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孙圉论楚宝

出自:《国语》
【题解】
 
王孙圉是楚国派往晋国的使臣。晋国执政赵简子态度蛮横而轻佻,不但向王孙圉炫耀奢华,还向他询问楚国的宝物白珩的情况。王孙圉没有因此而动怒,他说楚国真正的宝贝不是珍宝,而是物产和人才,而白珩只不过是玩物罢了。他这一回答不但挽回了楚国的颜面,还借机暗中羞辱了赵简子一番,可谓一箭双雕。
 
【原文】
 
王孙圉聘于晋,定公飨之。赵简子鸣玉以相,问于王孙圉曰:“楚之白珩犹在乎[1]?”对曰:“然。”简子曰:“其为宝也几何矣?”
 
曰:“未尝为宝。楚之所宝者,曰观射父[2],能作训辞,以行事于诸侯,使无以寡君为口实。又有左史倚相[3],能道训典,以叙百物,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使寡君无忘先王之业;又能上下说乎鬼神,顺道其欲恶,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又有薮曰云连徒洲[4],金、木、竹、箭之所生也,龟、珠、角、齿、皮、革、羽、毛,所以备赋,以戒不虞者也,所以共币帛,以宾享于诸侯者也。若诸侯之好币具,而导之以训辞,有不虞之备,而皇神相之,寡君其可以免罪于诸侯,而国民保焉。此楚国之宝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宝焉?”
 
“圉闻国之宝,六而已:圣能制议百物,以辅相国家,则宝之;玉足以庇荫嘉谷,使无水旱之灾,则宝之;龟足以宪臧否[5],则宝之;珠足以御火灾,则宝之;金足以御兵乱,则宝之;山林薮泽足以备财用,则宝之。若夫哗嚣之美,楚虽蛮夷,不能宝也。”
 
【注释】
 
[1]珩(hénɡ):系在玉佩上部的横玉。
 
[2]观射(yè)父:楚国大夫。
 
[3]倚相:楚国史官。
 
[4]薮(sǒu):大泽。云连徒洲:即云梦泽。
 
[5]宪:表明。臧否(pǐ):吉凶。
 
【翻译】
 
王孙圉访问晋国,晋定公设宴款待,赵简子作陪,故意弄响身上的佩玉,问王孙圉说:“楚国白珩还保存着么?”回答说:“当然。”赵简子说:“它作为宝贝,有多大价值?”
 
王孙圉回答说:“楚国从未把它看做是宝贝。楚国所视为宝贝的东西,得说是观射父,他能够写外交辞令,用以在诸侯间进行外交活动,使别人无法拿我国君主的话做话柄。还有左史倚相,他能够说出历代君主的教训和各种典章制度,把楚国事务安排得秩序井然,早晚将善恶、成败的情况向我们的君主陈说,使君王不忘记祖宗的功业;他还能得到天地神明的欢心,顺应他们的好恶之情,使神明对楚国没有怨恨。还有一个大泽名叫之连徒洲,是金、木、竹、箭、龟、珠、角、齿、皮、革、羽、毛的产地。这些东西可以用来供给兵赋,以戒备意外的祸患;可以作为礼品,以招待和馈赠诸侯。假若诸侯喜欢这些礼品,并且用好的辞令对他们加以劝说,我们自己有了防止意外的准备,还有了神明的保佑,我们的君王也许就可以不得罪诸侯,国家和人民也得以保全。这些才是楚国的宝贝。至于白珩,不过是先王的小玩意儿,有什么值得珍贵的?”
 
“我听说国家之宝,不过六种:能够讨论各种大事,制定相关的制度,帮助治理国家的人,就拿他当宝贝;玉能够保护谷物,不致有水灾旱灾,就拿它当宝贝;龟甲可以判定吉凶,就拿它当宝贝;珍珠足以抵御火灾,就拿它当宝贝;五金制成兵器则足以抵抗战乱,就拿它当宝贝;山林湖泊能提供出人们所需的财用,就拿它当宝贝。至于响声喧闹的美玉,楚虽是蛮夷之地,也是不能把它视为宝贝的。”
 
【解读】
 
在回答赵简子的时候,王孙圉以“未尝为宝”开头,主领下文。“此楚国之宝也”一句,不但为上文作结,还讥讽了赵简子的浅薄。接着,王孙圉又提出了六宝之说,用了六个排比句,既承接上文,又有力地回击了赵简子。文章最后一句“楚虽蛮夷,不能宝也”,虽是自谦,却暗藏锋芒。
 
所宝唯贤,是本文的主论。这就与赵简子形成了鲜明对比。文章前后照应,开头写赵简子“鸣玉以相”,最后以王孙圉认为这是“哗器之美”束尾。
 
【文史知识】
 
云梦泽
 
在湖南省华容县以西湖南湖北的交界处,有一条丘陵逐渐上升隆起,形成了长江和洞庭湖的天然分水岭。自此隆起北侧至汉江以南的广大地域,在古代统称云梦泽。秦汉以前的云梦泽是连绵不断的湖泊和沼泽,长江流到这里呈漫流状态,江湖不分,水位随季节自然消长。后来随着泥沙积淤、农田的垦建和堤坝槽渠的不断兴修,云梦泽衍变成广阔富饶的江汉平原。