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

出自:柳宗元
【题解】
 
王参元是唐朝进士,他本来家境殷实,却因为一场火灾家财化为乌有。柳宗元听说这一事后,写了这篇文章。在本文中,柳宗元对王家失火一事的态度,经历了由骇到疑,再到大喜的变化,表达了作者对世道的讽刺。
 
【原文】
 
得杨八书[1],知足下遇火灾,家无余储。仆始闻而骇,中而疑,终乃大喜,盖将吊而更以贺也。道远言略,犹未能究知其状,若果荡焉泯焉而悉无有,乃吾所以尤贺者也。
 
足下勤奉养,乐朝夕,惟恬安无事是望也。今乃有焚炀赫烈之虞[2],以震骇左右,而脂膏滫瀡之具[3],或以不给,吾是以始而骇也。
 
凡人之言皆曰:盈虚倚伏,去来之不可常。或将大有为也,乃始厄困震悸,于是有水火之孽,有群小之愠;劳苦变动,而后能光明,古之人皆然。斯道辽阔诞漫,虽圣人不能以是必信,是故中而疑也。
 
以足下读古人书,为文章,善小学[4],其为多能若是,而进不能出群士之上,以取显贵者,盖无他焉。京城人多言足下家有积货,士之好廉名者,皆畏忌不敢道足下之善,独自得之,心蓄之,衔忍而不出诸口。以公道之难明,而世之多嫌也。一出口,则嗤嗤者以为得重赂。
 
仆自贞元十五年见足下之文章,蓄之者盖六七年未尝言。是仆私一身而负公道久矣,非特负足下也。及为御史尚书郎,自以幸为天子近臣,得奋其舌,思以发明足下之郁塞。然时称道于行列,犹有顾视而窃笑者。仆良恨修己之不亮,素誉之不立,而为世嫌之所加,常与孟几道言而痛之[5]。
 
乃今幸为天火之所涤荡,凡众之疑虑,举为灰埃。黔其庐[6],赭其垣,以示其无有。而足下之才能,乃可以显白而不污,其实出矣,是祝融、回禄之相吾子也[7]。则仆与几道十年之相知,不若兹火一夕之为足下誉也。宥而彰之,使夫蓄于心者,咸得开其喙[8];发策决科者[9],授子而不栗。虽欲如向之蓄缩受侮,其可得乎?于兹吾有望于子,是以终乃大喜也。
 
古者列国有灾,同位者皆相吊。许不吊灾[10],君子恶之。今吾之所陈若是,有以异乎古,故将吊而更以贺也。颜、曾之养[11],其为乐也大矣,又何阙焉?
 
【注释】
 
[1]杨八:人名,名敬之,排行第八,他是柳宗元的亲戚。
 
[2]炀(yánɡ):这里指焚烧。
 
[3]滫(xiǔ)瀡(suǐ):用淀粉拌和食物使之柔滑。
 
[4]小学:泛指文字、音韵、训诂方面的学问。
 
[5]孟几道:人名,名简,字几道,是柳宗元的好朋友。
 
[6]黔(qián):黑色。
 
[7]祝融、回禄:传说中火神的名字。相(xiànɡ):帮助。
 
[8]喙(huì):嘴。
 
[9]发策决科:指科举取士。
 
[10]许不吊灾:据《左传》记载,昭公十八年,宋、卫、陈、郑四国发生火灾,诸侯都来慰问,只有许国不来慰问,当时的人们便预测许国将要灭亡了。
 
[11]颜、曾:指孔子的弟子颜回、曾参。
 
【翻译】
 
接到杨八的来信,得知您遭遇了火灾,家里什么积蓄都没有了。我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到非常的震惊,接着又有所疑惑,最后却感到非常高兴。因此把本想对您的安慰改成向您祝贺了。路途遥远而书信中话语简略,我还没能确知火灾的真实情况,如果真的烧得一干二净,什么也没有剩下了,那我就更要向你祝贺了。
 
您平素总是殷勤地侍奉双亲,早晚宁静安乐,只期望着能恬淡平安地过日子。如今却遇到了大火的灾害,使您受到惊吓,甚至连煮饭做菜的用具,都难以得到供给,我刚开始是因为这才大为震惊的。
 
一般人总是说:盈虚相依,福祸相倚,它们都是来去无常的。一个人将要大有作为,开头会遭到种种惊吓困厄,于是有遭受水灾火难的,有遭到小人怨恨的;经受过劳苦变故,而后才能走上光明大道,古代的人都是这样。这里面的道理玄虚荒诞,不着边际,即使古代的圣人也不能认为是确实可靠的,因此我随即又发生了怀疑。
 
像您这样熟读古人书籍的人,能著作文章,精通“小学”,有如此多的才学,而做官却不能超出众人之上,不能以广博的才学获得显赫的地位,实在是没有别的原因。京城里的人很多都说您家里广积财富,所以,士人中那些喜欢好名声的人对此都畏惧忌讳,不敢称道您的优点,只是自己知道您的优点,却把它藏在心里,说不出口。这是因为公道难以彰明,世情又多是猜忌嫌疑,一旦说出称赞您的话,那么那些惯于讥讽别人的人就会认为他必是得了您非常大的好处。
 
我从贞元十五年就读到您的文章,放在心里大约有六七年没有向人谈起过。这是我只考虑自己的得失而长久地违背了公道呀。不是只对不起您一个人,等到我做御史、礼部员外郎的时候,自以为有幸作为天子的近臣,得到了说话的机会,想着要找机会向上说明您被压抑的才能。但当我在同僚中称道您的时候,仍然有相视而暗笑我的。我实在是痛恨自己的品德修养还没有光亮到为世人所见,清白的名声还没能确立,因而遭到世俗的猜疑。我经常与孟几道谈起这些,也总是为此痛心不已。
 
现在好了。您的家财被天火烧得精光,众人的疑虑,也随之化为灰烬了。房子烧焦了,墙壁烧红了,显示您已经是一无所有了。这样您本身的才能,就能明白的显露出来而不为其他东西所污损,这是真实地展现才能的时候,是火神给予您的莫大资助。我与孟几道十年来与您的相知,还不及这火一晚上给你带来的好名声呢。从此以后,人们都会谅解您、称颂您,使心里藏着对您的称誉的人敢开口说话,使那些负责推举选拔人才的官员,也可以授给您官职而不必害怕了。即使是你还想像过去那样瑟缩的怕受到讥笑,难道还能做得到吗?在这一点上我对您抱了很大的期望,所以最后才会非常高兴。
 
在古代,有哪一个诸侯国遇到灾害,其他诸侯国都会前来慰问的。春秋时,许国不去慰问发生火灾的邻国,于是君子们便厌恶它。如今我之所以说了这样的话,情况与古代有所不同,所以将本来的慰问变成了祝贺。像颜回、曾参那样奉养父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物质上虽有所欠缺,又算得了什么呢?
 
【解读】
 
柳宗元说听到王家失火的消息后,先是“骇”,而后“疑”,最后又“大喜”,不明柳氏用心的人看到此处定然会觉得匪夷所思,这其实隐含了柳氏的良苦用心,也为下文埋下了伏笔。按照一般思路,柳宗元应该解释自己为何“始闻而骇,中而疑,终乃大喜”,但他偏偏不解释,而是转而说及王参元“勤奉养”、好读书却未能考中功名的身世,与王参元家财万贯的家世形成对比,从而引出“盈虚倚伏”的观点,这是借用道家“祸福相倚”的说法安慰王参元。本文开头便寓含新奇,而这种新奇的色彩一直贯穿到底,给读者以异乎寻常的感受。
 
此文从奇处立论,行文亦有诙谐之气,而奇思隽语出于意外,可以摆脱庸庸之想。本篇取径幽奇险仄,快语惊人,可以令读者破涕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