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圣俞诗集序

出自:欧阳修
【题解】
 
梅圣俞即北宋著名诗人梅尧臣,他的诗清新质朴,开一代之诗风,但是他一生穷困,怀才不遇,未能施展自己的抱负。欧阳修与梅尧臣同时代,而且两人又是知交好友,梅尧臣死后,欧阳修为他的诗集作了这篇序,以示纪念。此文写梅尧臣人穷而诗工,表达了作者对梅尧臣才能的欣赏,以及对他一生不遇的同情和感慨。
 
【原文】
 
予闻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1],夫岂然哉?盖世所传诗者,多出于古穷人之辞也。凡士之蕴其所有而不得施于世者,多喜自放于山巅水涯之外,见虫鱼草木、风云鸟兽之状类,往往探其奇怪。内有忧思感愤之郁积,其兴于怨刺,以道羁臣寡妇之所叹[2],而写人情之难言,盖愈穷则愈工。然则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
 
予友梅圣俞,少以荫补为吏,累举进士,辄抑于有司[3],困于州县,凡十余年。年今五十,犹从辟书[4],为人之佐,郁其所蓄不得奋见于事业。其家宛陵[5],幼习于诗。自为童子,出语已惊其长老。既长,学乎六经仁义之说。其为文章,简古纯粹,不求苟说于世[6],世之人徒知其诗而已。然时无贤愚,语诗者必求之圣俞。圣俞亦自以其不得志者,乐于诗而发之。故其平生所作,于诗尤多。世既知之矣,而未有荐于上者。昔王文康公尝见而叹曰[7]:“二百年无此作矣!”虽知之深,亦不果荐也。若使其幸得用于朝廷,作为《雅》、《颂》以歌咏大宋之功德,荐之清庙[8],而追商、周、鲁《颂》之作者,岂不伟欤?奈何使其老不得志而为穷者之诗,乃徒发于虫鱼物类、羁愁感叹之言?世徒喜其工,不知其穷之久而将老也。可不惜哉!
 
圣俞诗既多,不自收拾。其妻之兄子谢景初,惧其多而易失也,取其自洛阳至于吴兴以来所作,次为十卷。予尝嗜圣俞诗,而患不能尽得之,遽喜谢氏之能类次也[9],辄序而藏之。其后十五年,圣俞以疾卒于京师,余既哭而铭之,因索于其家,得其遗稿千余篇,并旧所藏,掇其尤者六百七十七篇[10],为一十五卷。呜呼!吾于圣俞诗,论之详矣,故不复云。
 
【注释】
 
[1]穷:不得志。
 
[2]羁臣:在异乡做官的人。
 
[3]辄(zhé):总是。
 
[4]辟书:聘书。
 
[5]宛陵:今安徽宣城。
 
[6]说:通“悦”取悦。
 
[7]王文康公:即王曙,字晦叔,宋仁宗时宰相。“文康”是他的谥号。
 
[8]清庙:宗庙。
 
[9]遽:立即。
 
[10]掇:选取。
 
【翻译】
 
我听到世人常说,诗人显达的少,困厄的多。难道真是这样吗?大概是由于世上所流传的诗歌,很多都是出自古代困厄之士的笔下的缘故吧。大凡胸怀才能抱负而不能施展于当世的人,大都喜欢放任自适于山颠水边,看见虫鱼草木、风云鸟兽等事物,往往探究它们的怪异之处。内心郁积着忧思、感慨和愤懑,因而产生了怨恨和讥讽,道出了逐臣寡妇的哀叹,写出了人所难于诉说的情感。诗人越是困厄,写出来的诗就越是技巧高明。如此说来,并非写诗使人困厄,原来是困厄之后才能写出好诗来。
 
我的朋友梅圣俞,年轻时凭借着祖先的荫庇做了官,但屡次去参加进士考试,总是不为主考官所赏识,困厄在州县上,已经十多年了。今年他已经五十岁了,还要靠别人下聘书,去做别人的幕僚,他胸中怀藏的本领受到压抑,不能在事业上充分地展现出来。他的家乡在宛陵县,幼年时就学习写诗。当他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作的诗就已经让父老长辈们惊奇了。等到长大,学习了六经仁义的学问。他作文章,简约、古朴而纯正,不求苟且取悦于世人,因此世人只知道他的诗罢了。然而当时的人们不论贤愚,谈论诗歌必然会向圣俞请教。圣俞也喜欢把自己不得志的心情通过诗歌抒发出来,因此他平生所写的东西,诗歌尤其多。世人虽然知道他善于诗赋,却没有人向朝廷推荐他。从前王文康公曾看到他的作品,慨叹说:“二百年没有这样的作品了!”但虽然知道他的可贵,可还是没有加以举荐。假若使他有幸被朝廷任用,写出《雅》、《颂》那样的作品,来歌颂大宋的功业恩德,献于宗庙之上,上追《商颂》、《周颂》、《鲁颂》等作者,难道不是伟大的贡献吗?为什么他到老也不能得志,写的是困厄者的诗歌,只能徒然地写些描述虫鱼物类的诗,再不就是抒发羁旅、愁闷之情的作品呢?世人只喜欢他作诗的技巧,却不知道他困厄已久并且将要老死了,怎能让人不觉得可惜呢?
 
圣俞的诗很多,自己却不收拾整理。他的妻子的兄弟谢景初,担心诗篇众多而容易散失,于是选取他从洛阳到吴兴这段时间的作品,编为十卷。我曾经酷爱圣俞的诗作,担心不能全部得到,十分高兴谢氏能为它分类排序,就为之作序并且珍藏起来。从那以后过了十五年,圣俞因病在京城去世,我痛哭着为他写了墓志铭,又向他家索求他的作品,得到他的遗稿一千多篇,连同以前所收藏的,选取其中特别好的共六百七十七篇,编成了十五卷。唉!我对圣俞的诗歌已经评论得很多了,因此就不再重复了。
 
【解读】
 
此文以“穷而后工”旨意统领全文。开头高屋建瓴,阐发“穷而后工”的创作思想,并始终扣住“穷”、“工”二字,将序中其他内容贯穿起来。然后写梅圣俞的生平和创作,写生平着眼“穷”,写创作着眼“工”,因穷而后工,句句照应篇首。感叹梅圣俞终不得志,久而将老,令人悲从中来,这是大抑大落。此文一虚一实,一起一落,不仅正反对举,事理昭彰,而且情致跌宕,感人备至。欧阳修对韩愈之言体悟良深,所以有了“愈穷则愈工”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