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杨少尹序

出自:韩愈
【题解】
 
杨少尹,名巨源,是唐代德宗时的少尹,因德高望重,深受时人的称赞。杨少尹退休时,韩愈为他写了一篇赠言以作称颂。本文举出了汉代疏广、疏受的例子,疏广、疏受两人是叔侄,他们都曾做官,且都是一到年老就主动退休。韩愈以二人举例是为了衬托杨少尹功成身退的美德。
 
【原文】
 
昔疏广、受二子[1],以年老,一朝辞位而去。于时公卿设供张,祖道都门外[2],车数百两。道路观者,多叹息泣下,共言其贤。汉史既传其事,而后世工画者又图其迹,至今照人耳目,赫赫若前日事。
 
国子司业杨君巨源,方以能《诗》训后进,一旦以年满七十,亦白丞相去归其乡。世常说古今人不相及,今杨与二疏,其意岂异也?
 
予忝在公卿后[3],遇病不能出。不知杨侯去时,城门外送者几人、车几两、马几匹,道边观者亦有叹息知其为贤与否,而太史氏又能张大其事,为传继二疏踪迹否,不落莫否[4]。见今世无工画者,而画与不画,固不论也。然吾闻杨侯之去,丞相有爱而惜之者,白以为其都少尹,不绝其禄,又为歌诗以劝之。京师之长于诗者,亦属而和之[5]。又不知当时二疏之去,有是事否。古今人同不同,未可知也。
 
中世士大夫以官为家,罢则无所于归。杨侯始冠[6],举于其乡,歌《鹿鸣》而来也[7]。今之归,指其树曰:“某树吾先人之所种也,某水某丘,吾童子时所钓游也。”乡人莫不加敬,诫子孙以杨侯不去其乡为法。古之所谓乡先生,没而可祭于社者,其在斯人欤?其在斯人欤?
 
【注释】
 
[1]疏广、受:即疏广、疏受。他们是叔侄俩,汉宣帝时,二疏任太子太傅、太子少傅,被称为贤大夫。后称病还乡,百官送行,回乡后又将皇帝和皇太子赐给的黄金散赠给乡里贫寒之家。
 
[2]祖道:古代一种在道旁设宴饯行的仪式。[3]忝:谦词,有愧于。
 
[4]落莫:冷落。莫通“寞”。
 
[5]属:写文章。[6]冠:古代男子到二十岁时,行冠礼表示已经成年。
 
[7]《鹿鸣》:《诗经·小雅》中的一篇。唐代州、县考试完毕,地方长官要出面主持酒礼,歌《鹿鸣》之诗。
 
【翻译】
 
从前疏广、疏受两位先生,因为年纪大了,终于有一天辞去官职,离开了朝廷。当时朝中的公卿大臣在都门设宴为他们饯行,送行的车子多达数百辆。在路边观看的人多是叹息落泪,都在称道他们的贤良。《汉书》已经记载了这件事,而后世擅长绘画的人又画了这个动人的场面,那画卷至今还光彩照人,清清楚楚的就好像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国子司业杨君臣源先生,精通《诗经》并以此教导学生。一到年满七十,也禀告丞相请求辞职还乡。世人常说今人不能与古人相比,如今杨先生与二疏相比,他们的志趣难道有什么不同吗?
 
我当时也在朝中任职,碰上有病没能去送行。不知杨先生离京的时候,有多少人到城门外去送行,去送行的车辆有多少,马匹有多少;路边观看的人是否也在叹息,是否知道他的贤良;当朝史官是否宣扬了这件事,是否能为其作传以承继二疏的事迹,而不至于让他受到冷落?现今世上没有擅长绘画的人,不过画与画且先不论;然而,我听说扬先生辞官离京,丞相曾表示怜惜叹惋,上表举荐他担任家乡的少尹,不中断他的俸禄,还作了诗劝勉他。京城中那些擅长写诗的人,也都作诗奉和。也不知道当年二疏辞官离京的时候,有这样的事没有。古人与今人相同还是不同,是不能知道的了。
 
中古时候的士大夫,以官府为家,一旦离职就无处可以归宿。现今则不同。杨先生刚成年的时候,通过乡试中举,在《鹿鸣》的歌乐声中前来京城为官。如今归去,指着某些山水树木说:“这树是我的先人种的。那条河、那个山丘,是我儿童时钓鱼玩耍的地方。”家乡的人无不更加敬重他,告诫子孙要以杨先生不忘怀故里的美德为榜样。古时候所说的“乡先生”,就是那种死后可以在社庙里享受祭祀的人,我想就是杨先生这样的人吧!就是杨先生这样的人吧!
 
【解读】
 
韩愈写杨少尹离任时的场景,用了“不知”、“几”等推测口气的词汇,这固然跟作者因病不能外出,未能看到当时的场面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可以营造一种模糊不清的气氛,让读者在各自的脑海中充分驰骋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