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石曼卿文

出自:欧阳修
【题解】
 
石曼卿名延年,是欧阳修的好友,精通诗文书法,可惜他一生不遇,又愤世嫉俗,纵情饮酒,结果在四十八岁的时候就病死了。此文是欧阳修为石曼卿写的一篇悼文,他在文中说了三次“呜呼曼卿”,第一次是感叹他的声名卓然不朽,第二次是悲叹石曼卿的坟墓满目凄凉,第三次是表达自己的伤感。纵观整篇文章,可谓轩昂跌宕、突兀峥嵘,字里行间都流露着作者对友人之逝的哀思。
 
【原文】
 
维治平四年七月日[1],具官欧阳修[2],谨遣尚书都省令史李[3],至于太清[4],以清酌庶羞之奠[5],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而吊之以文曰:
 
呜呼曼卿!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同乎万物生死,而复归于无物者,暂聚之形。不与万物共尽,而卓然其不朽者,后世之名。此自古圣贤莫不皆然。而著在简册者,昭如日星。
 
呜呼曼卿!吾不见子久矣,犹能仿佛子之平生。其轩昂磊落,突兀峥嵘而埋藏于地下者,意其不化为朽壤,而为金玉之精。不然,生长松之千尺,产灵芝而九茎。奈何荒烟野蔓,荆棘纵横,风凄露下,走磷飞萤[6]?但见牧童樵叟,歌吟而上下,与夫惊禽骇兽,悲鸣踯躅而咿嘤[7]?今固如此,更千秋而万岁兮,安知其不穴藏狐貉与鼯鼪[8]?此自古圣贤亦皆然兮,独不见夫累累乎旷野与荒城!
 
呜呼曼卿!盛衰之理,吾固知其如此。而感念畴昔,悲凉凄怆,不觉临风而陨涕者,有愧夫太上之忘情[9]。尚飨[10]!
 
【注释】
 
[1]治平:宋英宗年号。
 
[2]具官:唐宋以来,公文函牍上应写明官爵品位的地方常简省作“具官”。
 
[3]尚书都省:即尚书省。李(yì):人名,生平不详。
 
[4]太清:地名,石曼卿的故乡。
 
[5]庶羞:各色食品。奠:祭品。
 
[6]走磷:闪动的磷火。
 
[7]踯(zhí)躅(zhú):徘徊。咿(yī)嘤:禽兽的鸣叫声。
 
[8]鼯(wú):鼯鼠。鼪(shēnɡ):鼬鼠,俗称“黄鼠狼”。
 
[9]太上:指圣人。
 
[10]飨(xiǎnɡ):享用。
 
【翻译】
 
治平四年七月某日,具官欧阳修,恭敬地委派尚书都省令史李来到太清,用清酒和丰盛的佳肴作为祭品,在墓前祭奠亡友石曼卿,同时献上这篇祭文以为悼念:
 
唉!曼卿,你生是英杰,死作神灵。那同万物一样有生有死,而后又回归到虚无中的东西,只是短暂聚在一起的人形。不与万物一同消散,卓然挺立而永远不朽的东西,是流传于后世的英名。自古以来的圣贤莫不是这样的。而他们被记载在史册当中的名字,明亮得就如同日月星辰。
 
唉!曼卿,我已经很久没有见你了,但还依稀记得你在世时的样子。那气度轩昂、光明磊落、超群脱俗而现在埋葬在地下的人,想必不会化为腐朽的泥土,而会化作金玉的精华。不然的话,也会长成千尺的苍松,九茎的灵芝;奈何这里却到处是荒烟野草,荆棘丛生,风声凄厉,寒霜落下,磷火幽幽,飞萤乱舞;你的墓前也只见到牧童樵夫往来歌唱,受惊的鸟兽徘徊而悲鸣;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再过上千秋万代,又怎能知道你的墓穴里不藏着狐貉与鼠类呢?自古以来圣贤们也都是这样,难道没看到那一片连着一片的旷野荒坟吗!
 
唉!曼卿,盛衰的道理,我本来就知道是这样的,可一想起往昔岁月,就感到悲凉凄怆,禁不住临风洒泪,惭愧自己不能像圣人那样的忘情。曼卿,请享用祭品吧!
 
【解读】
 
此文三次提到石曼卿,分三段看:第一段许其名垂后世,写得卓然不磨;第二段悲其生死,写得凄凉满目;第三段自述感伤,写得欷歔欲绝,可谓笔笔传神。此文虽极悲凉,但能在荒芜的景象之中点出不朽的精神,尺幅中有排宕百折之妙。欧阳修本想石曼卿的英灵会化作劲松、灵芝,但望着荒芜的坟冢,不免唏嘘不已,于是感叹世间盛衰无常。欧阳修以古代圣贤喻指石曼卿,一方面为他们名垂后世而高兴,一方面又对他们身后化作黄土而悲伤,一喜一悲,尽显作者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