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稽郢行成于吴

出自:《国语》
【题解】
 
春秋末年,吴越争霸,吴国打败了越国。越国大夫文种献上一计,他让大夫诸稽郢到吴国求和,一来劝说吴王夫差不要灭亡越国,二来助长他的骄傲之心。诸稽郢到了吴国后,依照文种的计策,终于说动了夫差,文种的计策取得了成功。
 
【原文】
 
吴王夫差起师伐越,越王勾践起师逆之江[1]。
 
大夫种乃献谋曰[2]:“夫吴之与越,唯天所授,王其无庸战。夫申胥、华登[3],简服吴国之士于甲兵,而未尝有所挫也。夫一人善射,百夫决拾[4],胜未可成。夫谋必素见成事焉,而后履之,不可以授命。王不如设戎,约辞行成,以喜其民,以广侈吴王之心。吾以卜之于天,天若弃吴,必许吾成而不吾足也,将必宽然有伯诸侯之心焉。既罢弊其民,而天夺之食,安受其烬,乃无有命矣。”
 
越王许诺,乃命诸稽郢行成于吴[5],曰:“寡君勾践使下臣郢,不敢显然布币行礼,敢私告于下执事曰:‘昔者,越国见祸,得罪于天王。天王亲趋玉趾,以心孤勾践,而又宥赦之。君王之于越也,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孤不敢忘天灾,其敢忘君王之大赐乎?今勾践申祸无良,草鄙之人,敢忘天王之大德,而思边陲之小怨,以重得罪于下执事?勾践用帅二三之老,亲委重罪,顿颡于边[6]。今君王不察,盛怒属兵,将残伐越国。越国固贡献之邑也,君王不以鞭箠使之[7],而辱军士,使寇令焉。勾践请盟:一介嫡女,执箕帚以晐姓于王宫;一介嫡男,奉盘匜以随诸御;春秋贡献,不解于王府[8]。天王岂辱裁之?亦征诸侯之礼也。’”
 
“夫谚曰:‘狐埋之而狐搰之[9],是以无成功。’今天王既封殖越国[10],以明闻于天下,而又刈亡之[11],是天王之无成劳也。虽四方之诸侯,则何实以事吴?敢使下臣尽辞,唯天王秉利度义焉!”
 
【注释】
 
[1]逆:迎击。
 
[2]种:即文种,越国大夫。
 
[3]申胥:即伍子胥,楚国大夫伍奢之子。华登:吴国大夫。原为宋人,因避祸逃到吴国。
 
[4]决拾:决是射箭用的扳指,拾是射箭用的皮臂衣。
 
[5]诸稽郢:越国大夫。
 
[6]顿颡(sǎnɡ):即叩头。
 
[7]鞭箠(chuí):鞭打。
 
[8]解:通“懈”。
 
[9]搰(hú):掘出。
 
[10]封殖:培植。
 
[11]刈(yì):割除。
 
【翻译】
 
吴王夫差起兵攻打越国,越王勾践率军到江边迎战。
 
大夫文种于是献计说:“吴国和越国,只看上天授命于谁,您用不着作战。伍子胥和华登训练的士兵,在战争中从来没有遭受过挫败。一人善于射箭,就有成百的人张弓效仿他,我们能否战胜吴国,还很难说。计谋一定要事先能料到它会成功,然后才可以去执行,不可轻易去拼命。君王不如一面积极准备防御,一面用谦卑的话向吴国求和,让他们的百姓高兴,使吴王的心变得更加骄傲。我们可以向天占卜,天如果要弃掉吴国,吴国就一定会答应我们的求和,并且会不把我们放在心上,然后就会肆无忌弹地企图实现称霸诸侯的野心。等吴国的百姓因为要满足吴王的称霸之心被搞得疲惫不堪了,又有天灾夺去他们的粮食收成,我们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收拾吴国的残局,吴国也就从此灭亡了。”
 
越王同意了,便派诸稽郢到吴国去求和说:“我们的国君勾践叫下臣郢来到这里,不敢公然按外交礼节呈献礼物,只敢冒昧地私下告诉您的手下人说:‘过去上天降下了灾祸给越国,使越国冒犯了天王。天王亲自光临,本来打算要灭掉勾践,却又赦免了他。君王对于越国,如同是让死人复活,使枯骨生出肌肉。我们的越王不敢忘记上天降下的灾祸,又怎敢忘记天王的厚赐呢?今天勾践重遭灾难,都怪他自己不好,是自作自受,但我们这些粗野鄙陋的人,又怎敢忘记天王的大恩大德,对边境上一些小的争端耿耿于怀,再来得罪您手下的人呢?勾践因此率领他的几个老臣,亲自承担重罪,在边境上磕头求饶。现在君王还不了解情况,就在盛怒之下调集军队,打算严惩越国。越国本来是向您纳贡称臣的地方,君王不用鞭子驱赶使唤它,却使您的军队屈尊前往,把越国当做敌人来讨伐。勾践请求讲和并订立盟约:让一个嫡生的女儿,拿着簸箕扫帚在王宫中侍奉您;还送来一个嫡生儿子,让他捧着盛水器,跟着那些服侍的人伺候您的盥洗;春秋两季的贡献,将会按时送到您的府库中,决不敢懈怠。天王何必要屈尊发兵来制裁我们?这也符合天子向诸侯征税的礼节呀。’”
 
“俗语说:‘狐狸自己埋藏东西,又自己将其刨出来,所以是白费力气。’天王既然已经扶植了越国,以明达著称于天下,而今却又要剿灭它,这样天王对越国的扶植便徒劳无功了。今后四方的诸侯即使想要侍奉吴国,但又如何信任吴国呢?让我冒昧地把想要说的全都说了出来,只请您权衡利弊,从情理上细细考虑!”
 
【解读】
 
诸稽郢的言辞围绕“约辞”与“广侈吴王之心”展开。他一上来先说越国感恩吴国,不敢得罪吴国。这样说的好处在于,一是可向对方示弱,让他的心骄傲起来;二是可以使对方消气,降低对方的介怀之心。“君王之于越也,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用了譬喻的修辞手法,比喻吴国对越国有再生之恩,夫差听到此处,怒气可全部消除了,诸稽郢的计谋也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文史知识】
 
越国的历史
 
越王勾践的祖先是夏禹的后裔,是夏朝少康帝的庶出之子无余。《吴越春秋》记载,当年大禹巡行天下,回到大越,登上会稽山朝见四方诸侯,“封有功,爵有德”,死后就葬在这里。少康帝担心大禹后代香火断绝,便封其庶子于越,号“无余”。
 
越国一直保持着比较落后的生活习俗,很少与中原地区发生联系。传国二十多代后,传到越王允常。允常在位的时候,与吴王阖庐产生怨恨,互相攻伐。允常逝世后,儿子勾践即位。春秋末年,越国逐渐强大,经常与吴国对抗。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败越王勾践于夫椒,越国遂向吴国臣服。但经过二十年的韬光养晦,越国重新崛起,于公元前473年灭掉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