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海陵县主薄许君墓志铭

出自:王安石
【题解】
 
这篇文章是王安石为泰州海陵主簿许平写的一篇墓志铭。许平有才略却不得施展,王安石对他的大材小用表示惋惜,而且还对许平的年龄、埋葬地点以及家庭情况进行了介绍。此文表达了作者对选才不公的质疑。
 
【原文】
 
君讳平,字秉之,姓许氏。余尝谱其世家,所谓今泰州海陵县主簿者也[1]。君既与兄元相友爱称天下[2],而自少卓荦不羁[3],善辩说,与其兄俱以智略为当世大人所器。宝元时[4],朝廷开方略之选,以招天下异能之士,而陕西大帅范文正公、郑文肃公争以君所为书以荐[5],于是得召试,为太庙斋郎[6],已而选泰州海陵县主簿。
 
贵人多荐君有大才,可试以事,不宜弃之州县。君亦尝慨然自许,欲有所为。然终不得一用其智能以卒。噫!其可哀也已。
 
士固有离世异俗,独行其意,骂讥、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无众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龃龉固宜[7]。若夫智谋功名之士,窥时俯仰,以赴势利之会,而辄不遇者,乃亦不可胜数。辩足以移万物,而穷于用说之时;谋足以夺三军,而辱于右武之国[8],此又何说哉?嗟乎!彼有所待而不悔者,其知之矣。
 
君年五十九,以嘉祐某年某月某甲子[9],葬真州之杨子县甘露乡某所之原[10]。夫人李氏。子男瑰,不仕;璋,真州司户参军[11];琦,太庙斋郎;琳,进士。女子五人,已嫁二人,进士周奉先、泰州泰兴令陶舜元。
 
铭曰:有拔而起之,莫挤而止之。呜呼许君!而已于斯,谁或使之?
 
【注释】
 
[1]主簿:掌管文书簿籍的官员。
 
[2]元:许元,许平的哥哥。
 
[3]卓荦(luò):卓越,突出。
 
[4]宝元:宋仁宗年号。
 
[5]范文正公:即范仲淹,文正是他的谥号。郑文肃公:即郑戬,文肃是他的谥号。
 
[6]太庙斋郎:掌管宗庙诸陵荐享事宜的官员。
 
[7]龃(jǔ)龉(yǔ):上下齿不相合,指不合时宜。
 
[8]右:崇尚。
 
[9]嘉祐:宋仁宗年号。
 
[10]真州:州名,治所在杨子县(今江苏仪征)。
 
[11]司户参军:掌管户籍的官员。
 
【翻译】
 
先生名平,字秉之,姓许。我曾经为他家编过家谱,他就是现今泰州海陵县的主簿。许先生和他的兄长许元互相友爱而被天下人所称颂,而且先生从小卓越出众,豪放不羁,善于辩说,和他的兄长都以智略出众而为当世的大人物所器重。宝元年间,朝廷开设方略科,以此招收天下有特殊才能的人。陕西大帅范文正公以及郑文肃公争着拿先生的著作去推荐,于是先生得以被召往参加考试。后来先生做了太庙太郎,而后又被选任为泰州海陵县主簿。
 
地位尊贵的人很多都举荐说先生有大才,可以用一些事务来试用他,不应该将他遗弃在州县。先生也常常慷慨地自我期许,想要有所作为,然而最终也没能让自己的才智为朝廷所用,就这样去世了。唉!这真让人悲哀呀!
 
士人中固然有偏离世俗,我行我素,受到咒骂、讥讽、嘲笑、侮辱和困厄而不后悔的人,他们全无一般人对于现世的欲望和要求,只是对后世的人有所期待。他们的不合时宜也是很正常的。而那些长于智谋,希望取得功名的士人,窥察时机,左右周旋以求得到权势利禄,然而总是不得志,这样的人也是数不胜数的。雄辩足以说动万物,而有些人在需要雄辩的时代却遭受困厄;有些人谋略足以镇服三军,却辱没在崇尚武力的国家,这种现象又该怎样解释呢?唉!先生是有所期待、遭穷困而不悔恨的人,大概懂得这个道理吧。
 
先生终年五十九岁,于嘉祐某年某月某甲子日葬在真州杨子县甘露乡某处的墓地。夫人姓李。儿子许瑰,没有官职;许璋,是真州司户的参军;许琦,是太庙斋郎;许琳,是进士。有女儿五人,有两个已经出嫁了。女婿分别是进士周奉先和泰州泰兴县县令陶舜元。
 
铭文说:“有提拔举用您的人,没有人排挤阻拦您。唉!许先生,最终落到这种地步,是谁使你这样的呢?”
 
【解读】
 
本篇分为五段。前两段直抒胸臆,直接表达自己对许平怀才不遇的惋惜和同情。第三段将特立独行的人和“智谋功名之士”对比,做铺垫之用,目的是衬托许平这位特立独行之士的高尚节操。第四段对许平的年岁、家庭状况和埋葬地点进行描述,是“志”的内容。末段对许平一生不遇的遭遇表示惋惜,是“铭”的内容。此文起手叙事,以后痛写淋漓,充满无限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