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集序

出自:王羲之
【题解】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当时的一些名士如王羲之、谢安、孙绰、王献之等人,在浙江会稽的兰亭举行了一次盛大的诗酒聚会。参加这次聚会的共有四十一人,他们在溪水旁饮酒赋诗,后来他们把这些诗歌汇编成集,取名为《兰亭集》。本文是王羲之为《兰亭集》所写的序,他在文中描绘了这次聚会的盛况,同时也表达了对人生无常、生命短促的感慨。
 
【原文】
 
永和九年[1],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2],修禊事也[3]。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4],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5]。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6],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7],齐彭殇为妄作[8]。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注释】
 
[1]永和:东晋穆帝年号(345~356)。
 
[2]会(kuài)稽(jī):郡名,郡治设在今浙江绍兴。
 
[3]修禊(xì):古代春秋两季在水边举行的清除不祥的祭礼。
 
[4]流觞(shānɡ):修禊时的一种活动,是将酒杯放在曲水之上,任其漂流,漂到谁面前谁就要饮酒。曲水:曲折回环的溪水。
 
[5]惠风:和风。
 
[6]契:古人作交易时的凭证,分为两半,双方各持其一。
 
[7]一死生:庄子认为死犹如太阳朝升暮落一样自然,所以生不足喜,死不足哀。
 
[8]彭:彭祖,传说中长寿的人,相传他活了八百岁。殇(shānɡ):夭折的人。
 
【翻译】
 
永和九年是癸丑年,暮春之初,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集会,举行禊饮活动。各路贤者才子都来了,老老少少会聚一堂。这里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澈湍急的溪流辉映环绕在左右,我们就将溪水引来以为曲水流觞。大家依次在曲水旁落坐,虽然没有丝竹管弦齐奏的盛大场面,但一边饮酒一边赋诗,也足以畅谈倾吐心中的高雅情怀。这一天,天气晴朗,空气清新,和煦的春风舒缓地吹来,抬起头能看到宇宙的浩浩无垠,俯下身能细察万物的繁荣旺盛,于是放眼观赏,舒展胸怀,这就足以极尽耳目视听的欢娱,真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说起人与人的相处,低头与抬头之间,便已过了一世。有的人把自己的心中之事倾吐出来,与朋友在小屋里亲切交谈;有的人则把自己的志趣寄托在外物之上,放任自适,快然自得。虽然他们追求的和舍弃的东西千差万别,性格的喜静好动也各不相同,但当遇到让人高兴的事情,暂时地称心如意,就会十分快乐并且感到自足,有时竟忘记了衰老将要到来。等到厌倦了所追求的东西,感情随着事物的变迁而变化,感慨便自然而然地从心中流出,与事情关联在一起。以往所为之快乐欣喜的事物,转眼间都变成了前尘故迹,对此心中还不能不有所感慨和触动;更何况人一生的长短只是顺从于造化,终究要归于结束呢?古人说:“死生也是件大事情啊。”这怎么能不让人痛心呢?
 
每当看到前人所以感慨的缘由,和自己的感想竟然像符契一样相合,总难免要在前人的文章面前叹息感伤,心里还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本来就知道把死生视为等同是虚妄的,把长寿的彭祖与夭折的少年看作一样是荒谬的。后人看待今人,也就像今人看待前人一样啊,这真是令人悲伤啊!我因此记下了到会者的姓名,抄录了他们所作的诗篇,虽然时代不同,世事有别,然而引发感慨的缘由大都相同。后世看到这些诗篇的人,也将会有所感慨吧。
 
【解读】
 
本篇的写法是借景抒情。“永和九年,……信可乐也”一段写兰亭周围的景色以及此次宴会的情形,这段描写疏朗跌宕,就像空濛的云气驰骋在纸上一般。后两段写自己的感慨,“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这是乐极生悲,也是旷达洒脱,寄托了作者对生命意义的关怀。
 
【文史知识】
 
魏晋风度
 
魏晋是一个动乱的年代,也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它是中国政治最混乱、社会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魏晋门阀士夫阶层社会生存处境极为险恶,长期的战乱、离愁,太轻易的生离死别、妻离子散让他们感到生命的短暂和可贵。所以当他们意识到生命的长度不可以增加时,他们只能选择拓展生命的宽度。士人们在生活上、人格上都追求自然主义和个性主义,追求与自然的和谐相融,所以能够发现大自然最真实、最亲切的美,领悟到深入化境、浓酣忘我的趣味。
 
魏晋士人风流潇洒、不滞于物、不拘礼节。他们多独立特行,在文学艺术上创造了不可企及的成就。书圣王羲之的书法万字不同,点画自如,如天马行空,一片神机;画家顾恺之有三绝:画绝,才绝,痴绝;诗人陶渊明的纯厚天真和富有侠情,都是后人所不能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