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蒉扬觯

出自:《礼记》
【题解】
 
晋国大夫知罃死而未葬,晋平公便和臣下饮酒作乐。厨师杜蒉以巧妙的方式对平公进行了劝谏,平公知错能改,并要把罚酒所用的酒杯传之后世,引以为鉴。
 
【原文】
 
知悼子卒[1],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2],鼓钟。杜篑自外来[3],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
 
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4]。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5],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6],非刀匕是共[7],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8]。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毋废斯爵也!”
 
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注释】
 
[1]知悼子:即知罃,晋国大夫。
 
[2]师旷:晋国的著名乐师。李调:晋平公的宠臣。
 
[3]杜蒉:晋平公的厨师。
 
[4]子卯不乐:古代相传商纣和夏桀分别死于甲子日和乙卯日,后来就以甲子、乙卯两日为国君的忌日,不许饮酒奏乐。
 
[5]太师:周代对乐官的称呼。
 
[6]宰夫:厨师。
 
[7]共:通“供”。
 
[8]觯(zhì):古时一种饮酒器具。
 
【翻译】
 
知悼子死了,尚未安葬,晋平公就喝起酒来,师旷和李调在旁边服侍,并敲钟助兴。杜蒉从外面回来,听到钟声,就问:“他们在哪儿?”有人回答说:“在寝宫。”杜蒉走进寝宫,登台阶而上,到了席前,斟了一杯酒,说:“师旷,你喝这杯!”又斟了一杯酒,说:“李调,你喝这杯!”接着斟了第三杯酒,自己在殿堂之上朝北面跪下,一饮而尽。喝完,就走下台阶,快步走出寝宫。
 
晋平公喊他进去,说:“杜蒉!刚才你心里好像有什么话要启发我,所以没有主动与你说话。你罚师旷喝酒,是为什么?”杜蒉回答说:“子卯是国君的忌日,不得饮酒奏乐。如今悼子的灵柩还停放在堂上,这是比子卯忌日更为重大的事情,师旷是太师,却不把这事儿告诉您,所以我让他罚酒一杯。”平公又问:“你罚李调喝酒,又为什么呢?”杜蒉回答说:“李调是君主的宠臣,却因贪图吃喝而忘记君主忌讳的事情,因此我让他罚酒一杯。”平公又问:“那么你罚自己一杯,又是为什么呢?”杜蒉回答说:“我是个厨师,不专心供应饮食餐具,竟敢越职参与劝谏君王的事情,因此我自罚一杯。”平公说:“这件事我也有过错,斟上酒,罚我一杯吧。”杜蒉把觯洗净,斟上酒,然后高举酒杯献给平公。平公对旁边服侍的人说:“如果我死了,一定不要丢弃这只觯。”
 
直到今天,每当主人向宾客敬酒完毕,就举起手中的觯,人们把这个动作称为“杜举”。
 
【解读】
 
首句写知悼子死后,“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此句虽只有短短十三字,却有四个动作,即未葬、饮、侍、鼓,这几个动作连缀起四个人物,将文中的矛盾冲突展现给了读者。
 
杜蒉进入寝宫后,“历阶而升”,此处可见他的心急如焚。等他给两位大臣斟完酒后,“降,趋而出”,自己喝完一杯接着就奔出寝宫,在对方不了解用意的情况下,主动退出,有利于激起对方的好奇心,变被动为主动。此处连用三个动作,将杜蒉的机智刻画得惟妙惟肖。不出所料,平公果然询问杜蒉为什么这么做,杜蒉于是向他解释原因。此文用语精妙,杜蒉从入场到劝说平公成功,可谓处处是妙笔。
 
清人林云铭点评杜蒉之举“似戏场上锣鼓俱停,演出一出哑口关目,只见东望西走,乂手曲腰,半晌不知何事。及平公唤回杜蒉,听其说出行罚受罚之故,亦自认罚,且嘱永著为戒,又似戏场上一时锣鼓大作,生旦相向……令人半晌积闷,当下叫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