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乐亭记

出自:欧阳修
【题解】
 
本篇是欧阳修任滁州刺史时所作。文中生动描绘了滁州的山水景致,并由滁州在五代时为用武之地追述到宋王朝统一天下的功业,继而称扬有宋以来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描写承平世道自己与民同游山水的快乐,言说为亭起名“丰乐”的原由。
 
【原文】
 
修既治滁之明年[1],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近。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2]。俯仰左右,顾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
 
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璟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3],生擒其将皇甫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4],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者,盖天下之平久矣。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者,何可胜数?及宋受天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铲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而遗老尽矣。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5],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煦于百年之深也。
 
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6],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
 
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注释】
 
[1]滁:即滁州,治所在今安徽滁县。
 
[2]滃(wēnɡ)然:形容水盛而涌出的样子。
 
[3]太祖皇帝:宋太祖赵匡胤。后周太祖郭威称帝后,他任禁军军官。后郭威死,周世宗即位,他升为殿前都点检。世宗死,恭帝即位,他便发动了“陈桥兵变”,于公元960年称帝,建立宋朝,定都开封。李璟:南唐元宗。
 
[4]皇甫晖:南唐江州节度使、充行营应援使皇甫晖。姚凤:常州团练使、充应援都监姚凤。
 
[5]畎(quǎn)亩:田地。
 
[6]掇(duō):采取。
 
【翻译】
 
我到滁州任知州的第二年夏天,才饮到滁州甘甜的泉水。向滁州人打听泉水的出处,在州城南百步远近的地方找到了泉源。上有丰山高耸而挺立,下有溪谷幽冥而深邃,其中一道清冽的泉水,水势盛大,向上喷涌。我上下左右观看,很喜欢这个地方。于是凿开岩石,疏通泉水,开辟出一块地方修建亭子,与滁州的人们一道在这里游赏。
 
滁州在五代战乱的时候,是一个经常用兵的地方。当年,太祖皇帝曾率领周朝的军队在清流山下大破李璟的十五万兵马,在活捉南唐将领皇甫晖、姚凤,于是平定了滁州。我曾经考察过当地的山川,按照地图的记载,登上高处瞭望清流关,想找到皇甫晖、姚凤被活捉的地方。但当年亲历战事的人都不在了,或许是因为天下平定已经很久了吧。唐代政治昏乱,天下四分五裂,英雄豪杰并起而相互争斗。互相对峙、成为敌国的国家,数也数不清。到了大宋承受天命,圣人出世,而后四海才归于统一。以前在战争中凭借险阻获胜的国家,都逐渐地被铲除削平了。百年之间,太平无事,所见的景象只是山高水清。想问问当年的战事,而经历过的人都已经死去了。今天的滁州位于江淮之间,是一个船只车辆、商贾游客都很少到的地方。百姓生下来就不接触外界的事情,安心于耕田种地,穿衣吃饭,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而有谁能知道是皇上的功德,才使得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如雨露滋润、阳光普照般地哺育了他们达百年之久呢!
 
我来到这里,喜欢它地处偏僻而政事简明,又爱它民风的恬淡悠闲。既已在山谷间找到这样的甘泉,便每天同滁州的人们仰望高山,低首听泉,春天采摘幽香的花草,夏天在大树下休息,等到风霜冰雪来临的时候,山川则更加显得轮廓清晰、明丽秀美;一年四季的景色无一不令人喜爱。又因为民众也为年年谷物丰收而高兴,愿意与我同游。于是我本着这里的山形地貌,叙述这里风俗的美好。使民众知道能够安享丰年的欢乐,是因为有幸生于这太平的圣朝。
 
宣扬皇上的恩德,和民众共享欢乐,这本是刺史的职责。于是便写了这篇文章,并给亭子起名为“丰乐”。
 
【解读】
 
首段从眼前之事入手,写自己得泉建亭的经过。次段举出五代十国时滁州的战乱格局,并与今日滁州的太平盛世形成对比,以阔大之笔、今昔之慨衬托自己治所的太平之象。第三段回到现实,对应首段“而与滁人往游其间”。末两句说明写下这篇记的目的,即“宣上恩德”,对应前面“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煦于百年之深也”一句。本篇的旨意遥深,从建亭游赏这一平凡小事,引出只有让天下太平、五谷丰登,才能使百姓安居乐业的大道理,这是典型的以小见大的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