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宴桃李园序

出自:李白
【题解】
 
这篇文章的原题是《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此文是李白用骈体文写成的一篇脍炙人口的抒情小品,生动地记述了李白和众兄弟在春夜聚会于桃李芬芳的名园,饮酒赋诗,高谈阔论的情景。文章抒发了作者热爱生活、热爱自然,以及对兄弟们和睦友爱的喜悦之情,同时也寄托了对人生短促的感慨和及时行乐的思想。虽然文章流露出“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感伤情绪,但整体基调是积极向上的。
 
【原文】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1]。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2]!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3]。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4],皆为惠连[5];吾人咏歌,独惭康乐[6]。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7]。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8]。
 
【注释】
 
[1]逆旅:客舍。
 
[2]良:确实。以:原因。
 
[3]大块:指大自然。
 
[4]群季:诸弟。
 
[5]惠连:南朝文学家谢惠连。
 
[6]康乐:南朝文学家谢灵运,袭封康乐公。
 
[7]觞(shānɡ):古代酒器。
 
[8]金谷酒数:西晋石崇在金谷园与宾客宴饮的时候,要宾客当筵赋诗,不能成者,罚酒三杯。
 
【翻译】
 
天地啊!是万物的客舍;光阴啊!是百代的过客。虚浮的人生恍若一场大梦,欢乐的时光又能延续多久?古人拿着蜡烛在夜里游赏,确实是有原因的啊!况且,温暖的春天用烟花美景召唤我们,天地万物赐给了我们一派锦绣风光。我们在桃李芬芳的园中相会,一起畅叙兄弟间的乐事。诸位弟弟都是俊杰才智之士,个个比得上谢惠连,我们作诗吟咏,惟独我惭愧自己的才情不如谢康乐。幽雅的赏玩还没结束,高谈阔论已转为清雅絮语。坐在花丛中摆开豪华的筵席,觥筹交错,尽情欢乐,要和明月同醉在这良辰美景当中。如此情形,没有好的作品,怎能抒发高雅的情怀?如果诗文没有即席作成的,就依照金谷园宴饮的旧例罚酒三杯。
 
【解读】
 
此文一句一转,一转一意,文气奔放自如,写得潇洒流畅,事情记叙生动自然。精彩的骈偶句式,使文章更加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