点,对于表现清明超脱的情调帮助很大。这种形式又跟本篇里所写的清幽景色、闲适生活相搭配,二者相互映衬,使文章富有形式美和内容美,从而烘托出了本文的意境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