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杨寘序

出自:欧阳修
【题解】
 
杨寘是欧阳修的好友,他虽有一身才华,却郁郁不得志,多次参加进士考试却没能考中,只是蒙受恩荫才补了一个剑浦县尉这样的小官。杨寘身体孱弱,欧阳修担心他到了剑浦后不适应那里的水土,遂送他一把古琴,还写下此文作为赠言。在此文中,欧阳修写自己隐居时弹琴修身,以致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净化,说明送给杨寘琴的缘由,即以琴音陶冶性情。
 
【原文】
 
予尝有幽忧之疾,退而闲居,不能治也。既而学琴于友人孙道滋,受宫声数引,久而乐之,不知其疾之在体也。
 
夫琴之为技小矣,及其至也,大者为宫[1],细者为羽,操弦骤作,忽然变之,急者凄然以促,缓者舒然以和,如崩崖裂石,高山出泉,而风雨夜至也。如怨夫寡妇之叹息,雌雄雍雍之相鸣也[2]。其忧深思远,则舜与文王、孔子之遗音也;悲愁感愤,则伯奇孤子、屈原忠臣之所叹也[3]。
 
喜怒哀乐,动人必深,而纯古淡泊,与夫尧舜三代之言语、孔子之文章、《易》之忧患、《诗》之怨刺无以异[4]。其能听之以耳,应之以手,取其和者,道其湮郁,写其幽思[5],则感人之际,亦有至者焉。
 
予友杨君,好学有文,累以进士举,不得志。及从荫调,为尉于剑浦[6],区区在东南数千里外,是其心固有不平者。且少又多疾,而南方少医药,风俗饮食异宜。以多疾之体,有不平之心,居异宜之俗,其能郁郁以久乎?然欲平其心以养其疾,于琴亦将有得焉。故予作琴说以赠其行,且邀道滋酌酒,进琴以为别。
 
【注释】
 
[1]宫:五声之一。五声为宫、商、角、徵、羽。
 
[2]雍雍:鸟和鸣声。
 
[3]伯奇:周宣王大臣尹吉甫的儿子,尹吉甫听信后妻的谗言将他驱逐,他因悲愤投河自尽。
 
[4]三代:指夏、商、周三代。
 
[5]写:通“泻”,抒发。
 
[6]剑浦:县名,在今福建南平一带。
 
【翻译】
 
我曾经患了忧郁的病症,因而退职闲居,也没能治好。后来向友人孙道滋学琴,他向我传授了几支曲子,久而久之我便爱上了抚琴,不觉得自己身上还有病。
 
琴艺不过是小技,但有了很高的造诣以后,声音宏亮的是宫声,声音尖细的是羽声,骤然拨动琴弦,忽而又变化声调,声急的时候凄楚而紧促,声缓的时候舒展而柔和,像山崩石裂,高山上喷涌出泉水,深夜风雨大作,像怨夫寡妇的叹息,雌雄鸟儿的合鸣。琴声中的那份深远的忧思,如同是舜与周文王、孔子的遗音;琴声中的悲愁感愤,就像是孤儿伯奇、忠臣屈原的叹息。
 
琴声中所蕴含的喜怒哀乐,感人至深;琴意的纯粹、淡泊和古雅,与尧、舜三代的言语、孔子的文章、《周易》中的忧患、《诗经》里的怨刺没什么两样。如果能用耳去听,用手相应,采取那些平和的声调,疏导心中的郁结,抒发自己的幽情,那么它感动人的时候,就会达到这种境界。
 
我的朋友杨君,好学而有才,多次去考进士,都未能考中。等到由于祖先的恩庇而得到补缺的机会,才做了剑浦的县尉。小小的剑浦在东南数千里地之外,因此他的心中固然会感到不平。何况他自幼多病,南方又缺医少药,风俗饮食也不能让他适应。以他多病的身体,所怀的不平的心情,居住在风俗习惯不能适应的地方,能这样郁闷忧愁地长久支持下去吗?然而,要想平静他的心境,养好他的疾病,那么从琴中也许可以得到益处。因此,我写了这篇谈琴的文章来为他送行,还邀请道滋一同饮酒,送上瑶琴一张以为道别。
 
【解读】
 
本文可分为四段。首段写自己患病闲居时学琴自娱,这段作为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抒己意,而是以自己的经历做伏笔,构思十分巧妙。第二段、第三段顺接上文,说及琴声的妙处,也就是琴音不但可以使自己审美上得到享受,还能通过它感化世情,提高自己人生境界。第四段才切入正题,说明写序的用意,并对照上文。本篇题目是《赠杨寘序》,但前三段并未提到杨寘,这似乎有离题之嫌,但恰恰体现了作者的高明,这里运用了蓄势待发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