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重耳对秦客

出自:《礼记》
【题解】
 
晋献公去世,秦穆公以吊唁为名劝说公子重耳回国即位。重耳虽有此心,然而不知道秦穆公的真实意图,他在舅父狐偃的指点下,悲痛陈词,表示哀父情切,无心他事,为秦穆公所赞叹钦佩。
 
【原文】
 
晋献公之丧,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且曰:“寡人闻之:‘亡国恒于斯,得国恒于斯。’虽吾子俨然在忧服之中[1],丧亦不可久也,时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图之。”以告舅犯[2]。舅犯曰:“孺子其辞焉。丧人无宝,仁亲以为宝。父死之谓何?又因以为利,而天下其孰能说之?孺子其辞焉。”
 
公子重耳对客曰:“君惠吊亡臣重耳,身丧父死,不得与于哭泣之哀,以为君忧。父死之谓何?或敢有他志,以辱君义。”稽颡而不拜,哭而起,起而不私。
 
子显以致命于穆公[3]。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颡而不拜[4],则未为后也,故不成拜;哭而起,则爱父也;起而不私,则远利也。”
 
【注释】
 
[1]俨然:庄重严肃的样子。
 
[2]舅犯:即狐偃,字子犯,重耳的舅父。
 
[3]子显:即公子絷,秦穆公派去重耳那里吊唁的使者。
 
[4]稽颡(sǎnɡ):旧时父母死,行丧礼时跪拜宾客、以额触地的礼节。
 
【翻译】
 
晋献公死后,秦穆公派子显去公子重耳处吊唁,并带话说:“寡人听到过这样的话:‘丧失国家,常在此时;夺取国家,也常在此时。’虽然您正处于庄重严肃的服丧期间,但流亡在外也不可以太久,夺取君位的时机也不宜错过,希望您早作打算。”重耳把这些话告诉了舅犯。舅犯说:“您还是应该辞谢他的好意。失位出亡的人没有什么可宝贵的东西,只有仁爱思亲才算宝贵。父亲死了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如果借着父亲去世的机会而图谋夺得君位,天下的人还有谁能替您说话呢?您还是辞谢了他的好意吧。”
 
公子重耳回答秦使说:“蒙贵君的恩惠,派您到亡命之臣重耳处吊唁。我流亡在外,父亲死了也不能(回去参加葬礼)和别人一起在父亲的灵柩旁边哭泣,劳烦国君替我担忧。父亲死了是什么样的事情?我怎敢还有其他的想法,从而辱没了贵国国君对我的情谊呢?”说罢,对秦使叩头而不拜谢,然后哭着站起来,站起来后也不再与客人私下交谈。
 
子显把这些情况禀报给了秦穆公。穆公说:“很是仁德呀,公子重耳!他叩头却不拜谢,是表示不愿成为国君的继承人,所以不行‘成拜’之礼;哭着站起来,是表示对他父亲的一片赤子之心;起来不与宾客私下交谈,是表明自己要远离此时行动能给自己带来的利益啊。”
 
【解读】
 
此文开头写秦穆公派人向重耳吊唁,并以吊唁为名,劝说重耳回国继承王位。这里面藏有玄机,为下文设下一伏笔。
 
这时,狐偃适时劝谏重耳,一为成全重耳仁义之名,一为提防秦人另有深意,照应了开头。于是,重耳在秦客面前婉拒回国继位的请求,还用言行表达了对于父亡的哀恸之情。此篇结构精严,神奇疏荡,狐偃的智深、重耳的沉着,都表现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