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令二千石修职诏

出自:《汉书》
【题解】
 
本文主要说的是景帝重视农桑,还指出“吏以货赂为市”、“奸法与盗盗”对国计民生的危害,主张整顿吏治。景帝看到居上位的达官贵人给国家经济带来了不良影响,不仅以身作则,严律自己,还禁止官吏收受贿赂,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君主。
 
【原文】
 
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1],害女红者也。农事伤,则饥之本也;女红害,则寒之原也。夫饥寒并至,而能无为非者寡矣。朕亲耕,后亲桑,以奉宗庙粢盛、祭服[2],为天下先。不受献,减太官[3],省徭赋,欲天下务农蚕,素有畜积[4],以备灾害,强勿攘弱[5],众勿暴寡,老耆以寿终[6],幼孤得遂长。
 
今岁或不登,民食颇寡,其咎安在?或诈伪为吏,吏以货赂为市,渔夺百姓,侵牟万民[7]。县丞,长吏也,奸法与盗盗,甚无谓也。其令二千石各修其职。不事官职,耗乱者,丞相以闻,请其罪。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注释】
 
[1]纂组:指五彩的绦带和用丝织成的阔带子。
 
[2]粢(zī)盛:盛在祭器内以供祭祀用的谷物。
 
[3]太官:掌管宫廷膳食的官员。
 
[4]畜:通“蓄”,积蓄。
 
[5]攘(rǎnɡ):掠夺。
 
[6]耆(qí):古称六十岁为耆,这里泛指老年人。
 
[7]牟(móu):夺取。
 
【翻译】
 
让百姓们雕琢花纹、镂刻器物,势必会妨害农事;让妇女们织锦刺绣,为富人显贵们扎结丝带以作衣饰,势必会妨害她们从事丝织业。农事受到妨害,是饥饿的根源;纺织受到妨害,是受冻的因由。饥寒交迫下,能不为非作歹的人是很少的。我亲自耕田,皇后亲自采桑养蚕,用以提供祭祀宗庙用的谷物和礼服,以此来为天下人带头。我不接受贡品,减省太官所进奉的膳食,减轻徭役和赋税,想使天下百姓专心务农养桑,平时有所积蓄,以备灾害。我愿天下的强者不要侵夺弱者,人多的不要去欺压人少的,老人能终其天年,幼儿孤子能得以长大成人。 
 
如今有时年成不好,百姓的口粮很缺乏,造成这种状况的过失到底在哪里?或许有狡诈虚伪的人充当了官吏,一些官吏纳贿行私,盘剥百姓,侵夺万民。县丞,本是吏中之长,但如果徇私舞弊,侵占财富如同盗贼,那么设立这样的官职就很是无谓。现在命令各地俸禄为二千石的地方长官各自修明自己的职守。对于那些尸位素餐、办事昏乱的人,由丞相向我奏明,以决定如何治罪。故此布告天下,使大家明白我的意思!
 
【解读】
 
本篇共分为两段。首段多用排比、对偶,以层层递进、步步紧逼之气势,指出劝课农桑是安民的根本之法。末段从反面入手,指出“吏以货赂为市”、“奸法与盗盗”是害民的举措,强调应整顿吏治。本篇首段虚论,次段引入时弊,虚实结合,既丰富了文章内容,又能辨明实质,增强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