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易箦

出自:《礼记》
【题解】
 
曾子病重,卧在病榻之上,他的弟子和儿子都在他旁边伺候。这时,曾子家中的仆童发现曾子身下所铺的席子跟礼制不符合,就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曾子的弟子和儿子不想让曾子再起身折腾,但曾子却坚持起身更换席子,然后安然死去。
 
【原文】
 
曾子寝疾[1],病。乐正子春坐于床下[2],曾元、曾申坐于足[3],童子隅坐而执烛。
 
童子曰:“华而睆[4],大夫之箦与[5]?”子春曰:“止!”曾子闻之,瞿然曰[6]:“呼!”曰:“华而睆,大夫之箦与?”曾子曰:“然。斯季孙之赐也[7],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箦。”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8],不可以变。幸而至于旦,请敬易之。”曾子曰:“尔之爱我也不如彼。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毙焉,斯已矣。”举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
 
【注释】
 
[1]曾子:名参,鲁国人,孔子的学生。
 
[2]乐正子春:曾参的弟子。乐正是乐官名。
 
[3]曾元、曾申:都是曾参之子。
 
[4]睆(huǎn):光亮。
 
[5]箦(zé):竹席。
 
[6]瞿(qú)然:吃惊的样子。
 
[7]季孙:鲁国大夫。
 
[8]革(jí):危急。
 
 
【翻译】
 
曾子病卧在床上,病情已经很重了。乐正子春坐在床下,儿子曾元、曾申坐在曾子的脚边,童仆坐在屋子的角落里,手拿着蜡烛。
 
童仆说:“华美而光亮,是大夫用的席子吧?”乐正子春说:“别说话!”曾子听到了,吃惊地说:“啊!”童仆又说道:“华美而光亮,是大夫用的席子吧?”曾子说:“是的,这是季孙赠给我的,我还没来得及把它换掉。元,扶我起来,把席子换掉。”曾元说:“您老人家的病已经很重了,现在不能更换,希望捱到天亮,再让我很恭敬地来换掉。”曾子说:“你爱护我,还不如那童子。君子爱护人是从德行上去爱护他,小人爱护人是姑息迁就。我还要求什么呢?我只盼望死得合于礼制罢了。”于是大家扶起曾子,换了席子,再把他扶回到床上,还没有躺安稳,曾子就去世了。
 
【解读】
 
本文虽只有短短一百多字,但其中的四个人物形象却惟妙惟肖,十分生动。曾子大病之中,听到童子的提醒,毫不犹豫地说了一个“然”,可见曾子对礼制的执著之心;童子在曾子垂危之际,仍然毫无忌讳地提醒曾子要守礼,可见他的天真;子春虽然只说了一个“止”字,却已把他当时气急败坏的心情描绘了出来,此文用字之神,堪称绝妙!
 
【文史知识】
 
子路以死守礼
 
圣贤之人重礼,即使面临死亡,亦不能失礼。曾子如此,子路亦如此。孔子的弟子子路担任卫国大夫孔悝的邑宰。蒉聩和孔悝一起作乱,谋划进入孔悝的家中,和他的同党一起袭击出公。出公逃到卫国,蒉聩自立为卫君,是为卫庄公。子路在外面听说孔悝作乱之后奔驰前往。遇上子羔从卫国的城门出来,对子路说:“出公逃走了,大门已经关闭,你还可以回去,不要平白无故地遭受祸殃。”子路说:“吃别人的饭,就不能躲避人家遭受的灾难。”子羔离开了。恰好有使者进入都城,城门便打开了,子路随之进去,并去拜访蒉聩。蒉聩与孔悝当时都在台上。子路说:“您怎么能任用孔悝呢?请把他杀掉。”蒉聩不听。子路想焚台,蒉聩害怕,就命令石乞、壶黡攻打子路,砍断了子路的帽带。子路“目眦尽裂”(眼眶都瞪裂了),严厉喝斥道:“君子死,而冠不免。”毅然系好帽缨,从容就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