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冈阡表

出自:欧阳修
【题解】
 
这是欧阳修为已逝的父母写的一篇碑文。欧阳修四岁丧父,由母亲把他抚养成人。欧阳修四十七岁时,母亲离开人世,欧阳修写了一篇《先君墓表》追述母亲的言行。在欧阳修六十四岁时,正值其父逝世六十周年,欧阳修在《先君墓表》的基础上增改部分内容,写成此文。此文凭借母亲的口述,道出了父亲的仁孝与母亲的贤淑,表达了对二老的思念和追忆。
 
【原文】
 
呜呼!惟我皇考崇公[1],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2],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3]。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4],居穷,自力于衣食,以长以教,俾至于成人[5]。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廉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毋以是为我累。’故其亡也,无一瓦之覆、一垄之植以庇而为生,吾何恃而能自守耶?吾于汝父,知其一二,以有待于汝也。自吾为汝家妇,不及事吾姑,然知汝父之能养也。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吾之始归也[6],汝父免于母丧方逾年。岁时祭祀,则必涕泣曰:‘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间御酒食,则又涕泣曰:‘昔常不足,而今有余,其何及也!’吾始一二见之,以为新免于丧适然耳。既而其后常然,至其终身未尝不然。吾虽不及事姑,而以此知汝父之能养也。汝父为吏,尝夜烛治官书,屡废而叹。吾问之,则曰:‘此死狱也,我求其生不得耳。’吾曰:‘生可求乎?’曰:‘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矧求而有得耶[7]?以其有得,则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犹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回顾乳者抱汝而立于旁,因指而叹曰:‘术者谓我岁行在戌将死[8],使其言然,吾不及见儿之立也,后当以我语告之。’其平居教他子弟,常用此语,吾耳熟焉,故能详也。其施于外事,吾不能知,其居于家,无所矜饰,而所为如此,是真发于中者耶!呜呼!其心厚于仁者耶!此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汝其勉之。夫养不必丰,要于孝;利虽不得博于物,要其心之厚于仁。吾不能教汝,此汝父之志也。”修泣而志之不敢忘。
 
先公少孤力学,咸平三年进士及第,为道州判官[9],泗、绵二州推官[10],又为泰州判官[11],享年五十有九,葬沙溪之泷冈。太夫人姓郑氏,考讳德仪,世为江南名族。太夫人恭俭仁爱而有礼,初封福昌县太君[12],进封乐安、安康、彭城三郡太君。自其家少微时,治其家以俭约,其后常不使过之。曰:“吾儿不能苟合于世,俭薄所以居患难也。”其后修贬夷陵[13],太夫人言笑自若,曰:“汝家故贫贱也,吾处之有素矣。汝能安之,吾亦安矣。”
 
自先公之亡二十年,修始得禄而养。又十有二年,列官于朝,始得赠封其亲。又十年,修为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太夫人以疾终于官舍,享年七十有二。又八年,修以非才入副枢密,遂参政事。又七年而罢。自登二府[14],天子推恩,褒其三世。盖自嘉祐以来,逢国大庆,必加宠锡[15]。皇曾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曾祖妣[16],累封楚国太夫人;皇祖府君,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祖妣,累封吴国太夫人;皇考崇公,累赠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皇妣,累封越国太夫人。今上初郊,皇考赐爵为崇国公,太夫人进号魏国。
 
于是小子修泣而言曰:“呜呼!为善无不报,而迟速有时,此理之常也。惟我祖考,积善成德,宜享其隆。虽不克有于其躬[17],而赐爵受封,显荣褒大,实有三朝之锡命[18]。是足以表见于后世,而庇赖其子孙矣。”乃列其世谱,具刻于碑。既又载我皇考崇公之遗训,太夫人之所以教而有待于修者,并揭于阡。俾知夫小子修之德薄能鲜,遭时窃位,而幸全大节,不辱其先者,其来有自。
 
熙宁三年[19],岁次庚戌,四月,辛酉朔,十有五日乙亥,男推诚、保德、崇仁、翊戴功臣[20],观文殿学士,特进[21],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使[22],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23],乐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食实封一千二百户,修表。
 
【注释】
 
[1]皇考:古时对亡父的敬称。崇公:即崇国公,欧阳修的父亲欧阳观死后封崇国公。
 
[2]卜吉:指通过占卜选择风水好的地方下葬。泷(lónɡ)冈:在今江西永丰的凤凰山上。
 
[3]阡(qiān):坟墓。
 
[4]太夫人:指欧阳修母亲。
 
[5]俾(bǐ):使。
 
[6]始归:古代称女子出嫁为“归”。
 
[7]矧(shěn):何况。
 
[8]岁行在戌:指木星运行到戌年。
 
[9]咸平:宋真宗年号。
 
[10]道州:州治所在今湖南道县。泗(sì):泗州,治所在今安徽泗县。绵:绵州,治所在今四川绵阳。推官:掌管司法刑狱的官员。
 
[11]泰州:治所在今江苏泰县。
 
[12]福昌县:在今河南宜阳一带。
 
[13]夷陵:今湖北宜昌。
 
[14]二府:指枢密院与中书省。
 
[15]锡:赐。
 
[16]妣(bǐ):指祖母和祖母辈以上的女性祖先。
 
[17]躬:亲身。
 
[18]锡命:指皇帝封赠臣下的诏书。
 
[19]熙宁:宋神宗年号。
 
[20]推诚、保德、崇仁、翊戴:宋代赐给臣属的褒奖之词。
 
[21]特进:宋代文散官第二阶,正二品。
 
[22]知青州军州事:宋代朝臣管理州一级地方行政兼管军事,简称知事。
 
[23]上柱国:宋代勋官十二级中最高一级。
 
【翻译】
 
唉!我的先父崇国公,选择吉地安葬在泷冈之后六十年,他的儿子欧阳修才能为他在墓道上立碑。这并不是我有意延迟,而是有所等待呀。
 
我实在是不幸,生下来四岁就失去了父亲。母亲自己发誓守节,因为家境贫困,她得自己动手劳动来谋得衣食。她抚养我、教导我,使我长大成人。母亲告诉我说:“你父亲为官清廉并且乐善好施,喜欢结交宾客,他的俸禄虽然微薄却不求有剩余,说:‘不要让金钱成为我的拖累。’因此他去世后,没有留下一间房子、一垄田地以让我们得以庇护、赖以生存。那么我靠什么安贫自守呢?是我知道一些你父亲的事情,所以我把期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自我嫁到你家,我没能赶上侍奉我的婆婆,可我知道你父亲是个能尽力奉养父母的人。你现在没有父亲,年纪又小,我不能预料你将来是否能有所建树,但我相信你的父亲一定会后继有人。我当初嫁来的时候,你父亲服完母丧刚过一年。每逢年节祭祀,他一定会哭着说:‘祭品无论怎样丰厚,也不如父母在世时对他们的微薄奉养。’有时有些好酒好菜,他也会落泪,说:‘以前家用常常不足,现在能有剩余,却再也无法孝敬父母了。’起初一两次,我还以为他是刚刚服完母丧才会这样,可是后来见他常常这样,一直到去世也没有改变。我虽然没有赶上侍奉婆婆,可是通过这些事情,就知道你父亲是能尽力奉养父母的。你父亲为官时,曾经在夜里点着蜡烛审阅案卷,我见他屡屡停下来叹息,就问他怎么了。他说:‘这个人是判死刑的,我想救他不死却没有办法。’我说:‘能让他不死吗?’他说:‘我尽力为他寻找生路,如果不成,那么死者和我也就都没有遗憾了。况且我设法做些努力,也许还能让他免于死刑。因为这样做了,有的人就得以生存下来,所以我知道不替他们寻求活路就让他们去死的人是有遗憾的。就算经常尽量为判死罪的人寻求生路,仍然免不了有人被误判处死,何况世上的刑官狱吏大多是要致人于死地的呢!’他回过头来,看到奶妈正抱着你站在旁边,于是指着你叹息说:‘算命的人说我在岁星行经戌年的时候就会死去,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我就看不到儿子长大成人了。将来一定要把我的话告诉他。’他平时教导别家的晚辈也常说这些话,我听熟了,所以能详细地给你讲述。他在外面办的事,我无从知道,但他在家里,没有一点虚伪做作的地方,所作所为都是这样。这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啊。唉!他的心肠比仁者还宽厚!这就是我知道你父亲肯定会后继有人的根据,你千万要努力按他的话去做。奉养双亲不一定要衣食丰厚,最重要的是要有孝心;做的事情虽然不能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但重要的是要有深厚的仁爱之心。我没什么可以教导你的,这些都是你父亲的心愿。”我流着眼泪牢牢记下了这些话,时刻不敢忘记。 
 
先父是幼年丧父。通过刻苦攻读,在咸平三年进士及第。先后做过道州判官和泗、绵两州的推官,还做过泰州的判官,享年五十九岁,葬在沙溪的泷冈。先母姓郑,她的父亲名德仪,世代都是江南有名的大族。母亲为人恭敬勤俭,仁爱有礼,最初封为福昌县太君,后又进封为乐安、安康、彭城三郡太君。从家境贫寒时开始,她就节俭持家,后来也总是不让家用超过这个限度。她说:“我儿子不能苟合于当世。平时节俭,是为了准备度过困难的日子。”后来我被贬官至夷陵,母亲仍是谈笑自若,说:“你家原来就贫贱,所以我早已习惯这样的日子了。你能安于这种生活,我也就安心了。”
 
自先父过世后二十年,我才开始得到俸禄来奉养母亲。又过了十二年,我在朝廷做官以后,才得以赠封亲属。又过了十年,我升任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留守南京。母亲因病在官舍中去世,享年七十二岁。又过了八年,没什么才能的我被任命为枢密院副使,接着担任参知政事,七年后被罢免。自从我进入枢密院和中书省以来,天子广推恩德,褒奖我家三代。自嘉祐年间以来,每逢国家大典,必定给予恩赐封赏。先曾祖父先后受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先曾祖母先后受封,最后至楚国太夫人;先祖父先后受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先祖母先后受封,最后至吴国太夫人;先父崇国公先后受赠为金紫光禄大夫、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先母一再受封,最后至越国太夫人。当今皇帝即位后初次郊祀时,赐与先父崇国公的爵位,先母则进封为魏国太夫人。
 
于是我流着泪说:“唉!行善绝不会没有回报的,只不过是时间有早有晚罢了,这真是世上的常理啊。我的祖辈父辈,积累善行而成就仁德,理应享受丰厚的报答。虽然他们在世时没能亲身得到,但是身后能够赐爵受封,显扬荣耀,受到褒扬推崇,确实享有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颁赐的诏命,这就足以显扬于后世,使子孙受到庇护了。”我于是排列世系家谱,刻在石碑上。然后又将先父崇国公的遗训,母亲对我的教诲和期待,全都详尽地刻在墓表上,使人们知道我德薄才浅,只是赶上好时机而窃居高位,能有幸保全大节而不辱没祖先,是有原由的。
 
熙宁三年,岁次庚戌年,四月初一辛酉日,十五乙亥日,子推诚、保德、崇仁、翊戴功臣、观文殿学士、特进、行兵部尚书、知青州军州事兼管内劝农使、充京东路安抚使、上柱国、乐安郡开国公,食邑四千三百户,实封食邑一千二百户,欧阳修谨立此表。
 
【解读】
 
此文以“有待”句为主,却将“能养”、“有后”两段实发有待意,逐层相生,逐层相应,篇法累累如贯珠。其文情真意切,只淡写几句家常话,无一字不入情,无一语不入妙,使人读之有言尽而意无穷之感。此外,本篇出现了大量的转折语和否定词。如“不能知”与“然知”二词一紧一松,一张一弛,既可以使文章富于变化,又能体现出作者的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