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江楼记

出自:宋濂
【题解】
 
阅江楼位于金陵城西北的狮子山,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为游览山水而修建的一处高楼。这篇文章是宋濂接受朱元璋的旨意而写下的一篇记文。在文中,宋濂写阅江楼的胜景,其意在于点缀盛世,为明朝歌功颂德。同时,宋濂还希望帝王能安抚内外、体恤民生,融入了忠君忧民的思想,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文】
 
金陵为帝王之州[1]。自六朝迄于南唐[2],类皆偏据一方,无以应山川之王气。逮我皇帝定鼎于兹[3],始足以当之。由是声教所暨[4],罔间朔南[5],存神穆清,与天同体,虽一豫一游,亦可为天下后世法。
 
京城之西北有狮子山,自卢龙蜿蜒而来[6]。长江如虹贯,蟠绕其下。上以其地雄胜,诏建楼于巅,与民同游观之乐,遂锡嘉名为“阅江”云[7]。
 
登览之顷,万象森列,千载之秘,一旦轩露。岂非天造地设,以俟夫一统之君,而开千万世之伟观者欤?当风日清美,法驾幸临[8],升其崇椒[9],凭阑遥瞩,必悠然而动遐思。见江汉之朝宗,诸侯之述职,城池之高深,关阨之严固[10],必曰:“此朕栉风沐雨、战胜攻取之所致也[11]。中夏之广,益思有以保之。”见波涛之浩荡,风帆之上下,番舶接迹而来庭,蛮琛联肩而入贡[12],必曰:“此朕德绥威服,覃及内外之所及也[13]。四陲之远,益思有以柔之。”见两岸之间、四郊之上,耕人有炙肤皲足之烦[14],农女有捋桑行馌之勤[15],必曰:“此朕拔诸水火,而登于衽席者也[16]。万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触类而思,不一而足。臣知斯楼之建,皇上所以发舒精神,因物兴感,无不寓其致治之思,奚止阅夫长江而已哉!
 
彼临春、结绮,非不华矣;齐云、落星[17],非不高矣。不过乐管弦之淫响,藏燕、赵之艳姬,不旋踵间而感慨系之[18],臣不知其为何说也。虽然,长江发源岷山,委蛇七千余里而入海,白涌碧翻。六朝之时,往往倚之为天堑。今则南北一家,视为安流,无所事乎战争矣。然则果谁之力欤?逢掖之士,有登斯楼而阅斯江者,当思圣德如天,荡荡难名,与神禹疏凿之功同一罔极。忠君报上之心,其有不油然而兴耶?[19]
 
臣不敏,奉旨撰记。欲上推宵旰图治之功者[20],勒诸贞珉[21]。他若留连光景之辞,皆略而不陈,惧亵也。
 
【注释】
 
[1]金陵:今江苏南京。
 
[2]六朝:即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皆建都于今江苏南京。迄(qì):直至。
 
[3]定鼎:传说禹铸九鼎以象征天下九州之土,古代以鼎为传国之宝,置于国都,所以称建都为“定鼎”。
 
[4]暨(jì):及,到。
 
[5]罔(wǎnɡ):无,没有。
 
[6]卢龙:卢龙山,在今江苏江宁县西。
 
[7]锡:赐。
 
[8]法驾:天子的车驾。
 
[9]椒:山颠。
 
[10]阨(è):险要的地方。
 
[11]栉(zhì)风沐雨:以风梳头,以雨洗发,形容不避风雨,奔波劳碌。
 
[12]琛(chēn):珠宝等贡物。
 
[13]覃(tán):延。
 
[14]皲(jūn):手足的皮肤冻裂。
 
[15](yè):给在田里耕种的人送饭。
 
[16]衽(rèn):床席。
 
[17]齐云、落星:与上面的临春、结绮都是有名的华丽楼阁。
 
[18]旋踵:掉转脚跟,比喻时间极短。
 
[19]逢掖:古代读书人所穿的一种宽大袖子的衣服。
 
[20]宵旰(ɡàn):宵衣旰食,即天不亮就穿衣起床,天晚了才吃饭歇息。
 
[21]珉(mín):像玉的石头。
 
【翻译】
 
金陵是帝王的住处。从六朝到南唐,在这里定都的君主大抵都是偏安一方,不能够应合这里山川间蕴含的帝王之气。到了我朝皇帝定都于此,才足以与这王气相称。从此声威和教化到达的地方,不分南北,神明前来定居,气象淳和清明,与天地融为一体;即使是一次游赏一次娱乐,也足以为天下后世所效法。
 
京城的西北有座狮子山,从卢龙山弯弯曲曲地延伸过来,长江如虹霓一样在它下面盘曲环绕。皇上因为这个地方雄伟壮丽,下令在山顶建起高楼,同百姓一道享受游览江山的乐趣。于是赐给了它一个美妙的名字,叫做“阅江楼”。
 
登临游览的那一瞬间,万千景象便依次地罗列开来,金陵上千年来被称为帝王之洲的奥秘,豁然显露了出来。这难道不是天造地设,来等待一统天下的君主,届时展示千秋万代的雄伟景观吗?每当风和日丽的时候,天子的车驾亲临此地,他登上这高高的山顶,倚着栏杆向远方眺望,一定会悠然心动而引发遐想。看到江汉之水向东流入大海,万国诸侯来此述职,看到城池的高深,关塞的牢固,一定会说:“这都是我顶风冒雨,战胜攻取才得到的啊。中华大地如此广阔,更感到要想办法去保全它。”看到波涛浩浩荡荡,风帆上下往来,番邦的船只接连不断地前来朝见,蛮族的珍宝络绎不绝地贡入京师,一定会说:“这是我用恩德安抚,用威严震慑,恩泽遍及四海内外才达到的啊。如今四方的边境如此遥远,更感到要想办法去以怀柔的方式笼络那里的人们。”看到长江两岸,京师四郊的原野之上,种田的人有烈日炙烤皮肤、寒风皲裂手脚的劳苦;农家妇女有采摘桑叶、给田里人送饭的辛勤,一定会说:“这是我把他们从水火中拯救出来,安置在床席上的啊。对于天下的百姓,更感到要想办法使他们过上安定的生活。”触及到类似的事情,就会引发联想,不止是在某一两个方面。我知道这座楼的建造,是皇上用来振奋精神,借外物来引起各种各样的感想的,无处不寄寓着他要让天下得到大治的思想,哪里仅仅是为了观赏长江呢?
 
那临春楼、结绮楼,不是不华丽啊;那齐云楼、落星楼,也不是不高峻啊。不过它们不过是用来演奏靡靡之音,藏匿燕、赵的艳丽女子的地方,都是没有多久就成为陈迹,让人们慨叹罢了,我不知道应当怎样来解释这些事情。虽然如此,那长江发源于岷山,曲曲折折地流经了七千多里才注入大海,白浪汹涌,碧波翻腾,六朝的时候,往往依靠它做天然的壕堑。如今南北一家,它也被看作是平静安宁的水流,没有什么战事上的意义了。那么,这究竟是谁的力量呢?读书人登上这座高楼而去看这江的,他们应当感念皇上的恩德有如苍天一样,广阔浩大而难以形容,可与大禹疏浚江河的功劳相等同,是无穷无尽的。此情此景,忠君报主的心情,怎能不油然而生呢?
 
我为人愚钝,奉了圣旨来撰写这篇记,希望借此列述主上日夜辛勤、励精图治的功业,铭刻在精美的碑石上面。至于那些留连风光景物的辞句,都省略而不再陈说,怕亵渎了主上建造这座楼的本意啊!
 
【解读】
 
本篇文章共分为五段。首段以“金陵为帝王之州”入题,有高屋建瓴的气势。二、三两段由景而生情,作者猜想皇帝登楼远眺,“必悠然而动遐思”:皇帝“见江汉之朝宗”,想到对诸侯的优等;看到有外国船只来临,想到要礼待外臣;看到农民辛勤劳动,想到要善待百姓。这两段描写可谓用心良苦,虽是为了取悦帝王,但想象奇特,不失为轻妙之笔。四、五两段说前人在金陵建造宫殿,多是为了享乐,而阅江楼则是用来登览江山的,借以劝告人们要有一颗忠君报国之心。结语处说明刻石的用意,也就是“记”,即传颂皇帝的功劳。
 
此文记楼,而一起一结,都有气象。而中间又从“阅”字上生出一个“思”字,发出三段议论。体裁宏远,小中见大。
 
此文处处与阅江楼有关合,波澜壮阔,步骤从容,词旨剀切。昔人评价宋濂云:“驾宋轶唐,不愧一代文臣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