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石处士序

出自:韩愈
【题解】
 
石处士名叫石洪,他曾做过黄州录事参军,后又隐居洛阳十年,不再出仕。公元801年,河阳节度使乌重胤为了平定成德节度使王承宗的叛乱,特意征召石洪入他的幕府出谋划策,石洪欣然接受。此文就是韩愈为石处士此行写的送别之文。本文开头写乌氏求贤若渴,石洪才学渊博、志节品高,这是为石洪入乌氏幕府做铺垫;然后再写石洪出仕的三大理由,以及自己对乌氏、石洪的一番忠告,即“惟义终归”,也就是让他们做忠义之士。
 
【原文】
 
河阳军节度、御史大夫乌公为节度之三月[1],求士于从事之贤者。有荐石先生者。公曰:“先生何如?”曰:“先生居嵩、邙、瀍、谷之间[2],冬一裘[3],夏一葛;食,朝夕饭一盂,蔬一盘。人与之钱,则辞;请与出游,未尝以事免;劝之仕,不应。坐一室,左右图书。与之语道理,辨古今事当否,论人高下,事后当成败,若河决下流而东注,若驷马驾轻车就熟路,而王良、造父为之先后也[4],若烛照,数计而龟卜也[5]。”大夫曰:“先生有以自老,无求于人,其肯为某来邪?”从事曰:“大夫文武忠孝,求士为国,不私于家。方今寇集于恒,师环其疆,农不耕收,财粟殚亡[6]。吾所处地,归输之涂[7],治法征谋,宜有所出。先生仁且勇,若以义请而强委重焉,其何说之辞?”于是撰书词,具马币,卜日以授使者,求先生之庐而请焉。
 
先生不告于妻子,不谋于朋友,冠带出见客,拜受书礼于门内。宵则沐浴,戒行李,载书册,问道所由,告行于常所来往。晨则毕至张上东门外[8],酒三行,且起。有执爵而言者曰:“大夫真能以义取人,先生真能以道自任,决去就。为先生别。”又酌而祝曰:“凡去就出处何常?惟义之归。遂以为先生寿。”又酌而祝曰:“使大夫恒无变其初,无务富其家而饥其师,无甘受佞人而外敬正士,无昧于谄言[9],惟先生是听。以能有成功,保天子之宠命。”又祝曰:“使先生无图利于大夫,而私便其身图。”先生起拜祝辞曰:“敢不敬早夜以求从祝规?”于是东都之人士,咸知大夫与先生果能相与以有成也。遂各为歌诗六韵,遣愈为之序云。
 
【注释】
 
[1]河阳:地名,今河南孟县南。乌公:即乌重胤,字保君。
 
[2]嵩:嵩山。邙(mánɡ):邙山。瀍(chán):中国河南省北部的一条河,向东流入洛河。谷:水名,洛河的支流。
 
[3]裘:皮衣服。
 
[4]王良、造父:相传二人都是善于驾御车马者。
 
[5]数计:用著草算卦决事。
 
[6]殚(dān):尽。
 
[7]涂:通“途”。
 
[8]张(zhànɡ):为宴会设置器具。
 
[9]昧:糊涂。
 
【翻译】
 
河阳军节度使、御史大夫乌公,担任节度使的第三个月,就向幕僚中贤能的人访求人才。有人推荐了石先生。乌公问道:“石先生是怎么样的?”回答说:“石先生住在嵩、邙两山与瀍、谷两水之间,冬天披一件皮裘,夏天穿一身葛衫。每天吃早晚两顿饭,都是粗饭一碗,蔬菜一盘。别人给他钱,他辞谢不收;邀请他一起出游,从没有借故推辞;劝他出来做官,却不肯答应。他常坐在一间房子里,左右都是图书。与他谈论道理,分析古今事情的是非得失,评论人物的高下短长,探讨事情的成败之由,他的言论就像河水决口而奔流向东;如同四匹马拉着轻车,走在熟悉的道路上,而且有王良、造父这样的驾车能手在前后驾驭;又像烛光照耀那样明亮,像蓍草算卦、龟甲占卜那样灵验准确。”乌大夫说:“石先生有志隐居终老,无求于人,他肯来为我效力吗?”幕僚说:“大夫文武双全,忠正仁孝,访求贤士是为了国家,不是为了自家的私利。当今叛匪聚集在恒州,军队环围在恒州的疆界,他们使农民不能耕种收获,钱财粮食都要消耗殆尽。我们所处的地方,是输送粮食财物的要道,治理的方法,征讨的谋略,应该有人来统筹。石先生仁义而有胆识,若以大义相请并且强委重任给他,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于是撰写好书信,准备了马匹、财物,选择吉日交付给使者,让他们寻访石先生的住处以请他出山。
 
石先生闻讯后,没有告诉妻子,没有同朋友商议,便穿戴整齐地出来见客,在屋里恭敬地接受了书信和礼物,当夜就沐浴、准备行李、装载书籍,打听好前往的道路,向常有往来的朋友告别。第二天清晨,朋友们都到了东门外为他饯行。酒斟了三次,石先生就要起身上路,有人端着酒杯致词说:“乌大夫真能以道义取人,先生也真能以道义自任,决定进退。这杯酒为先生送别。”又斟了一杯酒,祝愿说:“大凡出仕或者隐退,有什么一成不变的标准呢?全由道义决定吧。这杯酒祝先生长寿。”又斟了一杯酒祝愿说:“但愿乌大夫永远不改变他的初衷,不要只顾自家富足而让士兵挨饿,不要内心喜欢听阿谀逢迎之人的奉承而只在表面敬重正直的人,不要被谗言所蒙蔽,而要专一听从先生的意见。这样才能获得成功,保住天子对自己的恩宠。”又祝愿说:“希望先生不要到大夫那里图谋私利,利用便利来满足私欲。”石先生起身拜谢这些祝辞,说:“我怎敢不从早到晚都恭敬地遵照诸位祝辞中的规劝去做?”于是东都的人士都知道乌大夫与石先生一定能相互协作而有所成就。于是每人都作了一首六个韵的诗,并叫我为它们作序。
 
【解读】
 
本篇的文字简约、传神,如首段石处士的推荐者用了几个动词串联起石处士的行为,将石处士高远拔俗的形象勾勒得生动而鲜活。此外,本文通篇以对话的方式展开,而勉励石处士的言语,是韩愈借助他人之口表达出来的,从中也体现了韩愈忧国忠君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