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史伶官传序

出自:欧阳修
【题解】
 
五代后唐时期,庄宗李存勖宠幸优伶,这些伶人参与朝政,败坏朝纲,还发动叛乱,使后唐由盛转衰。这篇文章就是对伶人乱政作的一番评论,它节选自《新五代史·伶官传》。欧阳修在文中除了叙说这段史事之外,还总结出“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的历史教训。
 
【原文】
 
呜呼!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原庄宗之所以得天下[1],与其所以失之者,可以知之矣。
 
世言晋王之将终也[2],以三矢赐庄宗而告之曰:“梁[3],吾仇也。燕王[4],吾所立;契丹,与吾约为兄弟,而皆背晋以归梁。此三者,吾遗恨也。与尔三矢,尔其无忘乃父之志!”庄宗受而藏之于庙。其后用兵,则遣从事以一少牢告庙,请其矢,盛以锦囊,负而前驱,及凯旋而纳之。
 
方其系燕父子以组[5],函梁君臣之首,入于太庙,还矢先王,而告以成功。其意气之盛,可谓壮哉!及仇雠已灭[6],天下已定,一夫夜呼,乱者四应,仓皇东出,未见贼而士卒离散。君臣相顾,不知所归,至于誓天断发,泣下沾襟,何其衰也!岂得之难而失之易欤?抑本其成败之迹[7],而皆自于人欤?
 
《书》曰:“满招损,谦得益。”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8],自然之理也。故方其盛也,举天下之豪杰莫能与之争;及其衰也,数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国灭,为天下笑。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岂独伶人也哉?
 
【注释】
 
[1]原:推究。庄宗:即五代时后唐庄宗李存勖。
 
[2]晋王:即后唐太祖李克用。他本姓朱邪氏,祖先是唐时我国西北沙陀人,因为帮助唐朝镇压黄巢起义有功,封晋王。
 
[3]梁:指后梁。后梁太祖朱温,原本参加黄巢起义,后出卖起义军,成为唐朝封疆大吏,后杀唐昭帝,废唐哀帝自立,建立后梁。
 
[4]燕王:即刘守光,深州乐寿人。
 
[5]组:指绳索。
 
[6]仇雠(chóu):仇敌。
 
[7]本:考察。[8]逸豫:安逸享乐。
 
【翻译】
 
唉!盛衰的规律,虽说是天命决定的,难道不是也与人事有关吗?探究后唐庄宗所以得天下及其后来失天下的原因,就可以知道了。
 
世间传说晋王将要去世的时候,把三枝箭赐给庄宗,并且告诉他说:“梁国,是我的仇家。燕王,是我帮他成就了今天的事业;契丹同我曾约为兄弟。可是他们都背叛了晋国而归附了梁。这三者,是我的遗恨!现在给你三枝箭,你千万不要忘记你父亲未了的心愿!”庄宗接受了这三枝箭并把它们保存在宗庙里。其后每逢出征作战,就派手下的官员用一猪一羊去宗庙祭告,并请出那些箭,用锦囊装了,让人背着,走在队伍的前面。等到凯旋归来后,再把箭放回原处。
 
当他用绳索捆绑起燕王父子,用匣子盛了梁国君臣的首级,献入宗庙,把箭放在先王的灵位前,向先王的在天之灵禀报得胜的消息的时候,可谓是意气风发,雄壮得很了。等到仇敌已经消灭,天下已经平定,然而一个军士在夜间一声呼喊,叛乱者就四处响应,以致自己仓皇向东逃出,没见到贼寇而军队已经离散了。君臣们互相看着,不知该向何处去,逼得自己剪断头发,对天发誓,眼泪沾湿了衣裳,这是何等的衰败啊!难道是因为取得天下艰难而失去容易吗?还是成败的转换,都出自人为的原因呢? 
 
《尚书》上说:“自满招致灾祸,谦虚得到益处。”忧虑和勤劳可以振兴国家,安逸和享乐可以使自身灭亡,这是当然的道理啊。因此当庄宗兴盛的时候,全天下的豪杰,没有能与他争雄的;到他衰败的时候,几十个优伶来围困他,就使他身死国灭,被天下所讥笑。祸患常常是从细微小事上积聚起来的,而聪明勇敢的人又常常是被自己所溺爱的人逼入困境,难道仅是优伶能造成祸患吗?
 
【解读】
 
这篇文章用语十分精妙,如写庄宗每逢打仗,都要去太庙祭祀取箭,文章用了“遣”、“告”、“请”、“盛”、“负”、“纳”等动词,生动刻画了庄宗的“无忘乃父之志”;大仇得报后,又用了“系”、“入”、“还矢”、“告”等词,呈现了后唐的兴盛情状。以几个动词串起故事情节,不但把文章写活,将人物写得血肉丰满,还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
 
写庄宗的得意之状,也与后面的“衰”形成鲜明对比,突出盛衰无常的主题。文末的议论也很精彩,“忧劳可以兴国”及“祸患常积于忽微”二句,可谓鞭辟入里,它告诫后世统治者要居安思危,不要贪图安逸。
 
清人过珙点评此文说:“说出宦竖之隐,计深虑长。始失于习近而莫知,终成乎亲昵而难图,最中隐弊,故人主贵慎之于早。”(《详订古文评注全集》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