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秘演诗集序

出自:欧阳修
【题解】
 
秘演和尚是欧阳修的好友,善于写诗,欧阳修为他的诗集作序。文中叙述了秘演和尚的生平,赞美他不合世俗、崇尚气节,是一个有能力却不得施展的奇男子,寄寓了作者对人才被埋没的慨叹。
 
【原文】
 
予少以进士游京师,因得尽交当世之贤豪。然犹以谓国家臣一四海,休兵革,养息天下以无事者四十年,而智谋雄伟非常之士,无所用其能者,往往伏而不出,山林屠贩,必有老死而世莫见者。欲从而求之不可得。
 
其后得吾亡友石曼卿[1]。曼卿为人,廓然有大志。时人不能用其才,曼卿亦不屈以求合。无所放其意,则往往从布衣野老,酣嬉淋漓,颠倒而不厌。予疑所谓伏而不见者,庶几狎而得之[2],故尝喜从曼卿游,欲因以阴求天下奇士。
 
浮屠秘演者[3],与曼卿交最久,亦能遗外世俗,以气节自高。二人欢然无所间。曼卿隐于酒,秘演隐于浮屠,皆奇男子也。然喜为歌诗以自娱。当其极饮大醉,歌吟笑呼,以适天下之乐,何其壮也!一时贤士皆愿从其游,予亦时至其室。十年之间,秘演北渡河,东之济、郓[4],无所合,困而归。曼卿已死,秘演亦老病。嗟夫!二人者,予乃见其盛衰,则予亦将老矣。
 
夫曼卿诗辞清绝,尤称秘演之作,以为雅健有诗人之意。秘演状貌雄杰,其胸中浩然。既习于佛,无所用,独其诗可行于世,而懒不自惜。已老,胠其橐[5],尚得三四百篇,皆可喜者。
 
曼卿死,秘演漠然无所向。闻东南多山水,其巅崖崛[6],江涛汹涌,甚可壮也,遂欲往游焉。足以知其老而志在也。于其将行,为叙其诗,因道其盛时以悲其衰。
 
【注释】
 
[1]石曼卿:名延年,生平参见本书《祭石曼卿文》。
 
[2]狎:亲近,接近。
 
[3]浮屠:和尚。
 
[4]济:济州,治所在今山东巨野。郓(yùn):郓州,治所在今山东东平。
 
[5]胠(qū):打开。橐(tuó):囊,口袋。
 
[6]崛(lǜ):陡峭。
 
【翻译】
 
我年轻时考中了进士,游历了京城,因而有机会遍交当世的贤者豪杰。不过我还认为朝廷统御四海,停止战事,休养生息天下太平无事四十年了,而那些有智慧、懂谋略、雄奇伟岸、非同一般的人士,还是难以施展才能,往往是蛰伏而不能被举用。在那些隐居山林、从事屠宰贩运的人中间,必定有老死而不被世人发现的超群出众之士。我想要去寻找他们,却找不到。
 
后来认识了我那已故的朋友石曼卿。曼卿的为人,胸怀开阔而志向远大。当时的人不能发挥他的才能功用,曼卿也不肯委屈自己而去迎合他们。他无处抒发自己的心意,就往往与布衣野老相处在一起。他们饮酒嬉戏,常常是醉倒发颠但却不感到厌倦。因此我怀疑所谓蛰伏而不被发现的人,或许可以在与这些人亲密的交往中得到。所以我常常喜欢跟从曼卿游历,想通过他来暗中访求天下奇士。 
 
和尚秘演和曼卿交往最久,他也是能够超越尘俗的人,并且认为自己的气节高出常人。他们两个人相处愉快、亲密无间。曼卿隐伏在酒中,秘演隐伏在寺庙里,所以都是奇男子;然而又都喜欢作诗来自我娱乐。当他们狂饮至大醉之时,又唱又吟,欢笑狂呼,从而极尽世上所能享受到的快乐,这是多么的豪迈啊!当时的贤士,都愿意与他们交游,我也常常到他们的住处。十年之间,秘演北渡黄河,东到济州、郓州,但都无所遇合,潦倒困顿而归。这时曼卿已死,秘演也是年老多病。唉!这两个人,我是看着他们从壮年而至衰老的,那么我自己也将衰老了吧!
 
曼卿的诗辞清妙绝伦,可他更称道秘演的作品,认为写得优雅刚健,有诗人的意趣。秘演的气质相貌雄伟杰出,胸中存着浩然正气。但是既然已经学了佛,也就没有可用之处了,只有他的诗歌能够流传于世。可是他懒散而不能爱惜自己的作品,现在已经老了,打开他的箱子,还能找到三四百首,都是值得玩味的好作品。
 
曼卿死了以后,秘演寂寞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才好。他听说东南多有名山大川,山的高峻巍峨,水的波涛汹涌,都是极为的壮观,于是就很向往到那边去游历。从这里也足以看出他虽然年老,但胸中的志向还在。我于是在他将要启程之前,为他的诗集作了序,以此来回顾他盛年时的情景并悲叹他的衰老。
 
【解读】
 
此文开头先作一番虚写;第二段实写,引出石曼卿,为秘演作陪衬;第三段由石曼卿再引出秘演,这才是正文的开始。后面写秘演的遇合、能诗、出游等事迹,结构渐次有序,疏宕而有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