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祖功臣侯年表

出自:司马迁
【题解】
 
汉高祖刘邦一统天下后,在全国封了一百多个诸侯。但是到汉武帝太初初年,诸侯的数量只剩了五个。在这篇文章中,司马迁认为汉代的诸侯之所以丧国殒性命,主要是因为汉代法网严密,再就是诸侯的后代子孙们堕落腐化所致。
 
【原文】
 
太史公曰: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定社稷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带,泰山若厉[1],国以永宁,爰及苗裔[2]。”始未尝不欲固其根本,而枝叶稍陵夷衰微也[3]。
 
余读高祖侯功臣,察其首封,所以失之者,曰:异哉所闻!《书》曰:“协和万国。”迁于夏、商,或数千岁。盖周封八百,幽、厉之后,见于《春秋》。《尚书》有唐、虞之侯伯,历三代千有余载,自全以蕃卫天子[4],岂非笃于仁义、奉上法哉?汉兴,功臣受封者百有余人,天下初定,故大城名都散亡,户口可得而数者十二三,是以大侯不过万家,小者五六百户。后数世,民咸归乡里,户益息,萧、曹、绛、灌之属或至四万,小侯自倍,富厚如之。子孙骄溢,忘其先,淫嬖[5]。至太初[6],百年之间,见侯五[7],余皆坐法陨命亡国,耗矣。罔亦少密焉[8],然皆身无兢兢于当世之禁云。
 
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未必尽同。帝王者各殊礼而异务,要以成功为统纪,岂可绲乎[9]?观所以得尊宠及所以废辱,亦当世得失之林也,何必旧闻?于是谨其终始,表见其文,颇有所不尽本末,著其明,疑者阙之。后有君子,欲推而列之,得以览焉。
 
【注释】
 
[1]厉:同“砺”,磨刀石。
 
[2]爰(yuán):于是。
 
[3]陵夷:衰颓。
 
[4]蕃:通“藩”,屏障。
 
[5]淫嬖:淫乱邪恶。
 
[6]太初:汉武帝的年号。
 
[7]见(xiàn):现存。
 
[8]罔:同“网”,法网。
 
[9]绲(ɡǔn):缝合。
 
【翻译】
 
太史公说:古时候人臣的功劳分为五个等级,凭德行创建基业、安定国家的称作“勋”;因为言论进谏而立功的称作“劳”;凭武力战胜于疆场之上、立下显赫功绩的称作“功”;能分明功绩等级的称作“伐”;因为日积月累而使得资历深厚的称作“阅”。封爵时的誓词说:“即使黄河变得像衣带一样细,泰山变得像磨刀石一样平,封国也永远安宁,并将这种安定一直延续到子孙后代。”开始分封的时候,朝廷并不是不想使封国的根基牢固,但这些封国的枝叶最终还是颓败没落了下去。
 
我读了高祖时被封为侯的功臣的有关记载,考察他们最初被封而后又失去爵位的原因,说:传闻与实际情况真是大为不同啊!《尚书》上说:“尧所建立的诸侯万国都和睦相处。”延续到夏、商的时候,有的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周朝分封了八百诸侯,直到周幽王、周厉王以后,在《春秋》上还有记载。《尚书》记载有唐尧、虞舜时分封的侯、伯,经历了夏、商、周三代约一千多年,仍能保全自己的藩国并且护卫天子,这难道不是由于坚守仁义,奉行天子的法度吗?汉朝兴起以后,功臣中受到封赏的有一百多人。当时天下初定,所以大城名都的人口都流亡在外,通过户籍计算出来的人口不过是实际的十之二三,因此大的诸侯的封地不过万家,小的诸侯的封地只有五六百户。以后的几代,百姓都回归家乡,人口日益繁衍增多。萧何、曹参、周勃、灌婴等人的后代,下面的属民有的增加到了四万户,就算是小的封侯,属民也比初封时增加了一倍,他们富裕程度的增加也是如此。但是他们的子孙却骄奢过度,忘记了先人创业的艰难,行为荒淫邪恶。从汉初至太初的百年之间,留存下来的封侯就只剩下五人了,其余的都因犯法而殒命亡国,不复存在了。朝廷的法网是略微严密些,但是他们也确实没有小心翼翼地恪守当时的禁令。
 
生活在当今的时代之中,记住古人处世的道理,这是用来对照自己的行为,从中获得借鉴的好方法,但也不一定非要和古人完全一样。各朝帝王的礼制不尽相同,致力的方向也不一样,但各自都是以成功为目的,哪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他们一概而论呢?观察那些人臣之所以得到尊宠和之所以遭到废辱,可以看到当代存在着许多或得或失的事例,何必一定要借鉴古时的传闻呢?于是我谨慎地考察了诸侯王的兴衰始末,用表列出了说明文字,有些不能把事情的本末说得很清楚的地方,我便只记下那些真实可信的材料,对于疑而不能决的地方,我就把它空在那里。如果后世有哪位君子,想在进行详细地考究之后将他们的事迹重新编排,这个表可以供他参阅。
 
【解读】
 
司马迁写《高祖功臣侯年表》的动机,在于“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可知其用意在于以史为鉴,总结历史经验。不过,一句“未必尽同”,笔锋一转,引出了后文的“岂可绲乎”、“何必旧闻”,用意在于教人不要一味地以古非今,因为古今形势不同,所以古今之法也大不一样,这种反问、质疑的口吻可以委婉曲折地表达作者的看法,避免因武断而招人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