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柑者言

出自:刘基
【题解】
 
这是刘基的一篇讽世短文。他先写杭州卖柑者所卖的柑外表好看,其实是“败絮其中”,而后引出寓意,也就是为官者外强中干。最后再以卖柑者的语言做结,有所寄托,无情地讽刺了元末官吏的欺世盗名,可谓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原文】
 
杭有卖果者[1],善藏柑,涉寒暑不溃,出之烨然[2],玉质而金色。剖其中,干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将以实笾豆[3],奉祭祀,供宾客乎?将衒外以惑愚瞽乎[4]?甚矣哉!为欺也。”
 
卖者笑曰:“吾业是有年矣。吾业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闻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5],果能授孙、吴之略耶[6]?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7][8],果能建伊、皋之业耶[9]?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10],坐糜廪粟而不知耻[11]。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12],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默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13]。岂其忿世嫉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讽耶?
 
【注释】
 
[1]杭:指杭州。
 
[2]烨(yè)然:光彩鲜明的样子。
 
[3]笾(biān)豆:古代用竹编成的食器,形状如豆,举行祭祀或宴会时用来盛果实、干肉。
 
[4]衒(xuán):炫耀,卖弄。瞽(ɡǔ):瞎子。
 
[5]虎符:兵符。皋比:虎皮。
 
[6]洸洸(ɡuānɡ):威武的样子。干城:盾牌和城墙,指保卫国家。
 
[7]孙、吴:指战国时的名将孙武和吴起。
 
[8]庙堂:朝廷。
 
[9]伊、皋:指商代的名臣伊尹和舜时的名臣皋陶。
 
[10]斁(dù):败坏。
 
[11]縻(mí):通“靡”,耗费。
 
[12]醴(lǐ):甜酒。饫(yù):饱食。
 
[13]滑(ɡǔ)稽:指幽默机智,能言善辩。
 
【翻译】
 
杭州有个卖水果的人,善于贮藏柑子,他贮藏的柑子经过严寒酷暑也不腐烂,拿出来仍然是光彩鲜艳,有着像玉石一样的质地、黄金般的颜色。可是把柑子剖开一看,里面却干枯得像破旧的棉絮。我很奇怪,就问他:“你卖给人家的柑子,是要使它来充实人家的器皿,去供奉神灵、招待宾客呢,还是只想炫耀它的外表,用来迷惑傻子和瞎子呢?你这种欺骗手段也太过分了!”
 
卖水果人笑着说:“我干这行当已经多年了,我依靠这行当来养活自己。我卖这些柑子,人家买它,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什么议论,为什么惟独不能满足您的需要呢?世上耍弄欺骗手段的人不算少呀,仅仅是我一个人吗?您没有考虑过这些吧。现在那些佩虎符、坐在虎皮椅上的人,看那威武的样子,好像是真能保卫国家的将才,可当真能够拿出孙武、吴起那样的韬略吗?那些峨冠博带的文臣,看那气宇不凡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在朝廷之上辅助君王的重臣,可他们当真都能够建立像伊尹、皋陶那样的功业吗?盗匪四起却不知如何治理,百姓困苦却不知如何解救,官吏作奸犯科却不知如何禁止,法制败坏却不知如何整饬,白白地耗费国家的粮食却不感到羞耻。看他们坐在高堂之上,骑着高头大马,沉醉在美酒当中,饱食大鱼大肉,哪一个不是看起来高不可攀,使人敬畏,光明磊落得值得人们效法呀?然而他们又何尝不是些外表像金玉、内容却像破絮的人呢!今天您对这些都视而不见,却来挑剔我的柑子!”
 
我沉默无语,不能回答。回来想想他这番话,觉得他像是东方朔那样诙谐善辩的一类人。难道他是个愤恨世道、痛恶奸邪的人而假借柑子来进行讥讽?
 
【解读】
 
本文分为三段。首段写杭州卖柑者的柑橘表面上看很好,但是本质并不好,这正应验了“金玉其表,败絮其中”这句话。第二段是卖柑者的自辩,文中用“笑曰”二字描绘了卖柑者的可鄙与欺世盗名。末段以两个问句束尾,有所寄托,余韵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