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本纪赞

出自:司马迁
【题解】
 
此文是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中的一段评论,文中论说了西楚霸王项羽一生的功过成败,表达了作者对一代英豪的惋惜之情。
 
【原文】
 
太史公曰:吾闻之周生曰“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羽岂其苗裔邪[1]?何兴之暴也[2]!夫秦失其政,陈涉首难[3],豪杰蜂起,相与并争,不可胜数。然羽非有尺寸,乘势起陇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号为“霸王”。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及羽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4],怨王侯叛己,难矣。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5],而不自责,过矣。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岂不谬哉!
 
【注释】
 
[1]苗裔:后代子孙。
 
[2]暴:突然,迅猛。
 
[3]陈涉:即陈胜。秦末农民起义领袖。
 
[4]义帝:楚怀王的孙子熊心,项羽的叔父项梁起兵时立他为楚王,项羽灭秦后尊他为义帝。
 
[5]寤:通“悟”。
 
【翻译】
 
太史公说:我听周生说,“舜的眼睛是双瞳仁”,又听说项羽也是双瞳仁。项羽莫非是舜的后代?他的崛起是何其迅猛啊!当秦国统治昏聩无道的时候,陈涉是第一个向秦国发难的,随后天下的豪杰便蜂拥而起,群雄逐鹿,参与争夺天下的人,多得数也数不清。项羽没有一尺一寸的地盘,只是趁势从民间崛起,只三年的时间就率领五国诸侯将秦国灭亡了。他分割天下的土地以分封王侯,一切政令都由他颁布,号称“霸王”。他的霸主地位虽然没有维持多久,但他的功业,也是近古以来未曾有过的了。等到项羽放弃了关中之地,怀恋楚地(而回到楚国故地建都),放逐了义帝而自立为王,这时又埋怨诸侯王公们背叛自己,他的处境,实际上已经是很艰难的了。他自认为功高盖世,战绩卓著,只知道按个人的想法行事而不从前人的经验教训中求取胜败兴亡之道,一心沉醉于霸王之业,而想要凭借武力统治天下,只有五年的时间,终于使国家灭亡了。直到他自己死在东城还不觉悟,不肯反省自责,这实在是过错啊!他却说:“是天要亡我,并不是我用兵的过错。”这岂不是太荒唐了吗!
 
【解读】
 
这段评论虽然简短,却能以有限的文字将项羽的身世、发迹、灭秦及失天下等事迹概括得清晰明了,实属难得。司马迁以项羽跟虞舜的眼睛都是双瞳仁开头,这有两层含义:一是衬托项羽样貌不凡,二是暗寓他血统高贵。司马迁并没有对项羽是否虞舜后裔盖棺定论,只是借此感叹项羽三年间“将五诸侯灭秦”但是却“五年卒亡其国”,这也为后文做了铺垫。文末三句,司马迁以“难矣”、“过矣”、“岂不谬哉”三个感叹,既批评了项羽因丧仁德而失天下,也表达了对项羽的扼腕叹惜之情。爱之愈深,恨之愈切,文末即抒发了司马迁爱恨交织的复杂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