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出自:柳宗元
【题解】
 
永州刺史韦彪修建了一处新堂,柳宗元亲自到场参观了这个新堂,并为它写下这篇文章。此文先写名胜难得,作下铺垫;而后写新堂没有修建前十分荒芜,与修建之后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然后写新堂的景致优美;最后作者赞扬韦彪的仁义,希望后继者能够效法他。
 
【原文】
 
将为穹谷、嵁岩、渊池于郊邑之中[1],则必辇山石[2],沟涧壑[3],陵绝险阻,疲极人力,乃可以有为也。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状,咸无得焉。逸其人,因其地,全其天,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
 
永州实惟九疑之麓[4]。其始度土者,环山为城。有石焉,翳于奥草[5];有泉焉,伏于土涂[6]。蛇虺之所蟠[7],狸鼠之所游。茂树、恶木,嘉葩、毒卉[8],乱杂而争植,号为秽墟。
 
韦公之来[9],既逾月,理甚无事。望其地,且异之。始命芟其芜[10],行其涂。积之丘如,蠲之浏如[11]。既焚既酾[12],奇势迭出,清浊辨质,美恶异位。视其植,则清秀敷舒;视其蓄,则溶漾纡余。怪石森然,周于四隅。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窍穴逶邃[13],堆阜突怒。乃作栋宇,以为观游。凡其物类,无不合形辅势,效伎于堂庑之下[14]。外之连山高原,林麓之崖,间厕隐显,迩延野绿,远混天碧,咸会于谯门之内[15]。
 
已,乃延客入观,继以宴娱。或赞且贺曰:“见公之作,知公之志。公之因土而得胜,岂不欲因俗以成化?公之择恶而取美[16],岂不欲除残而佑仁?公之蠲浊而流清,岂不欲废贪而立廉?公之居高以望远,岂不欲家抚而户晓?夫然,则是堂也,岂独草木土石水泉之适欤?山原林麓之观欤?将使继公之理者,视其细,知其大也。”
 
宗元请志诸石,措诸壁,编以为二千石楷法[17]。
 
【注释】
 
[1]穹(qiónɡ)谷:深谷。嵁(kān)岩:凸凹不平的山岩。
 
[2]辇(niǎn):用车运。
 
[3]沟:沟通。
 
[4]九疑:即九嶷山,在今湖南省宁远县南。
 
[5]翳(yì):遮蔽。
 
[6]涂:污泥。
 
[7]虺(huí):一种毒蛇。
 
[8]葩(pā):花。
 
[9]韦公:当时任永州刺史。
 
[10]芟(shān):割除。
 
[11]蠲(juān):清除,疏通。浏:水清澈。
 
[12]酾(shī):疏导。
 
[13]逶(wēi)邃(suì):曲折深远。
 
[14]庑(wǔ):堂下周围的廊屋。
 
[15]谯门:城门上的望楼。
 
[16]择:应作“释”,舍弃。
 
[17]二千石:汉代郡守的俸禄为二千石,后来作为州郡一级官吏的代称。
 
【翻译】
 
如果要在城邑中营造幽谷、峭壁和深池,那就必须用车子运来山石,开凿山涧沟壑,逾越险阻,耗尽人力,才可以办到。然而想以此得到那种天造地设的景观,还是不能完全做到。不必耗费人力,因地制宜,且能保全其天然之美,这种过去很难做到的事情,如今却在永州这里实现了。
 
永州实际上是九嶷山的余脉,最早来这里测量规划的人,环绕着山麓建起了城市。这里有山石,却被深深地遮蔽在杂草丛中;这里有泉水,却被掩埋在污泥之下。成了一个毒蛇盘踞、狸鼠出没的地方。嘉树与恶木,鲜花与毒草,混杂在一处,竞相生长。因此被称为是荒凉污秽的地方。
 
韦公来到永州任刺史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因为治理颇见成效,所以现在也就没有很多的事情了。他望见这块地方,感到很不寻常,这才派人割除荒草,开通道路。割除的杂草堆积如山,疏浚后的泉水晶莹清澈。等到将割下的杂草全部焚烧干净,泉水也浚通完毕,才感觉到奇妙的景致层出不穷,清与浊分辨开了,美与丑不再混杂。这时再来看那树木,青翠秀丽,挺拔舒展;看那泉水,微波荡漾,萦回曲折。奇形怪状的石头林立,环绕四周。有的排列成行,有的如同跪拜,有的站立,有的卧倒。洞穴曲折深邃,石山堆叠突兀。于是在这里建造起厅堂,作为观赏游览的地方。所有这些景物,无不是与地势山形完美地结合搭配在一起,似乎要在堂屋廊檐前献出它们的技艺。城外连绵的山脉和宽广的高原,林木覆盖的山脚,也或隐或现地参加进来,和近处绿色的原野连接在一起,与高远的碧蓝的天空混成一色,这一切,仿佛都一齐会聚到城内来了。
 
新堂建成后,便邀请客人们前来参观,接着又设宴娱乐。有人边赞美边祝贺说:“看到韦公您的这番作为,便知道您的志向。您因地制宜而得如此胜景,难道不是意味着要顺应本地的民风来推行教化吗?您铲除恶木毒草而保留嘉树鲜花,难道不是意味着要去除残暴而保护善良吗?您清除污浊而使水流变得清澈,难道不是意味着要惩治腐败而提倡廉洁吗?您登高而望远,难道不是想要千家万户的百姓都得到安抚并被告知您的政令吗?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座大堂又岂止是草木、土石、清泉令人惬意,只有远山、高原、丛林和山麓供人观赏呢?它将使继您之后来治理永州的人,都能够从这精巧的景致中悟出为政的大道理啊!”
 
我请求上述内容铭刻在石碑上,嵌于墙中,并编辑成册以作为刺史们效法的楷模。
 
【解读】
 
此文前面和中间部分以重墨写景,这是为后面设下埋伏。文章的末尾发出议论,柳宗元从物事想到人事,想到韦使君对永州民俗的影响,即“除残而佑仁”,以此赞叹韦使君在永州的仁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