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谏猎

出自:司马相如
【题解】
 
这篇文章节选自《汉书·司马相如传》。汉武帝喜欢四处游猎,游猎则难免危险。司马相如见了这种情况,便向武帝上了这篇劝谏之辞。在此文中,司马相如处处为皇帝着想,可谓体贴入微,武帝看过此文后,对相如大加赞赏。
 
【原文】
 
相如从上至长杨猎[1]。是时天子方好自击熊豕,驰逐野兽。相如因上疏谏曰:“臣闻物有同类而殊能者,故力称乌获[2],捷言庆忌[3],勇期贲、育[4]。臣之愚,窃以为人诚有之,兽亦宜然。今陛下好陵阻险,射猛兽,卒然遇逸材之兽[5],骇不存之地,犯属车之清尘,舆不及还辕,人不暇施巧,虽有乌获、逢蒙之技不得用[6],枯木朽株尽为难矣。是胡越起于毂下,而羌夷接轸也[7],岂不殆哉?虽万全而无患,然本非天子之所宜近也。且夫清道而后行,中路而驰,犹时有衔橛之变[8];况乎涉丰草,骋丘墟,前有利兽之乐,而内无存变之意,其为害也不难矣!夫轻万乘之重,不以为安,乐出万有一危之塗以为娱,臣窃为陛下不取。盖明者远见于未萌,而知者避危于无形,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也。故鄙谚曰:‘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此言虽小,可以喻大。臣愿陛下之留意幸察。”
 
【注释】
 
[1]长杨:秦宫殿名,故址在今陕西周至。
 
[2]乌获:战国时的大力士。
 
[3]庆忌:秦秋时吴王僚之子。
 
[4]期:一定。贲、育:战国时的勇士孟贲和夏育。
 
[5]逸材:才能超群。
 
[6]逢蒙:古代善于射箭的人。
 
[7]轸(zhěn):车厢底框。
 
[8]衔:马嚼子。橛(jué):固定车厢底部与车轴之间的木橛。
 
【翻译】
 
司马相如跟随汉武帝到长杨宫打猎。那时天子正喜好亲自射击熊或野猪一类的野兽,常常驱车策马进行追赶,司马相如为此上书规劝说:“臣听说事物有虽然同是一类而功能各不相同的说法,所以同是勇士,谈到力气大要数乌获,谈到敏捷要数庆忌,谈到勇猛则要数孟贲、夏育。以臣下的愚陋之见,私下里觉得人类固然有这种现象,野兽也一样。如今陛下喜好跨越险阻,射猎猛兽,万一突然遇上了凶猛异常的野兽,使它在走投无路的境遇下惊慌起来,猛然前来扑袭皇上的车驾,车辆来不及掉头,身边的武将卫士来不及施展武艺,即使有乌获、逢蒙一样的技艺也派不上用场,再加上枯木朽树都会成为逃避躲闪的障碍。这种情形就好像胡兵越卒突然从车底涌出,羌人夷骑在车后追赶,这难道不是危险的事吗?就算是防护措施周全,万无一失,那些危险的地方也不是天子应该接近的。况且天子外出,即使派人先清理了道路而后行走,在大道上驱驰,尚且有时会发生马咬断嚼子、车子散架的事故;何况涉足在茂密的草丛之中,驰骋在山丘原野之上,眼前有猎杀野兽的乐趣,而心中却没有对发生意外的防备,这样的情况下遭遇危险恐怕是很容易的!放弃天子的尊贵,不顾自己的安全,喜欢在有危险的地方寻欢作乐,我私下以为陛下这样做是不可取的。大凡英明的人都能够在事情尚未萌发之前就有预见,有智慧的人能在危险尚未形成之前便予以避免,灾祸往往隐藏在隐蔽而不易察觉的地方,发生在人们疏忽大意的时候。所以俗话说:‘家中富千金,不坐屋檐下。’此话虽然说的是小事情,却可以用来借喻大的事情。臣希望陛下留意明察这一点。”
 
【解读】
 
本文可分作三节。首节引用古代士人的典故说明“人诚有之,兽亦宜然”的道理。在这里,司马相如指出,遇到“逸材之兽”是很危险的,天子贵为一朝之尊,沉迷打猎无异于涉险。本段中的“卒然”二字,衬托出了语境的紧迫性,并与下文中的“不及”、“不暇”、“不能”这三层否定相对应。本段是以人与兽对举的方式,说明打猎的危险性。
 
次节重在说理,司马相如在此运用了对比的写法,即以驱车清道和和驰骋田猎这两种情况对比,指出田猎的对象一般都凶狠异常,能致使“枯木朽株,尽为难”,而狩猎的环境也大多凶险,若是狩猎者“内无存变之意”,就会遭致不幸。本段的目的是告诫武帝谨防不测,语辞峻险,其势可畏。
 
三节起首是一句警语:“祸固多藏于隐微,而发于人之所忽者。”与后来欧阳修的“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一语意义十分相近,都是告诫人们要时常保持忧患意识。文末以谚语“家累千金,坐不垂堂”作结,耐人寻味,也为文章增添一道余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