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益州画像记

出自:苏洵
【题解】
 
张益州,即张方平,字道安。宋仁宗时,他曾成功地治理了益州(今四川成都)的混乱局面,当地百姓感念他的恩德,要为他画像并供于庙内。本文便是作者为这件事所写的记文。
 
【原文】
 
至和元年秋[1],蜀人传言有寇至边。边军夜呼,野无居人。妖言流闻,京师震惊。方命择帅,天子曰:“毋养乱,毋助变。众言朋兴,朕志自定。外乱不作,变且中起。既不可以文令,又不可以武竞,惟朕一二大吏。孰为能处兹文武之间,其命往抚朕师。”乃推曰:“张公方平其人[2]。”天子曰:“然。”公以亲辞,不可,遂行。冬十一月,至蜀。至之日,归屯军,撤守备。使谓郡县:“寇来在吾,无尔劳苦。”明年正月朔旦,蜀人相庆如他日,遂以无事。又明年正月,相告留公像于净众寺。公不能禁。
 
眉阳苏洵言于众曰:“未乱易治也,既乱易治也。有乱之萌,无乱之形,是谓将乱。将乱难治。不可以有乱急,亦不可以无乱弛。惟是元年之秋,如器之攲[3],未坠于地。惟尔张公,安坐于其旁,颜色不变,徐起而正之。既正,油然而退,无矜容。为天子牧小民不倦,惟尔张公。尔繄以生,惟尔父母。且公尝为我言:‘民无常性,惟上所待。人皆曰蜀人多变,于是待之以待盗贼之意,而绳之以绳盗贼之法。重足屏息之民,而以砧斧令[4][5],于是民始忍以其父母妻子之所仰赖之身,而弃之于盗贼,故每每大乱。夫约之以礼,驱之以法,惟蜀人为易。至于急之而生变,虽齐、鲁亦然。吾以齐、鲁待蜀人,而蜀人亦自以齐、鲁之人待其身。若夫肆意于法律之外,以威劫齐民,吾不忍为也。’呜呼!爱蜀人之深,待蜀人之厚,自公而前,吾未始见也。”皆再拜稽首曰:“然。”
 
苏洵又曰:“公之恩在尔心,尔死,在尔子孙。其功业在史官,无以像为也。且公意不欲。如何?”皆曰:“公则何事于斯?虽然,于我心有不释焉。今夫平居闻一善,必问其人之姓名与其邻里之所在,以至于其长短、小大、美恶之状,甚者或诘其平生所嗜好,以想见其为人。而史官亦书之于其传,意使天下之人,思之于心,则存之于目。存之于目,故其思之于心也固。由此观之,像亦不为无助。”苏洵无以诘,遂为之记。
 
公南京人,为人慷慨有大节,以度量雄天下。天下有大事,公可属[6]。系之以诗曰:天子在祚[7],岁在甲午。西人传言[8],有寇在垣。庭有武臣,谋夫如云。天子曰嘻,命我张公。公来自东,旗纛舒舒[9]。西人聚观,于巷于涂。谓公暨暨[10],公来于于[11]。公谓西人:“安尔室家,无敢或讹。讹言不祥,往即尔常。春尔条桑,秋尔涤场。”西人稽首,公我父兄。公在西囿,草木骈骈[12]。公宴其僚,伐鼓渊渊。西人来观,祝公万年。有女娟娟[13],闺闼闲闲[14]。有童哇哇,亦既能言。昔公未来,期汝弃捐。禾麻芃芃[15],仓庾崇崇。嗟我妇子,乐此岁丰。公在朝廷,天子股肱。天子曰归,公敢不承?作堂严严,有庑有庭[16]。公像在中,朝服冠缨。西人相告,无敢逸荒。公归京师,公像在堂。
 
【注释】
 
[1]至和:宋仁宗年号。
 
[2]张公:即张方平,字道安,官至太子太保。
 
[3]攲(qī):倾斜。
 
[4]繄(yī):这,指代张方平的措施。
 
[5]砧斧:砧板和刀斧,古时的刑具。
 
[6]属:同“嘱”。
 
[7]祚(zuò):指皇位。
 
[8]西人:指蜀人。
 
[9]纛(dào):古时军队或仪仗队的大旗。
 
[10]暨暨(jì):果敢坚决的样子。
 
[11]于于:行动舒缓自得的样子。
 
[12]骈骈(pián):茂盛的样子。
 
[13]娟娟(juān):秀美的样子。
 
[14]闺闼(tà):闺房。
 
[15]芃芃(pénɡ):草木茂美的样子。
 
[16]庑(wǔ):堂下周围的廊屋。
 
【翻译】
 
至和元年秋,蜀人传言有敌寇来到了边境。戍边的军队夜里惊呼,城外也没人敢居住了。谣言流传开来,京师震动。正准备命令选派将帅前去征讨的时候,天子说:“不要使祸乱酿成,也不要助使变故发生!尽管各种谣言传闻蜂起,但朕自有主张。外患不足畏惧,只怕内乱要从中兴起。这件事既不能用文教的方式去感召他们,也不能用武力同他们较量,只需要我的一二个大臣去妥善处理。谁可于文于武都能妥善处理,我就派谁前往安抚我的军队。”于是大家推荐说:“张公方平就是这样的人。”天子说:“好吧。”张公以要奉养亲人为由推辞,但天子没有准奏,于是就出发了。这年冬天十一月,他到了蜀地。到的那天,就撤回驻扎的军队,解除了边境的守备,并派人谕告各郡县说:“敌寇来了,责任全在我,用不着劳累你们。”第二年的正月初一,蜀地的百姓互相庆贺新年,就像往常一样,也没有发生什么乱子。第三年正月,大家商定,要把张公的画像留在净众寺里,张公没法禁止。
 
眉阳人苏洵对人们说:“没有发生变乱的时候是容易治理的,已经发生变乱的时候也是容易治理的,但有变乱的迹象,而还没有形成规模,这是所谓的将乱。将乱难治啊!既不能像发生变乱时那样急于治理,也不能像清平无事时那样疏于治理。至和元年秋天的局势,就好像器物已经倾斜但还没有倒在地上。只有你们的张公,安坐在它的旁边,泰然自若,慢慢地将它扶正。扶正之后,又从容地退了下去,丝毫没有炫耀的神情。帮助天子治理百姓而孜孜不倦的,只有你们的张公。你们全靠他的庇护才得以繁衍生息,他就是你们的父母。而且张公曾经对我说过:‘百姓没有一成不变的秉性,只是要看上边如何对待他们。人们都说蜀地的人善变,对待他们时常怀着对待盗贼的心思,用处置盗贼的法令来处置他们。对于本来已经小心翼翼的百姓,却用严厉的刑法去管理。于是百姓才忍心拿他们父母妻子所仰赖的身体去投靠盗贼,所以才经常有大的混乱发生。如果用礼教来约束他们,用法令来驱使他们,治理蜀人却是很容易的。至于操之过急、逼迫过甚而使他们发生变乱,即使是在礼乐之乡的齐地、鲁地也会这样。我用对待齐鲁百姓的办法来对待蜀人,而蜀人自然会用齐地、鲁地人的标准来约束自己。超出法度之外的肆意妄为,用权势威逼百姓,是我不忍心做的啊!’唉!爱护蜀人的深厚,对待蜀人的宽仁,在张公以前,我还没有见过。”大家听了,都再拜叩首说:“是这样的啊。”
 
苏洵又说:“张公的恩德在你们的心中,你们死了,就在你们子孙的心中。他的功业将由史官记载下来,无须用什么画像了。况且张公自己也不愿意你们这样做。怎么办呢?”大家都说:“张公本来不在乎画像。虽然这样,我们心里却实感不安。现在就是平常日子里听到别人做了一件好事,都一定要问那人的姓名和他所住的地方,以至于连他的身材高矮,年岁大小,容貌美丑都想知道,甚至有的人还要问他的生平和嗜好,以此来想见他的为人。而史官也会为他写下传略,把这些记载在其中,想让天下的人心里记着他,眼睛看到他。眼睛里留着他的容貌,就会在心中铭记很久。如此看来,画像也不是没有用的。”苏洵无以反驳,于是替他们写了这篇画像记。
 
张公是南京人,为人慷慨而有高尚的节操,以度量宏阔而闻名于天下。国家遇到大事,张公是可以委托的。我在文章末尾用一首诗来记述他的事迹:天子端居皇位,事发甲午那年。蜀人传来谣言,有敌寇进犯边境。朝有文臣武将,谋士多如流云。天子听从众意,命我张公往蜀。张公自东而来,旌旗迎风舒展。蜀人聚集观看,大街小巷站满。都说张公果敢,又能镇静从容。张公告知蜀人:“妥善安顿家室,不要听信谣言。谣言常不吉祥,你们要和往常一样。春天种养桑树,秋天清扫谷场。”蜀人连连叩头,视张公为父兄。张公来到园林,园林草木茂盛。张公宴请同僚,击鼓咚咚作响。蜀人前来看望,祝公万寿无疆。今日蜀女靓丽,闲居闺阁之中。又有婴儿咿呀,如今也能说话。当初张公未到,本想抛弃他们。如今庄稼丰茂,粮仓高高立起。蜀地妇女儿童,都因丰年欢乐。张公昔在朝野,是为天子股肱。天子召他回去,他又怎能不从?兴建庄严大殿,有廊还有庭院。张公画像其间,朝服冠带整齐。蜀人互相劝勉,不再懒惰放荡。张公回到京城,画像永留大堂。
 
【解读】
 
此文分为四段,前两段叙事,后两段议论。叙事时古劲,议论时斡旋回护,充满变化。首段“蜀人传言”三句为文章营造了紧张气氛,接着文章从正面表现了张方平的胆识过人,转而对张的事迹进行评价。二、三段以问答的形式表现百姓对张的感激。末段作者以诗歌形式作结,称颂张的为人和气。此文词气严重,法度谨严,前后都是一篇气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