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殖列传序

出自:司马迁
【题解】
 
本篇是《货殖列传》的序言。货殖意为通过贸易来生财获利,《货殖列传》是《史记》中叙述经济发展情况的专文。文章指出,追求富裕安乐是人的本性,士、农、工、商的分工是人类社会自然发展的产物。文中举了姜太公治齐的例子,说明致富的要决在于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和加强贸易流通,同时探讨了世风与人民富裕程度的关系。
 
【原文】
 
老子》曰:“至治之极,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俗,乐其业,至老死不相往来。”必用此为务,近世涂民耳目[1],则几无行矣。
 
太史公曰:夫神农以前,吾不知已。至若《诗》、《书》所述虞、夏以来,耳目欲极声色之好,口欲穷刍豢之味[2],身安逸乐,而心夸矜势能之荣,使俗之渐民久矣[3],虽户说以眇论[4],终不能化。故善者因之,其次利道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
 
夫山西饶材、竹、榖、旄、玉石[5],山东多鱼、盐、漆、丝、声色[6],江南出楠、梓、姜、桂、金、锡、连、丹沙、犀、玳瑁、珠玑、齿、革[7],龙门、碣石北多马、牛、羊、旃、裘、筋、角[8],铜、铁则千里往往山出棋置。此其大较也[9]。皆中国人民所喜好,谣俗被服饮食奉生送死之具也。故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此宁有政教发征期会哉?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故物贱之征贵[10],贵之征贱,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
 
《周书》曰:“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11],虞不出则财匮少[12]。”财匮少而山泽不辟矣。此四者,民所衣食之原也。原大则饶,原小则鲜。上则富国,下则富家。贫富之道,莫之夺予,而巧者有余,拙者不足。故太公望封于营丘,地潟卤[13],人民寡,于是太公劝其女功,极技巧,通鱼盐,则人物归之,至而辐凑[14]。故齐冠带衣履天下,海岱之间敛袂而往朝焉[15]。
 
其后齐中衰,管子修之[16],设轻重九府[17],则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而管氏亦有三归,位在陪臣[18],富于列国之君。是以齐富强至于威、宣也[19]。
 
故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礼生于有而废于无。故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适其力。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富者得势益彰,失势则客无所之,以而不乐。谚曰:“千金之子,不死于市。”此非空言也。故曰:“天下熙熙[20],皆为利来;天下壤壤[21],皆为利往。”夫千乘之主、万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22],而况匹夫编户之民乎!
 
【注释】
 
[1](wǎn):通“晚”。
 
[2]刍(chú)豢(huàn):泛指各种牲畜的肉。
 
[3]渐:沾染。
 
[4]眇(miào):通“妙”,精微,奥妙。
 
[5]山西:太行山以西。榖(ɡǔ):楮木。(lù):野麻。旄(máo):旄牛尾。
 
[6]山东:太行山以东。
 
[7]丹沙:朱砂。玳(dài)瑁(mào):一种海龟,其甲质地优良。玑(jī):不圆的珠子。
 
[8]龙门:龙门山,在今山西河津。碣石:碣石山,在今河北昌黎。旃(zhān):通“毡”。
 
[9]大较:大略。
 
[10]征:寻求。
 
[11]三宝:指粮食、器物、财富。
 
[12]虞:掌管山林水泽的官员。匮(kuì):缺乏。
 
[13]潟(xì)卤(lǔ):不适宜耕种的盐碱地。
 
[14](qiǎnɡ):用绳索穿好的钱串。辐(fú):车辐。
 
[15]岱:泰山。
 
[16]管子:即管仲,字夷吾,春秋时齐相。
 
[17]轻重:物价的高低。九府:周代掌管财物的九个官府。
 
[18]陪臣:春秋时期诸侯的大夫对周天子自称为陪臣。
 
[19]威:指齐威王。宣:指齐宣王。
 
[20]熙熙:形容拥挤、热闹的样子。
 
[21]壤:通“攘”。
 
[22]千乘之主:指天子。万家之侯:指诸侯。
 
【翻译】
 
老子》上说:“到了治理的最高境界,邻国的百姓互相望得见,鸡鸣狗吠的声音也彼此听得到,老百姓都认为自己的饮食甘美,自己的服装漂亮,习惯于本地的风俗,乐于从事自己的职业,人与人之间到老死不相往来。”到了近世,如果还按照老子所说的去做,等于封闭百姓的耳目,就基本上行不通。
 
太史公说:神农氏以前的社会状况,我不了解。至于像《诗经》、《尚书》里所讲述的:自虞、夏以来,人们总是极力地使自己的耳目享受声色的美好,使自己能够尝遍各种牲畜肉类的味道,让自己的身体感到安逸舒适,而内心夸耀有权势、有才干的光荣。这样的风气深入民心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即使再挨家挨户地去讲解《老子》上面所说的高妙理论,也终究是不能改变的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顺从民意,其次就是用利益来加以引导,再其次是进行教诲,最次则是与民争利。
 
太行山以西盛产木材、竹子、楮树、野麻、旄牛尾和玉石,太行山以东则盛产鱼、盐、漆、丝和声色,江南出产楠树、梓树、姜、桂、金、锡、铅矿、丹砂、犀牛角、玳瑁、珠玑、兽牙、皮革,龙门山、碣石山以北则多产马、牛、羊、毛毡、毛皮、兽筋、兽角,出产铜铁的山往往是遍及千里之内,星罗棋布,为数众多。这是物产分布的大略情况。所有这些,都是中原人民所喜欢的,是老百姓穿衣饮食、养生送死所需要的东西。所以,人们要靠农民耕作来供给食物,靠管山林川泽的人开发物产,靠工匠将材料制成器物,靠商人来流通货物。这难道还需要用政令教化去调动人民这样做,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吗?人们各自发挥自己的才能,竭尽自己的力量,为的是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卖东西,到物价贵的地方去;买东西,到物价贱的地方去。人们各自努力而快乐地致力于他们的本业,就像水向低处流,日日夜夜没有休止的时候一样。人不用召唤就自己到来,东西不用寻求而人民就将它们生产了出来,这难道不是符合了规律而且得到自然发展验证的吗?
 
《周书》上说:“农民不种田,吃的东西就会缺乏;工匠不生产,用的东西就会短缺;商人不做买卖,吃用钱物就都会断绝;虞人不开发山泽,财源就会减少。”财源缺少了,山泽也就相应地得不到开发。这四个方面,是老百姓衣食的来源。来源广大就会富饶,来源窄小就会贫乏。来源大了,上可以富国,下可以富家。贫富的道理,没有谁能够夺走或赐予,而机敏的人总是有余,笨拙的人总是不足。所以,姜太公被分封在营丘,那里的土地是盐碱地,人口稀少,于是姜太公就鼓励妇女纺织,极力提倡工艺技巧的提高和推广,并且促进鱼盐等货物的运输和流通。这样,其他地方的人和物纷纷到了齐国,就像钱串一样络绎不绝,像车的辐条会聚到车轴上一样聚集到这里。所以,齐国的冠带衣履传遍天下,从沿海到泰山之间的诸侯都整理衣袖来朝拜齐国。
 
后来齐国一度衰落,管仲又将太公的遗业重新振兴了起来,设立了轻重九府来管理财政,齐桓公因此得以称霸,多次会盟诸侯,使天下的秩序得到了匡正。管仲自己也建筑了三归台,虽然他的地位只不过是大夫,但却比诸侯国君还要富裕。从此,齐国的富强,一直持续到齐威王、齐宣王时期。
 
所以说:“粮仓充实了,百姓就会懂得礼仪;衣食充足了,百姓就会知道荣辱。”礼节产生于富有而废于贫穷。所以君子富有了,就愿意去做符合道德仁义的事情;小人富有了,就会将自己的力量用在适当的地方。水潭深了,才会有鱼儿生长;山林深了,才会有野兽前往安家;人富有了,仁义也就自然而然地到了他的身上。富有的人得到权势就更加显赫;失势的人连做客都没处可去,因而心情不快。谚语说:“千金之家的子弟不会因犯法而在街市上被处死。”这不是空话,所以说:“天下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是为利而来,为利而往。”拥有兵车千乘的君王,拥有封户万家的公侯,拥有食邑百户的大夫尚且担心贫穷,何况编在户口册子上的普通百姓呢!
 
【解读】
 
此篇以反驳道家“无为而治”思想开篇,层层递进展开,说明货殖的重要性。末尾患贫之叹,寄意遥深,勘破物情时命。文章历数天时、地理、人事、物情,了如指掌,文风瑰伟奇变,议论错综,堪称千古绝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