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陈给事书

出自:韩愈
【题解】
 
“陈给事”指的是唐德宗朝的门下省给事中陈京。韩愈写这封信是希望陈给事能重新了解自己,恢复昔日的友谊。他委婉地倾诉了几次进见的情况,陈述自己的苦衷。一路顿挫跌宕,波澜层叠。
 
【原文】
 
愈再拜:愈之获见于阁下有年矣。始者亦尝辱一言之誉,贫贱也,衣食于奔走,不得朝夕继见。其后阁下位益尊,伺候于门墙者日益进。夫位益尊,则贱者日隔;伺候于门墙者日益进,则爱博而情不专。愈也道不加修,而文日益有名。夫道不加修,则贤者不与;文日益有名,则同进者忌。始之以日隔之疏,加之以不专之望,以不与者之心,而听忌者之说。由是阁下之庭无愈之迹矣。
 
去年春,亦尝一进谒于左右矣[1]。温乎其容,若加其新也;属乎其言[2],若闵其穷也。退而喜也,以告于人。其后如东京取妻子,又不得朝夕继见。及其还也,亦尝一进谒于左右矣。邈乎其容[3],若不察其愚也;悄乎其言,若不接其情也。退而惧也,不敢复进。
 
今则释然悟,翻然悔曰:其邈也,乃所以怒其来之不继也;其悄也,乃所以示其意也。不敏之诛,无所逃避。不敢遂进,辄自疏其所以[4],并献近所为《复志赋》以下十首,为一卷,卷有标轴。《送孟郊序》一首[5],生纸写[6],不加装饰,皆有揩字注字处[7]。急于自解而谢,不能俟更写[8]。阁下取其意,而略其礼可也。愈恐惧再拜。
 
【注释】
 
[1]进谒(yè):前去拜见。
 
[2]属:连续不断。
 
[3]邈(miǎo):此处当冷淡、疏远讲。
 
[4]疏:逐条陈述。
 
[5]孟郊:唐代诗人,字东野。
 
[6]生纸:未经加工精制的纸。
 
[7]揩(kāi):涂抹。
 
[8]俟(sì):等待。
 
【翻译】
 
韩愈再拜:我有幸与阁下结交已经有些年头了。开始也曾承蒙您夸奖过一两句,但我由于贫贱,为了衣食而到处奔走,所以不能时常来拜见您。之后阁下的地位变得愈加尊贵,在您的门前墙下侍奉的人也越来越多。地位愈是尊贵,就会与贫贱者日益疏远;侍奉在门前墙下的人越多,则变得越加博爱和感情不专注。我在道德修养方面没有什么提高,而文章却日益有名。道德修养没有提高,那么贤者就不屑于同我交往;文章日益有名,那么跟我一同寻求援引的人便会产生妒忌。起初您和我由于不常见面而变得关系疏远,加上您对我并不专注的期望,怀着不愿与人交往的心态,又听见了妒忌者对我的恶语相讥。这样阁下的门庭也就难见韩愈的足迹了。
 
去年春天,我也曾拜谒过您一次。您神情温和,好像接待新交的朋友一样;您的言语殷切热情,好像是怜悯我的穷困失意。告辞回家,我心情十分高兴,便把这些告诉了别人。此后,我前往东京去接妻小,因而又不能时常去拜见您。等到我回来,也曾拜谒过您一次。您的表情冷淡,好像是不体察我的愚衷;少言寡语,好像并不领会我的情意。告辞回家,我心中惶恐不安,于是不敢再来拜见您了。
 
现在我则是如释重负,翻然悔悟到:您的表情冷淡,正是恼怒我没有时常来看望您;您少言寡语,正是用以表达这样的心意。对于我生性愚钝的责怪,我是无所逃避的了。我不敢就这样冒昧地去见您,因此写信来向您陈述情由,并献上近来所作的《复志赋》以下十篇文章,作为一卷,卷端有标记。《送孟郊序》一篇,用生纸写成,不加装饰,各篇都有涂改添字的地方,因为急于剖白自己并向您谢罪,于是等不到重新誊写清楚之后才向您呈上。希望阁下能接受我的情意而不计较礼节方面的不周。韩愈诚惶诚恐,再拜。
 
【解读】
 
此文通篇以“见”字作主,以婉转之辞,发尽情之论。其串合数层,累累如贯珠,尽得《战国策》行文的妙处。上半篇从“见”说到“不见”,下半篇从“不见”说到“要见”。一路走来,跌宕顿挫,姿态横生,足见韩愈用笔之妙。此文造句生动,如“衣食于奔走”一句,把自己漂泊没有寄托的境遇形容得十分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