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亭记

出自:欧阳修
【题解】
 
欧阳修因支持范仲淹的新政,被贬为滁州太守,这篇文章是他在滁州任上写的一篇山水游记。本文主要写了醉翁亭名字的由来、醉翁亭附近的景色、滁州百姓游山玩水,还有自己与宾客宴饮时的场景,表达了作者与民同乐的情怀。作者虽然是被贬谪到滁州的,却没有意志消沉,而是乐观豁达、坦荡自若,这是难能可贵的。
 
【原文】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1]。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2],云归而岩穴暝[3],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涂[4],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5],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6]。山肴野蔌[7],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8],弈者胜[9],觥筹交错[10],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颜白发,颓乎其中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11],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注释】
 
[1]琅(lánɡ)琊:即琅琊山,在滁县西南十里。
 
[2]霏(fēi):弥漫的云气。
 
[3]暝(mínɡ):昏暗。
 
[4]涂:通“途”。
 
[5]伛(yǔ)偻(lǚ):腰背弯曲,这里指老人。
 
[6]洌(liè):清澄。
 
[7]蔌(sù):菜。
 
[8]射:投壶。
 
[9]弈(yì):下围棋。
 
[10]觥(ɡōnɡ):古代的一种酒器。
 
[11]翳(yì):遮蔽。
 
【翻译】
 
滁州四面环山。那西南面的几座山峰,树林和山谷尤其秀美。放眼望去,那郁郁葱葱、幽深秀丽的地方,就是琅琊山了。顺着山路走上六七里,渐渐地听到水声潺潺,从两座山峰之间倾泻而出的,是酿泉。走过曲折的山路,绕过回环的山峰,看见有一座亭檐儿像飞鸟展翅一样翘起,小亭临于泉边,那是醉翁亭。建造亭子的人是谁呢?是山上的智仙和尚。给它取名的又是谁呢?就是自号“醉翁”的那个太守。太守和他的宾客们来这儿饮酒,只喝一点儿就醉了,而且年纪又是最大,所以自号“醉翁”。其实醉翁的心意并不在酒上,而在山水之间。游山赏水美景的乐趣,是领略在心里,而寄托在酒中的啊。
 
如果太阳升起,山林中的云雾便尽皆消散了;若是烟云归集,山中的岩穴就又变得幽冥昏暗。这昏暗与明亮的交替变化,是山中的黎明与黄昏。野花怒放而清香,树木深秀而繁茂;秋风高爽,秋霜洁白;溪水下落,山石便显露出来。这就是山间四季景致的变化。清晨前往,黄昏归来,四季的景色不同,这其中的乐趣也是无穷无尽的。
 
至于背负着东西的人在路边欢唱,往来的行人在树下休息,前面的招呼,后面的答应,老老少少,搀扶提携,往来不断,那是滁州民众来这里游玩。在溪边钓鱼,溪深而鱼肥;用泉水酿酒,泉香而酒洌。还有各种山珍和野菜,横七竖八地摆在面前,那是太守所设的宴席。宴饮酣畅的乐趣,不在于琴弦箫管。投壶的投中了,下棋的下赢了,只见酒杯与筹码杂乱交错,人们时起时坐、大声喧闹,那是宾客们欢乐极了。那个苍颜白发,颓然坐在人群中的老者,是喝醉的太守。
 
不久就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只见人影散乱,那是宾客们跟随太守回去了。树林逐渐昏暗下来,上上下下鸣叫呼应,那是游人离开后鸟儿开始快乐起来了。然而鸟儿只知道山林中的快乐,却不知道人们的快乐。人们只知道跟随太守游玩的快乐,却不知道太守是因为他们快乐而快乐啊。醉了的时候能同他们一起快乐,醒了之后又能用文章把这些记述下来的,是太守啊。太守是谁呢?是庐陵欧阳修啊。
 
【解读】
 
此文名为《醉翁亭记》,却几乎句句不离山水,看似离题,实则不然,因为太守、醉翁亭、山水三者是一体的,文中表面上是记山水,实则是写醉翁亭,更是写欧阳修本身。这篇文章用了二十八个“也”字,可说是步步停顿、层层脱落,但是全文围绕着太守之乐而写,所以形散而神不散。
 
【文史知识】
 
欧阳修揶揄后生
 
欧阳修时常提携晚辈,故而有很多青年士子前来拜见他。有一次,欧阳修游至长江。刚登上渡船,忽闻后面喊道:“船家且慢开船,我要过江拜会欧阳修!”欧阳修回首一看,原来是个秀才。秀才上船后,欧阳修问他:“公子见欧阳修所谓何事?”秀才说道:“我饱读诗书,几年下来作了几十首诗词,想请欧阳修先生指点指点。”欧阳修不暴露身份,对秀才说:“老朽也识得几个字,公子可否让老朽欣赏欣赏?”秀才毫不推辞,张口吟道:“江上两只鹅……”欧阳修一听,觉得起句平平,倒也看不出秀才的深浅,就捋着胡须相候。“曲项向天歌”,秀才接着吟道。欧阳修听罢不禁哑然。“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秀才洋洋得意吟诵完毕,说道:“先生以为如何?”欧阳修轻轻一笑,说道:“老朽也有一诗,请公子指点,”说完吟道,“两人同上舟,去访欧阳修;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