钴潭西小丘记

出自:柳宗元
【题解】
 
柳宗元因为支持新政,被贬到永州做司马。在永州任上,柳宗元职务清闲,常常寄情于山水,写下了不少富有闲情逸致的诗文,其中就有著名的“永州八记”。八篇游记既有关联,又能独立成篇,这篇文章就是“永州八记”其中的一篇。在文中,柳宗元介绍了小丘的位置、丘上的怪石景观,并在观景时发现不少乐趣。结尾处柳宗元对这座小丘曾经遭闲置表示感叹,抒发了自己遭贬黜、怀才不遇的苦闷。
 
【原文】
 
得西山后八日,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钴潭[1]。西二十五步,当湍而浚者为鱼梁[2]。梁之上有丘焉,生竹树。其石之突怒偃蹇[3],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嵚然相累而下者[4],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
 
丘之小不能一亩,可以笼而有之。问其主,曰:“唐氏之弃地,货而不售。”问其价,曰:“止四百。”余怜而售之。李深源、元克己时同游,皆大喜,出自意外。即更取器用[5],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其中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举熙熙然回巧献技,以效兹丘之下[6]。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目谋[7],之声与耳谋[8],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9],虽古好事之士,或未能至焉。
 
噫!以兹丘之胜,致之沣、镐、鄠、杜[10],则贵游之士争买者,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今弃是州也,农夫渔父过而陋之,价四百,连岁不能售。而我与深源、克己独喜得之,是其果有遭乎[11]?
 
书于石,所以贺兹丘之遭也。
 
【注释】
 
[1]钴(ɡǔ)(mǔ)潭:潭水名,因潭的形状像熨斗而得名。钴,熨斗。
 
[2]浚(jùn):深。鱼梁:筑堰拦水捕鱼的一种设施。
 
[3]偃(yǎn)蹇(jiǎn):形容山石错综盘踞的样子。
 
[4]嵚(qīn)然:高耸的样子。
 
[5]更取:轮流拿着。
 
[6]效:献出。
 
[7]清泠(línɡ):清澈凉爽。
 
[8]瀯瀯(yínɡ):水流声。
 
[9]不匝(zā):不满。旬:十天。
 
[10]沣(fēnɡ)、镐、鄠(hù)、杜:都是长安附近的地名。
 
[11]遭:运气。
 
【翻译】
 
寻得西山后的第八天,沿着山口向西北走上二百步,又发现了钴潭。潭西二十五步远,那水深流急的地方是鱼梁。鱼梁上有个小土丘,上面生长着竹子树木;小丘上的岩石,突起耸立,起伏错杂,好像是从地下拱出来的一样,它们争着做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多得数不清。那些后高前低重叠着延伸向下的,就像牛马在溪边饮水;那些猛然前突,像兽角一样排列向上的,就像熊罴向山上攀登。
 
这小丘小得不足一亩,似乎可以把它装在一个小笼子里。我问小丘的主人关于小丘的情况,他回答说:“这是姓唐的人家的弃地,想卖却卖不出去。”我问他价格,他回答说:“只四百两银子。”我怜惜小丘而买下了它。当时李深源、元克己二人与我同游,都喜出望外,觉得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当下我们便轮流拿来各种工具,铲除杂草,砍掉难看的树木,并放火将它们烧掉。于是美好的树木挺立了出来,秀美的竹林露出了本来的容颜,奇异的山石也凸现出各自的面貌。从小丘中央四外望去,只见山峰高峻,云彩飘浮,溪水清流,鸟兽遨游其间;万物都快乐地呈现出巧妙的姿态,献出各自的技艺,在小丘之下表演着。铺开席子卧在上面,山水清凉明爽的状貌映入眼帘,潺潺的流水声又传入耳中,悠远空阔的天空撩动遐思,幽深静谧的环境与心灵相合。我不满十天就寻得了两处胜景,即使是古代喜欢游历的人,也未必能做到这样啊!
 
唉!以小丘这样的美景,如果把它放到长安附近的沣、镐、鄠、杜等地,那么,爱好游乐的贵族富人们一定是争相购买,它的身价也会日增千金却越发不能购得。现在它被废弃在这永州,农人渔夫经过而对它不屑一顾,价钱只有四百文,却多年卖不出去;而我与深源、克己偏偏是因为得到了它而欣喜,这小丘是注定有这样的运气吗?
 
我将这些写在石头上,用来庆贺这座小丘的好运气。
 
【解读】
 
本文以物喻人,小丘指的就是遭贬后的柳宗元。这座小丘周围虽然景致美妙,但遭人闲置已久,这就好比自己空有一身抱负,却不为朝臣所容,以致被贬永州。此文虽然没有一字写到自己,但柳氏怀才不遇的苦闷表露无遗。文托物而感遇,作者于眼前景幻出奇趣,于奇趣中生出静机。笔力之峭厉,体物之工妙,绝非庸手所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